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13


  
    
异能向,ABO,先婚后爱。
本章含双鬼。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微草的异能者们撤退到异能区稍做整顿之后,返回军区。回到军区,邓复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应王杰希的命令向虚空方面致电,表示他们会尽快将李轩总指挥官护送回虚空,虚空方面接电话的人是他们的那位副指挥官,吴羽策在电话里表示他会亲自来接李轩回去,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邓复升回过头时还没反应过来,愁眉苦脸的跟人把通话内容转述一遍,话音刚落,李轩刚好喝完一罐果汁,怕微草的人对吴羽策留下目中无人的印象,他抬起头嘿嘿一笑,口吻轻松而揶揄地说:“阿策一直这样,我觉得他这个吧,准确来讲,应该叫雷厉风行或者亲力亲为。”顿了顿,又补一句,“你别在意。”

 
  
     
邓复升确实没觉得吴羽策有多么无礼,毕竟吴羽策的冷淡和自家军区的那位以冷淡冷漠冷酷无情出名的副指挥官相比,几乎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他只是有点困惑:“他是不是很生气…?关于我们把你带回微草例行审讯这件事。”
  

  
      
李轩想了想,没来由地叹了口气:“或许吧。不过我觉得,可能是我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跟你们走了,这一点,令他更生气吧。”
  

     

虚空军区在李轩离开的这三十几个小时里,运转照旧,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偏离原本的轨道,这完全在李轩的意料之中,而让他真正得出这个结论的是,邓复升给虚空军区打去电话时,时间正好是中午,但吴羽策到微草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这说明吴羽策至少是在解决掉他手上的工作之后,才抽空亲自过来一趟的。
  
  
 
   
李轩婉拒了邓复升要送他到军区门口的提议,两人在贵宾接待室门口告别,然后各自朝相反的方向离开。李轩走在走廊上,时不时地朝窗外望去,暮霭已经沉沉地降下来,外面的基地和小路边都点着灯光,浮在玻璃上的自己的影像也因为暮色加深而愈加清晰起来。
  
  

  
下楼梯的时候,正好碰上穿着微草军区异能者制服的年轻新生代们三两成群的上楼,一个孩子经过他的时候,皱着眉对身边的同伴抱怨: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我真的受不了他什么都瞒着我。”
  
  

    
因为中午下过一场雨,窗外的暮色是不那么明艳的,略显黯淡的紫红色,更加黯淡的月亮被烟云覆盖着,只剩一点点可怜的光晕透过叠层的云朵洒落下来,显得无力而悲伤。
  

    
  
在路过最后一扇窗的时候,李轩又偏过头淡淡地看了一眼。
  

    
窗户上映着的,只有他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路灯在吴羽策身后晒出一道锋利狭长的影。
 
  
 
    
李轩拍拍吴羽策的肩,又探着头往他身后的车里看看,讶异道“噫?只有你自己来了?”
  

      
“不然呢?接你回去,我还要出动虚空全员么?”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自己开车来的阿?”
  

  
    
吴羽策看李轩的眼神像是在看智障:“你为什么表现的这么意外,我又不是不会开车。”
  

  
     
李轩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结,他麻溜儿利索的上了车,副驾驶座一坐,安全带一系,那边吴羽策刚开车起步,这边李轩已经开始了用他肉麻狗血而又老套的不知道从哪部烂俗言情剧里学来的语言来跟吴羽策没话找话:
  
  

    
“阿策。”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李轩偏过头,再接再厉,问吴羽策:“分别了三十多个小时,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吴羽策早已经对当没有外人在场时总有点皮的李轩见怪不怪了,他面无表情,专心开车,言简意赅两个字送给李轩:“没有。”
  

  
    
李轩有点失望的又把头给转回去。不过他的心情恢复得也快,没过几分钟,他又轻松愉悦非常惬意的在副驾驶座上,吹着小风,哼着情歌,从“我很想念虚空军区的伙食”一路自言自语到了“微草军区贵宾接待室里的哪个牌子的小零食比较好吃”,虽然吴羽策全程没搭理他。
  
 
   
