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20

异能向,ABO。
前文戳“鲜花着锦”专属tag。


 
 
相较于北线那边过于轻松的推进,西线这边百花和蓝雨的进度,简直可以说是从未乐观。
  
 
   

先是在行进不久就碰上了数量不在少数的一群第五代变异种,黄少天与喻文州沟通过以后,以张佳乐率领百花作为进攻主力,黄少天指挥蓝雨负责策应掩护为行动方案,他们在这群变异种的身上生生耗掉了将近二十分钟,最终才取得了初战胜利。
  
  
  
  
可是他们又在解决了这批第五代变异种后不久,还未全员休整完毕,就迎面碰上了第三代,至此,他们的推进程度还远没有到达无人区西线的深处。
  
  
  
  
越接近初代的变异种,战斗力便越强,也因此,第三代变异种如今已经大多数被废墟所驯化,被废墟用来当作是防御联盟进攻的,处于废墟基地最外围的一层“保护罩”了。
  
 
   
   
下过大雨,无人区的路变得泥泞难行,西边设定的清剿变异种的推进路线本就较北线长,偏偏这里还占了相当险峻的地势。他们还未到达山腰,但隔着老远就能听见变异种隐隐的低吼,黄少天无声无息的转移到隐蔽在一块山岩后面的张佳乐的身侧,张佳乐则满面冷峻的远远审视山腰那边的情况,这些变异种对领地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有极高的警觉性,敌逼阵前,那些无一不是丑恶狰狞的面目争相入眼,使得张佳乐眉宇略微凝重地蹙起,旁边的黄少天看着渐渐从山腰下来朝他们逼近的数量不容小觑的变异种,倒是略一嗤笑,低声告诉他,蓝雨已经蓄势待发。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地好。”张佳乐只转过来漠然的看了黄少天一眼,便又把视线移回阵前。这家伙在战场上的形象,总与平日里的形象相去甚大,战场上的他似乎总是浑身萦绕着一股肃杀的感觉。黄少天正看着他,接着便又听到他说,“以你的资历,你应该知道第三代变异种的杀伤力不是开玩笑的,不管是百花蓝雨,还是微草,我们这次带来的人,都多为这两年才刚刚从学院毕业,还没怎么上过战场的新生代,他们虽然急需历练,但眼下这种程度的历练,很容易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黄少天慢慢收敛了嘴边漫不经心的嗤笑,手下意识的覆在自己的冰雨上,既然新生代对战第三代变异种容易丧命,那真正出得上力的,或许就只有他和张佳乐这一副一正的两个指挥官了,他皱眉:“那照你这么说,是要你和我单独来解决这批畜生了?我数数看啊……这一群怎么也得有二十几只吧!数量上完全不亚于刚刚那批第五代啊!”
  
  
 
   
张佳乐眉眼间笼罩的愁云始终比他更甚,他静默了几秒,才缓缓纠正道:“…不是你和我,而是我自己。”
  

  
    
他回过头,看怔住的黄少天。
  
  
 
   
周身冰冷肃杀的气场有一瞬间微微淡去,他对黄少天笑了笑。他说:“这里由我顶着,而你只需在我实在顶不住的时候,抓住机会适时地帮我一把就好了。”
  
 
 
   
“游离在体制之外,伺机而动。这对你来说本就是拿手好戏吧,号称机会主义者的黄副指挥官?”
  
  
  
  
黄少天在听到一半的时候还茫然的眨巴着眼睛,听到最后却是当即表示不同意,他拽住张佳乐的胳膊,拧着眉毛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一个人对阵十几只第三代变异种,就算是你,也太冒险了!我们再联系一下文州,他总会有好办法的!”
  
  
 
   
“你真的觉得喻文州能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他的所有方案都优先考虑如何把己方的伤亡降到最低,所以我一个人顶着,只要我能顶住,这就是最佳的解决方……”
  

    
  
“你能少干点单打独斗,自以为是的事吗。”
  
 
   
    
张佳乐回头略带怒气的瞪了一眼突然出声打断他的唐昊,但两人像是并非第一次发生这种摩擦一样,都未多做纠缠,于是张佳乐很快回过头来,即使怒容在他回头的瞬间已经悉数收起,他的脸色一时间还是有些冷淡僵硬,他继续对表情忽然变得微微有些复杂的黄少天说:“还是说你在学院上学的那会儿,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精神系的异能者,都是很恐怖的。”
  
 
   
  
这句话,联盟的任何一位异能者都不会感到陌生。而张佳乐的异能精神控制,作为联盟公认的精神系异能中的神级异能,其能力发挥极限,甚至可以做到在战场上操控敌人,使他们自杀。只不过,与方士谦那个异能发挥极限是起死回生的,被公认为治疗系异能中神级异能的圣愈一样,他们这种神级异能,过多的发挥极限,终究是要付出与之相对的惨烈代价的。
  
  
  
  
可是黄少天不知道这些。他不知道使用神级异能终究是要遭天谴的,他只接收到了张佳乐传递给他的一个信息:精神系的异能者都很强,而他是目前最有可能搞定这个局面的人。
  
  
 
   
所以最终,黄少天还是妥协了。
  
  
  
 
 
   
  
张佳乐孤身迎战。
  
 
   
