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鲜花着锦的双花。

鲜花着锦番外3,关于双花的那些年。
段子合集,随便看看就好。
含一句话方王。
前文戳“鲜花着锦”专属tag。
  
 
 

 

张佳乐有个兴趣爱好是烹饪。
学院时期,他和叶修,方士谦,孙哲平一起鬼混,号称学院四恶。
但他和其它三恶不在一个宿舍,所以在发挥了兴趣爱好之后,张佳乐挑了宿舍里看上去最老实巴交的林敬言下手。
  
第一次,他煮了莲子银耳粥,老林吃完大加赞赏,给了五星好评。
第二次,他煲了杂菌汤,除了莫名其妙撒了一把香菜而老林不爱吃香菜之外,也无什么缺点,老林给了四星好评鼓励他再接再厉。
第三次,张佳乐炖糖醋排骨,糖醋比例严重失调,一口下去,老林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时隔三天,仍觉得牙床酸的厉害。
第四次,老林表示不干了……
张佳乐端着一盘番茄炒蛋,站在宿舍的窗边四十五度忧伤的仰望天空,不知该何去何从。  
恰逢此时孙哲平拍着篮球从他们宿舍楼的楼下路过,张佳乐眼神好,动作更快,端着盘番茄炒蛋,一阵风似的就卷了出去。
  
两个颜值在线的人坐在宿舍楼大门前的石阶上,微风阵阵,阳光正好,鸟语花香。
是校园偶像剧的标配场景没错了。
众所周知,一般的偶像剧里,厨艺稀烂的女主为男主做饭,男主在品尝过后,总会露出一脸宠溺的笑容,哪怕事实上那道菜可能压根儿就没放盐。
但孙哲平不是偶像剧里的男主,张佳乐更不是女主。孙哲平在分别尝了一口番茄和鸡蛋后,把筷子尖儿一顿,面无表情的戳穿事实,他说,张佳乐,你这菜没放盐。
如果此时偶像剧女主满脸羞涩欲言又止地说,人家是第一次做饭……男主一听,大为感动,两人执手相看泪眼,又会是一出感情升华的甜蜜走向。
但事实证明张佳乐真的不是偶像剧女主,他眨巴眨巴眼睛,特别诚恳地问,番茄炒蛋还用放盐啊?
诚恳到令孙哲平一瞬间恍惚地以为自己人生前十六年,吃的都是假的番茄炒蛋。
  
两个颜值在线的人坐在宿舍楼大门前的石阶上,微风阵阵,阳光正好,鸟语花香。 
孙哲平端着盘没放盐的番茄炒蛋,张佳乐抱着孙哲平的篮球。
两个人都没说话。
几分钟之后,孙哲平把吃干净了的盘交给张佳乐,张佳乐咧嘴一笑,把怀里的球塞给他。  
所以说,孙哲平到底还是把没放盐的番茄炒蛋吃光了。从结果上来看,和偶像剧里的老套剧情也没什么差别。  
那是他们十六岁的夏天。
也是他们一生中最好的夏天。 
  
  
  

   
七夕将至。张佳乐蹲在学院草坪旁边,身后是一桶一桶的鲜花。
学院另外三恶在草坪上散步归来,碰上架势清奇的张佳乐,四人面面相觑,相对沉默之后,叶修问,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卖花啊。张佳乐说,说完扭头看孙哲平。卖花致富,挣钱养你。
  
一对儿小情侣牵着手过来,男孩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女孩,小情侣甜甜蜜蜜的走远,张佳乐蹲在原地,边数钞票边感慨,哦,看这一对对狗男女,啧啧啧……  
张佳乐你这可就没良心了。叶修抓住机会大声谴责。他们是你顾客,你的上帝,你的衣食父母。
张佳乐深沉的摇头。那也改变不了他们对我这个单身狗的伤害。  
方士谦在旁边拿起一枝满天星,端详了半晌,张佳乐瞥他一眼,这花你送老王挺合适,缓解两人关系的良品,花语是只愿在你身边,看在你我苟合多时的份上,给你打八折……
然而没等张佳乐说完,方士谦就黑着脸把那枝满天星粗暴地插回去了。
  
孙哲平看看花桶里还剩那么多花,摸摸下巴说,张佳乐,你这卖花致富,够呛能养得起我啊。
张佳乐惆怅地叹了口气,说的可不就是么,唉,要不换你卖身致富来养我吧。
孙哲平:不不不,卖身致富你更合适,你看你眉清目秀白里透红的。
张佳乐:不不不,你也不差,你看你八块腹肌……
方士谦冷笑着打断:哦,看这一对对狗男男,啧啧啧……
孙哲平&张佳乐:………
  
