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25


前文戳“鲜花着锦”专属tag。


是乐哥的第一个番外,主要讲讲第二性别的事情。
第二个番外在正文大结局之后,讲乐哥整个的人生经历。
    
  
△  
    
  

“孙哲平已经退役了。”  
  
  
“联盟会尽快从百花军区中筛选出合适的人选,填补总指挥官一位的空缺,不过就目前的进展来看,不太顺利,百花的新生代真是……唉。”
  
  
“张副指挥官?张佳乐?你在听吗?” 
  

  
巨大的信息量劈头盖脸的砸来,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张佳乐在一阵阵眩晕中逼迫自己稳住心神,他近乎出于本能的先想百花新生代实力太弱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可又在念头刚起时,想起来就算有又有什么用,孙哲平的异能已经消失,谁都不能改变他不得不退役的事实。
    
  
张佳乐的耳边仍是如同惊雷炸裂般反反复复的回响着主席的问话。他慢慢揉了两下自己的太阳穴,同时整理着思绪,眩晕的状态不见好转,但他沉默许久,最终还是勉强地给出了回应:“我、我…知道了。”
    

似乎在这种境地下,他的语气听起来难免有些犹疑软弱。他又抬起眼睫,淡淡地重复了遍。
 

   
“我知道了。”  

    
下一秒,天旋地转。
  
  

  

         
他从梦境中醒来的时候,脑海里还残留着天幕刚刚泛白,房间里光线还不大明亮,他偏过头,看到椅子上深深缩着眉的方士谦,从眼底的青黑和唇色的浅淡都可以清晰窥见他的疲惫。张佳乐看着他,笑了笑。 
  
  

“我还活着。”
  

  
方士谦叹了口气:“显而易见。”
  

  
“我变成了Beta?”

  
    
“抱歉…。我不知道。”方士谦慢慢抬起头,对上张佳乐的眼睛,他刻意将语速放得很慢,以便张佳乐可以尽快理解他的意思,他说:“我按照你的要求,摘除了你的生殖系统,保留了性腺,但是我没想到你的信息素会发生变化,所以…我说不清你现在究竟是真的变成了个Alpha,还是说,你只是个…生理上残疾的Omega。”

  
    
方士谦说完,很快重新低下头,他其实很怕在这种艰难的时刻,看到张佳乐崩溃。
  

    
因为他和张佳乐一样清楚,张佳乐已经没有退路。
  
  
  
  
但床上躺着的张佳乐,在听完方士谦的这番话后,没有任何情绪不稳的表现,反倒是陷入了沉默,他沉默归沉默,从始至终他看起来都非常平静,异常平静,平静得就好像方士谦刚才在说什么无足轻重的小事。
  
  
  
过了一会儿,浅淡的笑容重新爬上他的唇角,他看着方士谦,露出含义不明的笑容来:“这样啊。那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个……怪物?”
 

     
方士谦的眉头皱得更深,他整个人逆着窗外薄薄的微光,大半张脸陷在阴影里。
  
  
  
他对张佳乐说:“别说胡话。”
  
 
   
“胡话?”张佳乐想了想,“没有,我只是在说实话。”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之后,方士谦冷笑出声。
  
  
  
“不然你还想怎样?你都敢瞒着我你对麻醉剂有抗性,就直接上手术台,现在这个结果,你活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方士谦恶狠狠地吼他。
  
  
    
那一瞬间他想起在手术台上的历历画面,气得恨不得现在就把张佳乐从病床上揪起来暴揍一顿。天晓得,他方士谦号称联盟最顶尖的治疗官,却在那场手术里几乎握不稳自己手中的手术刀——只因为张佳乐这个该死的在手术前,向他隐瞒了自己对麻醉剂有抗性,于是后来整场手术进行得都宛如他在亲手活剐自己的老朋友。
  
  
  
方士谦恨得牙根直痒痒。他知道张佳乐身上一直都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狠劲儿,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张佳乐会为了百花对自己也这么狠。
  
  
  
他甚至想到了张佳乐在手术之前说得最后一句话:如果我死了,你千万不要复活我。
  
  
  
敢情这家伙还知道自己会凶多吉少!
  
  
  
这时的方士谦仍余怒未消,他不无讽刺的说:“你一定会是个好指挥官。”
  
  
  
他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也看着他。
  

    
  
“但愿吧。”张佳乐轻轻地说。
  
  
  
  
“不管你现在的第二性别是什么情况,起码你能搞到一份Alpha的体检报告去递交给联盟了。”说着,方士谦又是一声冷笑,“所以,抛开信息素发生变化这个意外不谈的话,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张佳乐听到最后,心中巨石落地,便像个没事人一样哈哈的笑,他甚至还迎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冲方士谦眨了眨眼睛:“辛苦你啦!联盟最顶尖的治疗官大人。”
  
  
  
“滚蛋!”
  