  
这位在这些年来,始终一人率领百花军区的总指挥官,似乎早已习惯了孤身奋战。他调动异能摧毁了冲在最前面这批变异种的精神壁,一时间在战场上来去自如。他眸含凛光,杀意四起,只消片刻光景,便痛快打碎两三变异种的头颅,将其送入死境。
  
  

  
黄少天在原地远远望着那边张佳乐杀出来的战场,见他一时似乎轻松,他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来,又小声嘀咕了两句在学院时期,面对王杰希时就抱怨过好几遍的“精神系的人果然变态”,恰好在一转头时,撞见唐昊禁抿的唇线。

  
 
   
黄少天看了他两三秒,又想起刚刚那件事,他直接拍了一下唐昊,拍在后背上,唐昊正凝神盯着远处的张佳乐,黄少天这一下拍得他毫无防备,几乎吓的他抖了一小下,他怒视黄少天,黄少天也跟张佳乐似的对此毫不在意,黄少天问他:“哎,你刚刚是不是,其实很担心他,想说的是别让他一个人…去冒这个险?”
  

  
    
“哈?”唐昊一脸你神经病吧的表情。
  
  
  
   
“别害羞,没事,我就随口一问。”黄少天顶着唐昊几乎能杀死人的目光,脑子活跃,立刻换了个话题,“诶,张佳乐揍没揍过你?”
  

 
     
“我听说他在百花军区,揍人可狠了?实力达不到他要求的后辈,他挨个把他们拎出来揍,揍到他们变强为止?有这回事没有?” 

 
   
  
唐昊不想说话,收回目光,冷冷的注视远方的战场。  
 
  
 
    
“喔,不否认,那就是有了。”然而黄少天是个可以自说自话的人,“他揍过你吗?”
 
  
  
    
唐昊终于忍无可忍:“关你屁事。”  
  
 
   

黄少天想,喔,不否认,那就是揍过了。  
  
  
 
   
 
  
     
不断有后来的变异种蜂拥而至,虽然依靠异能的干扰可以堪堪牵制住变异种们的行动,却也好几次不可避免地负伤。
  
    

  
猎寻上痕迹斑斑,刺目血色染其长身宛如包裹至冷桎梏,而张佳乐经过激烈战斗,他的身体早已难承负荷。在使用精神控制撂倒了整整十只变异种后,他眼眸视线渐生重影,辨不清面前事物,丝丝腥甜血液涌上喉道,他几乎用残存意志拼死相搏,狠狠地将一切不适压了下去。
  
  
  
  
“不愧是那些混蛋驯化后用来保卫废墟基地的东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
  
 
   

他的喃喃低语中添了几笔讥讽之意,随后垂下眸,一时无言。
  
  
  
    
眼前还走马灯般回放着远在他童年时代就如噩梦般缠绕他的绝望画面,不断试图靠着残存的理智去平复自己多年来的执念,胸腔在一阵大起大落的情绪起伏过后,却只消片刻便归于寂静,再无残念波动,他却如同突然清醒了一般,喃喃低语
  
  
  
  
“我到底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在保护我身后的这些人呢。”
  
  
  
    
他被汗浸湿的额发下,双眸深处,浓烈如血,隐有转动的瞳孔却是暗淡无光。
  
  
  
  
他掩下心中的灰暗阴霾,自知继续战斗下去的体力已然不多,索性轻笑两声,趁剩下十余头变异种尚未靠近, 虚抬同样染满血污的手随意抹了抹唇角,幽幽一转视线,望向远处。
  
  

    

    
那是一个只有张佳乐自己知晓的秘密。
  
      
那一刻,张佳乐也许是望向了百花军区新生代藏身的地方,也许是望向了更虚无缥缈的某一处。
  
    
他想,如果这世上只有一种东西,可以真正杀死他。
  
    
那一定是……
  
 
 
      

        
张佳乐归于沉默地将猎寻抓在手里死死扣住,生怕被什么东西夺了去似得架势,强撑起身体,晃晃悠悠地挺直了腰板,如同这些年他在任何危险面前,挡在百花新生代前,留给他们的每一个背影一样。
  

 
  
并不高大挺拔,并不百毒不侵。
  
  
  
 
却能让百花的每一个人深信,他们的总指挥官啊,总是能护住他们的。 
  
  
  
   

    
远处的唐昊和黄少天,同时眸光骤沉。
  
  
  
  
脚下是震颤的大地,变异种饱受精神系统被进攻的痛苦,发出愤怒的哀鸣,顿时,张佳乐周身杀气又起,在余下变异种再度一齐扑上来,新一轮厮杀开始之前,他勾了勾唇角扯尽最后一丝冷然笑意。

  
  
“也罢。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神级异能包括老叶的规则系双异能(其中一个是预见未来),张佳乐的精神系精神控制,方士谦的治疗系圣愈。

  
神级异能大多能逆天改命,所以经常使用要付出代价,张佳乐也在第七章警告过方士谦,经常用圣愈复活别人,自己是要遭天谴的。
  
    
△  
  
  
好了,两章过渡章结束了,这章有点意识流,结合乐哥结局食用更佳xxx,下章开始搞事了,会恢复以往的更新字数。
  
  
蟹蟹红心蓝手和评论!么么啾!
    

  228 16
评论(16)
热度(228)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