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流失七月

摸段子。



  第七赛季结束的那个夏天,联盟的第一弹药专家和治疗之神双双退役。二期的小聚会上,林敬言发现方士谦心事重重,便提议去包厢外吹吹风,两个人在酒店附近绕来绕去,最后来到了一个学校。已经到了傍晚,操场四周亮起了几盏乳白色的大灯,校队的男孩子们在起了雾的草坪上踢球,他们靠着栏杆朝里面看,看了好一会儿,方士谦淡淡地收回目光,说年轻真好。

  

  林敬言转过头看他,方士谦刚刚点了一支烟。

  

  “那说说你吧,怎么就突然决定退役了?”

  

  “突然吗?”方士谦反问。

  

  林敬言无奈:“别装傻。”

  

  “好吧。”方士谦想了想,缓缓吐出有些缥缈的烟雾,又问:“你想听个秘密吗?”

  

  他抬头望去,天上有星河如练。

  

  他斟酌了许久的措辞,似乎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去讲这样一个故事,不知道怎样去形容它,也不知道怎样去述说自己的荒唐行为。所以最后他脱口而出的开场白,几乎到了完全坦诚的地步,他说:

  

  “我喜欢王杰希。”

  

  
  “啊、…啊?王杰希?”

  

  林敬言沉默了许久,终于又问:“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喜欢他?”

  

  “他也喜欢我,他告诉我了吗。”方士谦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对上林敬言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轻轻自嘲地笑了两声,解释道:“说不说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说出来,我这不还是知道了,同样的,我不说出来,我喜欢他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

  
  

  第七赛季这整整一个赛季,微草的粉丝都把治疗之神的白光永远照亮王不留行前路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可捧得了第二座冠军奖杯后,治疗之神却突兀地宣布了退役。在离开微草之前,方士谦问王杰希,王大队长,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你猜他怎么说的?”方士谦把自己的手机丢过去,林敬言看见两条短信,都来自于王杰希,时间是昨晚。

  

  

  ——你在我们过去的这些年里,扮演了一个足够独特的角色——一个近乎底线的存在。你是我崩溃的底线,绝望的底线,往后退到不能再退的时候,我的后背就碰触到你。你或许不能想象在过往的许多年里,不论是转型期,赛场上,还是平时的生活里,你给我带来过多大的,不致使我绝望的力量。你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近乎万能的慰藉。

  

  ——很高兴遇见你。可惜只是遇见你。

  

  

  

  方士谦深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忽地一下被风吹散了,他不作声,掐灭了烟,觉得喉咙干涩,把手虚握成空拳,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他手指间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既然互相喜欢,那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在一起这种事,无所谓吧。”

  

  林敬言沉默了几秒,问方士谦:“你对爱也无所谓吗?”

  

  方士谦原本想说当然,但他开口的那个瞬间王杰希的身影就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再说当然就显得太过薄情,何况他根本没有那么洒脱。他想了想,不得不承认:“爱是另一回事。”

  

  于是他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曾读到西川的诗歌:而在我们注定的消亡中唯有远方花枝绚烂,唯有那光中的马匹一路移行,踏着永生的花枝,驮着记忆和梦想。

  

  方士谦想着,在他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里,他曾经和一个男孩并肩走在前往冠军领奖台的漫长通道,他曾与那个人在万人欢呼的赛场上紧紧拥抱,他摸过那个人的肋骨,听过对方心跳撞击自己胸膛的声音。这就够了。这已经是他青春的全部意义。

  

  

  
  

  

  288 21
评论(21)
热度(288)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