  
  
“恩,我确实得在彻底天亮之前,滚回百花。”
  
  

他留宿微草军区,还在微草动了个手术这件事,除了方士谦,没有人知情。所以他必须要赶在林杰,王杰希之类的大人物起床之前,从哪儿来的就回到哪儿去。
  
  
  
张佳乐笑得嘴角有些发酸,便慢慢敛去了脸上所有的笑意。他在床上小心而费力地坐起身后,方士谦将他的制服往他肩膀上一搭,又伸过来一只手,而他看着方士谦,有点茫然。
  
  

方士谦站在那里,脊背挺直,像棵优雅的雪松。他难得没有用冷言冷语,而是说:“我扶你。” 
 

  
张佳乐怔了大概一两秒,才反应过来方士谦是在说什么,然后,他嬉皮笑脸的拍开了方士谦伸到他面前的手,“不用啦。”他披上自己军区的制服,指尖随之敲了敲制服上的军区徽章,“以后,我一个人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疼痛是很容易习惯的,你别用那副表情看着我,好像我随时会蹬腿一样,我说真的,习惯习惯就好了……嘶!”不小心牵扯到伤口,张佳乐又倒吸一口凉气。他刚下手术台也没过多久,一步一挪的折腾了将近十分钟,才终于到了楼下,方士谦在后面冷眼瞧着,有几次想上去扶他一把,都被这人用歪理邪说给阻止了。
  
    
  
“张佳乐,我真的不懂,你为什么要去…强求一些东西。”方士谦的口吻很严肃,“我能理解你对百花军区的热爱,但是现在孙哲平因为异能消失而退役,你的第二性别分化成……你们两个能为百花做的,其实都已经做到了,都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的路,就算难走,也该放手让百花的新生代自己去走。”
  
  
  
他稍微停滞了几秒,又义正言辞道:“起码,你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样狼狈。”
  
  
  
“我和百花的新生代不同。他们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而我不是。”
  

  
张佳乐艰难走路的同时,向四周环望,远处有两三位微草异能者在交接岗哨的工作,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
  
  
      
“你能想象的到么?我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着长大的孩子,”张佳乐还在笑着,却不是因为开心,他慢慢地说:“对我来说,重要的人和事,少之又少。所以叫我在百花这样艰难的境地下,听天由命的接受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和孙哲平同时放手,让新生代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肩负起重任,我想了很久很久,发现我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曾经我在很黑暗的一段时期里,觉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所以我拼命的活下来了。可活下来之后,当我开始另一种生活,像如今这样的,我却觉得这世上恐怕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无聊了。”
  
  

    
他忽而回头,对方士谦说:“所以,你该对王杰希好一点。”  
  
  
  
话题跳转的略快。方士谦一脸莫名其妙:“这跟王杰希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不让他对我好一点?”
  
  
  
“有关系的,正副指挥官这种东西呢,就是即使你平时看他,怎么看都看不顺眼,等他突然走了的那天,你又会觉得……”张佳乐的面庞又是那种异常的平静,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他要是还在你身边就好了。”
  
  
  
方士谦不确定张佳乐究竟是想说自己和王杰希,还是他和孙哲平。于是他将目光调往了远处,没有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老王也是Omega啊。既然他早晚要接林杰的班,那他到时候可怎么搞?难不成他也要像我这样?” 
 

     
“不可能。”
  
  
  
张佳乐有些讶异地回过头,确定刚刚方士谦语气里的烦躁并非是他的错觉。
  
  

    
方士谦冷冷的说:“我不会让王杰希知道有这种办法。”

 

     
“可是,如果林杰退役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固定的伴侣,你又不肯告诉他这种办法,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让他成为微草的新总指挥官了……”张佳乐轻轻眯了眯眼睛,审视的目光锁定了面色如常的方士谦,“而那个办法,要把你自己也搭进去。”
  
 

   
“那也比做这种手术要强,这种手术根本不人道,我从你躺上手术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后悔了,我到底为什么要答应你做这种事……”
      
  

  
  
张佳乐看着他,没来由地叹了口气:“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在基地的门口,方士谦与张佳乐告别。
  
  
  

告别过后,张佳乐转过身离开,步伐还是因为有手术刀口在身,而小心又缓慢。方士谦站在原处看着他,看见破晓的天光洒满张佳乐的肩膀,他恍惚了一会,又脱口而出张佳乐的名字。
  
 
 
  
“张佳乐。”
  
 
  
   
张佳乐从几米开外的地方,侧转过身来,回望着他:“恩?”

  
  
    
“你一定要尽早退役。”
    
  
  
  
“这件事,如果有朝一日被联盟发现,无论你出于什么样的初衷,无论你曾为百花付出过什么,到时候,你都等于是欺骗了整个联盟。”
  
  

 
张佳乐安静的看着方士谦,看了几秒,又笑。
    
  
    
“我知道,放心吧。”
  
  
 
   
那时阳光温和,岁月安稳,谁都料想不到自己后来是否会孤身走过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隧道,那时清亮的天光缓缓注入到张佳乐的眸子里,里面泛着浅浅的波光。他说:
  
  
  
“只要再给我三五年时间就好。三五年过去,百花难道还愁找不到优秀的新生代吗?”  
  
  

可惜后来他真的没能全身而退。



在天光破晓之前,他纵身跌落黑暗里。 

  
  

  259 59
评论(59)
热度(259)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