  
吴羽策安静了一路,李轩就没话找话滔滔不绝了一路。最后车停在了虚空军区基地的大门口,李轩解完安全带,握上内把手正要开门下车时,忽然又回过头,那边吴羽策刚下车,还没关上他那一侧的车门,李轩在车里看着车外的吴羽策问:“你真的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吴羽策看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关上了车门。
  
  
  
  
  
他们俩像饭后散步消食的老大爷一样,并肩慢悠悠地往楼里走,主要是李轩今天走的格外磨叽,吴羽策不动声色的打量李轩好几眼,腿没瘸,但他也没问李轩这是发什么神经,李轩走得慢,他也放慢速度配合着就是了。
  
  

    
虚空正副指挥官的办公室在三楼。两个人慢腾腾爬到二楼的时候,李轩停住了,他一停,吴羽策也跟着停。
  

  
    
李轩回过头,看了吴羽策一会。他慢慢地说:“吴羽策,最后的机会了。”
 
  
   
  
吴羽策只是看着他,两个人在走廊上陷入了漫长的沉默,最后李轩一笑,这一笑着实没有什么温度可言。
  

  
  
他说:“我以为三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你已经想出了一个能让我满意的还算合理的解释……或者说,我以为这一次,你起码想出了一个可以搪塞我的谎言。”
  
  
 
   
“我给过你三次向我坦诚的机会,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说……”李轩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的手向身后方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那个手势通往的地方是虚空二楼的审讯室,他说:“那么,吴副指挥官。请吧。”
  
 
  
   
吴羽策的眉头轻轻拧到一起,他沉默了几秒后,忽然问:“如果我自己不进去,你会喊人把我押进去么?”
  
  
  
  
李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表情平淡地说出两个字:“我会。”
  

  
  
吴羽策点头,说了句好。
  
  
 
     
李轩没再说话,沉重的呼吸持续了许久,当他听到身后房门关上的那一声小声的“咔嚓”,终于忍不住,有点脱力的靠在楼梯扶手上,也不知吴羽策听出他刚刚的色厉内荏没有。
 
   
  
  
大概,是没有的吧。
  
  
  



  

外面月光正亮,灯火辉煌。王杰希和方士谦回到了他们的公寓,方士谦二话不说,外套一脱,指指对面的位子示意王杰希坐下,他先为王杰希治疗,虽然他自己身上的伤口明显要更多。
  

  
  
他们在沙发上面对面地坐下来,王杰希现在不大舒服,还异常疲惫,但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思考,在他此前只要抛开以Omega的身份出任总指挥官的这件事,就还算是顺风顺水、志得意满的人生里,这三十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匪夷所思。他花了很长时间对今晚的事情进行梳理,然而很多思绪捋到关键处都是戛然而止的,他需要更多的线索。他正想着,突然听到方士谦的声音:“你到底怎么回事?”
  
  

    
王杰希回过神儿来,看见方士谦皱着眉握着自己的手腕,他不知道方士谦在说什么:“……我怎么了?”
  
  
 
   
方士谦好像有点焦急:“你在发汗,脸色苍白,手也在抖。你身上根本没有太严重的伤,为什么会这样?”
  
 
     
  
王杰希闻言只觉得浑身一冷,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果然像方士谦说的那样,在不可抑制的微颤。
  
 
   
  
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尽力让自己表现得镇定以后,他不再隐瞒,坦白道:“抑制剂的反噬。”
  

  
    
“影响到异能了么?”方士谦的眉头皱得更深。
  
 
  
   
王杰希想了想,承认:“有一点。”
  

  
      
方士谦没有再追问下去,继续为王杰希治疗那些细小的伤口,他的神色还是紧绷绷的,王杰希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地将他的眉头抹平。
  
  

    
方士谦的身体僵了僵。沉默了一会后,王杰希尽量把语气控制得温和而平静,他对方士谦说:“我们聊聊,好吗?”
  
  

    
方士谦抬头看了看他,便又把目光低了下去。
  
  
 
   
王杰希先问了一个他觉得最重要的问题:“是谁把你从婚礼上带走的?”
  