晚上张佳乐把剩下的三个花桶搬回宿舍后,累的生无可恋,直翻白眼。
这使得他做出一个结论:如果我以后喜欢上一个人,我绝对不要送她花。
林敬言在上铺探出脑袋。你会给他做爱心早餐?不放盐,还有可能是半生不熟的那种?
滚吧,什么跟什么。张佳乐又翻一个白眼儿。
不过他倒是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以后当他喜欢上一个人,他应该送对方点什么。
…要不为他画张画吧。张佳乐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想,我画画水平还挺不错的。
  

  
  
    
毕业的时候,张佳乐拿着个人档案,从精神系的教学楼出来,顶着磅礴烈日,跨越茫茫人海,揪住孙哲平。
孙哲平回头,看见张佳乐晒得满头大汗,随手丢了片冰凉的湿巾糊在张佳乐的脸上,然后慢悠悠地问他想干嘛。
张佳乐一边擦脸一边说,不干嘛,就问问你被分配到哪了。
哦,百花。
然后孙哲平就看到张佳乐的眼睛亮起来,他扬扬自己手里的档案,笑的一昧张扬,像沙漠里的玫瑰,他说,那可真巧。
张佳乐被分往的军区,也是百花。
是啊,真巧。毕业时张佳乐仍是比孙哲平矮了小半个头,加上他身板素来精瘦单薄,孙哲平一搂他的肩,就像把整个人都揽进怀里,孙哲平把他一头暗酒红色的头发揉得一团乱,还笑着说,那就一起走吧,小傻子。
张佳乐顶着一头乱毛,反抗无效,咬牙切齿,我呸!孙哲平!
  
  
 
  
去百花报完到,张佳乐跟在孙哲平后边,从灵魂深处发问,咱俩的毕业成绩分不出什么高下吧,我精神系第一,你操控系第一啊,为啥我是副指挥官,你却是正的啊?
他只是单纯纳闷,并不是真的对这个安排有意见,孙哲平知道,如果真的有意见,张佳乐刚刚就当着百花的人面问了。
其实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两个同样优秀的人,一个身为Beta,一个身为Alpha,人们总会优先考虑Alpha。但这个原因,总有那么点Alpha至上的原则在里面,还带着一点对其它第二性别的歧视。所以孙哲平不想这么说。
孙哲平只是淡淡地看张佳乐一眼说,可能是因为你傻。
哦!好好好!张佳乐一副反抗我是不敢正面反抗的,但我敢在背后偷偷略略略的样子说,你精,你智商成精,以后你指哪我打哪,行了吧?
    
结果百花正副指挥官第一次出任务,以“孙哲平指哪,张佳乐就打哪”为行动战略,任务出乎他俩意外,但不出百花军区所有前辈意外地…失败了。
  
孙哲平作为百花军区的总指挥官,在行动结束后的会议上,总结了自己的失败原因,还顺带鼓励在座的各位不要灰心。
张佳乐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的副指挥官座位上,嘴里嚼着口香糖直点头,对,不要气馁,下次加油。
坐好,把口香糖给我吐了,开会时不准吃东西,孙哲平凉飕飕地看着他,还有,你不要跟个没事人一样,这次失败也有你的份儿。
言下之意是,老子检讨完了,现在到你了。
但张佳乐不吃那一套。
那又有什么关系?张佳乐拍拍孙哲平的肩膀,理不直,气也壮。相信我,我的直觉告诉我,咱俩出手,任何问题最终都会迎刃而解。
明年联盟军演的最佳正副官奖章,简直就是咱俩的囊中之物啊,大孙!  
说到这里,他甚至朝孙哲平吹了个泡泡。
然而孙哲平略带嫌弃,略为无语,他试图让张佳乐清醒一点,他说,发挥主要作用的是我。
噫。张佳乐眨巴眼睛说,可是我也不差啊。  
  
  

可是我也不差。
第二年,联盟军演的最佳正副官奖章颁给了蓝雨军区新上任的那两位。
张佳乐坐在百花会议室的头把交椅上,坐姿端正,表情沉肃,听人报告这次行动失败的主要原因。
报告结束,他坐在众人的目光中央,想了很久,最后淡淡地笑了笑,他说,不要灰心,下次加油。
他的笑像是被大雨打落的玫瑰花瓣。
然后会议结束,他一个人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为蓝雨军区的那两位码封道喜的电子邮件。
写邮件的时候,他想起人们常说的话。
——百花新上位的那个,颇有些狠辣的手腕儿。
——那个张佳乐?不一直说是个Beta么?怎么突然变成Alpha了?
——谁知道孙哲平异能消失是不是他搞得鬼。
他在邮件的最下方,慢慢地敲下一行字。  
百花军区总指挥官,张佳乐。
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同孙哲平并肩前行时,路上总有风景。
后来还是那条路,但没有风景,只剩风雨。
他一个人,在那条路上走到了天黑。
  
  
  
“可我也有怀念的东西。”
  
  
  
  
  

  241 29
评论(29)
热度(241)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