     
 
   
——你对他熟悉到,他对你出手时,你几乎没产生危机意识。
  
  
——多可笑啊,被自己几乎毫不设防的人送到了废墟。
  

      


郭明宇的这两句话连同几个人的脸在他脑海里如电影快镜头一样交替闪现。林杰,王杰希,叶修,张佳乐,孙哲平……他有些无力——他的世界里本就极少接纳他人的进入,所以任凭那个人是这五个人中的谁,他都会感到痛不欲生。其实他的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正是这个猜测令他当时心防出现裂痕从而导致了郭明宇成功将他催眠,但是他不想现在说出来,因为如果真的是他猜测的那个人……或许这事还有挽回的余地。
  
 
   
  
所以他对王杰希说:“我不知道。”说起来,这大概算是他对王杰希撒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谎。
  

    
  
王杰希当然没有忽略掉方士谦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可直觉告诉他,他不该在此时此刻强迫方士谦在这个问题上再说些什么,他换了个问题:“那你知道,废墟为什么抓你么?”
  
 
 
    
“因为我是双重异能者。”方士谦顿了一顿,又反问:“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原因呢?”
  
  

    
王杰希解释道:“抱歉,我换个问法,我是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抓叶修,而是抓你,明明当时叶修也在场。”
  
  
 
   
谁知方士谦突然像被激怒一样,逼近了王杰希一点点,与光亮一同撞进他的眼睛里。他冷笑道:“因为叶修比我强,他们抓不到叶修,只好来抓我。这个回答,你满意么?”
  
  

    
王杰希不知道方士谦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不过这点王杰希也算是早就习惯了,毕竟此前十年,他无数次踩中过方士谦那些莫名其妙的雷区。他摇摇头,道了句对不起,又温声道:“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会在跟叶修一起被提及时,就想起那四个字:神的赝品,同时也想起他活在叶修阴影下的那些年。方士谦收回一直握着王杰希手腕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冷静了一会,声音压抑地说:“是我自己的问题。”
  
  
  
  
他的声音很轻,在夜里显得飘忽:“你还有要问的事情么?”
  
  

    
倒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算是最匪夷所思的了,王杰希几乎是从废墟到异能区公寓的这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该怎么问,然而各种问法思考一遍过后,他发现,其实只有最直接的那种问法可问,他犹豫了很久,慢吞吞地说:“你真的……想要叶修死吗?”
  
  

    
方士谦突然笑了,他笑了老半天,笑得他按在自己肩膀上治疗的手不小心用力过重,又疼得他自己直吸气。
  
  
  
  
他这才慢慢地停下了他那跟突然疯了一样的笑,缓缓地说:“真的。”
  
  
 
   
“虽然是曾经的事了,不过我真的这么想过。”
  


      
他看见王杰希苍白的表情,轻声问:“你很意外,是么?”
  

   

 
王杰希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说起来可就一言难尽了。”方士谦又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他说:“你可以理解为,我恨废墟,但是在我最痛苦的那段时间里,光恨一个废墟,并不能使我好受,我便连他也一起迁怒了。况且,那时候我太小了,我总会心怀侥幸地想,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呢,或许就不会……”他没有把话说完,也没有说得太清楚,但他自己清楚,这么多年,一贯冷心冷面,高傲示人的他,终于亲口变相地承认自己的懦弱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平衡器,方士谦知道自己悲惨生活的源头全部源于废墟的灭绝人性,但再追根究底的细想,这一切也不能说是和叶修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叶修没有出现,不会有任何人能想到,这世上存在着双重异能的这种可能,废墟也不会做人体实验,而他呢,也不会因此几乎失去了一切。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前仇旧恨太多,无从开口。他只是说:“王杰希,我不是圣人。” 
  
  

    
“我失去了很多很多我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我有理由恨他,哪怕我知道,他是无辜的。”方士谦顿了顿,再一次抬眼看王杰希,“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啊……我也挺无辜的。”
  
  
 
   
王杰希说道:“这些都是进入学院之前的事吧。”
  

    
  
“是。”方士谦知道王杰希是想确认什么,他说:“在学院那三年,我无时无刻不被别人拿去和他做对比,有时也挺讨厌他的,但交朋友的时候,我的确是真心的。
  
  
 
   
而他这个人呢,向来是不肯为自己留余地的,他又说:“当然,我小时候,曾经想要他去死的那个瞬间,也是真心的。”
  
  
  
  
“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人能与我感同身受,所以你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算了,我不在乎。”
 
  

    
后来他杀过无数废墟的异能者,废墟的变异种,后来他也认识了叶修,甚至和叶修成为了好朋友,两人并称“联盟的双神”,但是他发现,他对前者的杀戮并没有让他享受到丝毫报复的快感,他与后者的友谊更没有让他对往事产生一丝一毫的释怀。
  
 
 
    
他的生命好像早就被定格在了五六岁那年,没有阳光,没有希望,没有林杰,他永远是那个活在黑暗里,举目无援的孩子。
  
  
 
   
巨大的信息量丝丝缕缕地穿插在王杰希此前缺少关键点的猜测里,让他觉得精神恍惚,世界并非非黑即白,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办法在孰是孰非上一锤定音。这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夜晚,没有浪漫,没有温情,只有无名的压抑,对面那人还始终皱着眉头,难过不已。
  
 
   
  
他想去握方士谦的手,方士谦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正值他为他自己治疗完毕,方士谦整理着衣襟。
  
  

    
衣服整理得差不多了,方士谦的目光渐渐在王杰希脸上聚焦,但他开口时又低下了头,他仿佛是在叹息:“王杰希,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王杰希微微一怔,继而眯了眯眼睛,抛出一个声线颇有兴致的“哦?”
  
  

    
方士谦自然无比清楚他和王杰希在此前十年对彼此都是什么态度——某种程度上几乎已经到了相看两生厌的地步了。他承认在被捆绑到一起之后,他们对彼此的态度也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这是好事,但放任这种变化继续下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情况,就是令方士谦十分恐惧的事情了。

  
 
     
他方士谦,是绝对无法走进一段感情里的。他想,不会爱别人的人,也不配被别人爱。
  
  
 
   
于是,他说:“我说过我会保护你,因为哪怕我们曾经长达十年水火不容,但作为微草最强的Alpha,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护好身为微草唯一Omega的你,更何况,现在你和我早已经被联盟彻底捆绑在了一起。”
  

 
     
王杰希打断了他:“这与我是否喜欢你冲突么?”
  
  

    
方士谦一时没说话,他静静地呼吸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王杰希抬起头来看他,发现他只是偏过了头,窗外深而沉的月色缓缓倾注进他的眼睛里,里面泛着粼粼的波光,他回头看他,眼神像是要把他淹没。
  
 
  
   
“王杰希,你不了解我。”
  
 
  
   
“我这个人,向来冷血。不仅如此,我的阴暗面,更是你永远想象不到,也理解不了的那一层。”
  
 
  
   
他的声音轻了很多,还带着点沙哑:“所以哪怕你去喜欢别人,你都不要来喜欢我。”

      


    
王杰希错愕了一秒,他看着方士谦闭上眼睛,似乎是不愿意再继续交谈了,他把方士谦最后的那句话又回想了一遍,几乎是不可置信地问:“即使我现在是你的合法伴侣,你的Omega?”
  
  
  
    
方士谦的声音很低,带着轻轻的鼻音,却是简单易懂地一个字:“对。”
  
  
  
  
王杰希终于被彻底激怒了,他一把扯过方士谦的衣领,就吻了上去——更贴切的说法或许是咬,他的指节攥得发白,眸子死死盯着人,恨不得将他剜出个窟窿,唇齿间还有句发自肺腑的唾骂:  
  
 
  
   
  
“方士谦,我他妈看你是有毛病!”  
  

  
  
    
       

    
吴羽策: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王杰希:拿副指挥官换盆儿,换剪子,换菜刀。 
  

  
  

双鬼是正在交往中的双A设定。

  

  353 64
评论(64)
热度(353)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