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11


  
异能向,ABO,先婚后爱。 
(01)(02)(03)(04)(05)(06)(07)(08)(09)(10)  


   
  
△  
  
  
  
解衬衫扣子的时候,灯忽然被打开了,张佳乐把咧到了锁骨的衣领又拢回来,转头看向门口。唐昊站在交错的光影中,微微侧身,走廊上拖长的影子让他的身形显得格外单薄。屋内窗户开了一条缝,微风在他们之间流动,压抑无言的对视。
   

  


房间里阴森森的,唯一的光源是摆在床头的电视机,闪烁不定的蓝光投注在唐昊的瞳孔里,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晚间新闻:上午十一时,微草军区副指挥官在联盟礼堂神秘失踪,微草方面目前正在全力追查中。  
  
  


    
“唐昊,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进我卧室之前,要先敲门。”张佳乐重新系好衬衫扣子,拿了两瓶荔枝味的汽水——他不喜欢茶水,所以无论是他的办公室里,还是卧室中,都没有准备以便待客的茶水。他走到唐昊面前,递给唐昊一瓶。
  
  


  
唐昊的眼睛里光芒变化,像在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今天是怎么回事?”


  
  
  
张佳乐又向房间内移动,骨节分明的手停留在厚重的绒布窗帘上,略一用力,拉开了帘子,被拦在室外的月光倾泻而入,房间顿时多了些柔和的光亮。


  
  
  
站在窗边的张佳乐眼底是沉静而温暖的琥珀色,不过这没什么用,就像他有着一个阳光的名字,但他整个人的气质始终深远且忧郁。
  
  


  
张佳乐看向唐昊,一脸疑惑:“什么怎么回事?”
  
  


   
唐昊把握在手心的玻璃瓶向张佳乐猛地掷去,张佳乐稍稍偏头,玻璃瓶砸在墙壁上,汽水有一部分喷溅到他的头上,打湿了额发,又顺着侧脸慢慢滑到下巴尖儿,半张脸都有些粘腻的感觉,破裂的玻璃碎片同时迸溅开来,在他脸颊上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血慢慢渗出来,张佳乐用指尖碰了碰,又抬起手腕随意一抹。
 


   
 
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愠怒,他看向唐昊的表情如同一个兄长在看自己无理取闹的弟弟。
 


   
  
“张佳乐,你不要忘了!当时我就站在你身后!”空荡荡的房间里爆发出唐昊歇斯底里的回声:“我知道,是你在礼堂暗下来之后,出手攻击了那个女异能者,她发出惊叫,才引得王杰希离开了方士谦身边的!”
  
 
   


来自百花军区同伴的质疑,像是一把巨锤,狠狠地砸进他的心口。但张佳乐缓缓地摇了摇头,不疼,他想,有什么可疼的?一直以来,他最擅长的不就是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咽么?
  
  


  
张佳乐走向唐昊,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额发湿淋淋地沾在前额上,联盟里注重自身外表的指挥官,方士谦算第一他就能算第二,可如今他以这样狼狈的姿态站在唐昊面前,有气无力地问:“所以呢?你认为整件事的始作俑者都是我?你认为我背叛了百花军区,甚至联盟。对么?”
 
   


  
然而他并不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所以他继续说下去:“唐昊,你应该清楚,我的异能是精神控制,我没有办法让礼堂突然陷入黑暗,更没有办法凭空让一个大活人原地消失。”
  


    
唐昊的眼睛紧盯着他:“那你怎么解释你向那个女异能者出手?”
  
 


   
“她很可疑,在礼堂暗下来之前,我看到她掏出一支枪,我拿不准她要干什么,为了稳妥起见,便先出手制住她,我不认为我这样做有错。”
 
  


   
张佳乐现在的脸色非常苍白,世事的历练沉淀在他的眉头,他的眼中也有沉重的哀伤。唐昊看到他时有些恍惚,仿佛在他未曾注意到的时候,张佳乐已经从当年那个挽着袖子在河边捉螃蟹的无忧无虑的二货,摇身一变,成了成熟洗练,即使笑容里也透着忧郁的总指挥官。  
 
  


   
成长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张佳乐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刻被迫成长,一路咽下了多少苦果,没有人比唐昊更清楚。
  


  
  
但那是两件事。唐昊在心里疯狂地告诫自己,张佳乐为百花吃过太多苦,和张佳乐是否背叛了联盟,是两件事,如果张佳乐真的是联盟的叛徒,他绝不能在这件事上姑息张佳乐。
  
  


  
他深呼吸之后,口吻依旧犀利而冷酷,仿佛不曾有过片刻动摇地质问张佳乐:“既然如此,在礼堂时,你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告诉王杰希?”
  
 


    
“我说了,我拿不准她要干什么,反正那个女异能者已经被王杰希带走了,王杰希想知道的一切,他都可以通过审讯的手段自己了解到,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唐昊皱了皱眉头:“张佳乐,我想不出反驳你的话,但是你自己应该清楚,你的解释,每一句都很牵强。”
  

    


张佳乐似乎是受够了,今天一整晚都平静如死水的他,终于猛地扯开自己的衬衫,在他的右肩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一刻,唐昊的瞳孔霎时放大,张佳乐的右肩上有一处未愈合的伤口,是六年前在对抗废墟的战场上被变异种腐蚀所致,这伤口连治疗之神都束手无策,所有人心知肚明,这伤恐怕今生都无法痊愈了。 
 


     
“唐昊,包括你在内的所有百花军区的新生代们,你们如今像鲜绿的藤蔓一样在温室里攀爬生长,放眼望去全是勃勃生机。”张佳乐将这处狰狞而丑陋的伤口暴露在唐昊眼前,愤怒和悲辛慢慢灼烧着他的四肢百骸,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但是你们别忘了,当年是谁在战场上豁出命去洒热血,才换来你今天有命站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地来高声怀疑我!”
  
 


   
他说:“我从未亏欠百花任何人,所以今天谁怀疑我,都可以。唯独百花军区的人怀疑我,不行。”
  


  
张佳乐的目光凝重而坚定,这让唐昊想起他刚刚认识张佳乐,就是在孙哲平刚刚退役,百花军区岌岌可危的时候,那时张佳乐站在百花依旧明亮的天空下,对他一笑,他说,唐昊你小子确实有两下子,但是想做我的副指挥官,你还差点。
  
  


  
他当时一听这话,心里是半点都不能接受的,他直接了当地对张佳乐说,我没想做你的副指挥官,我想要的是你现在的位置,百花军区的总指挥官。
  

    


张佳乐特别惊讶。你做总指挥官,我干什么去呀?我降级降回去,接着当我的副指挥官啊?不要不要,副指挥官我早就当够了。
  


    
他记得当时自己说,我用不着你做我的副指挥官,你爱滚哪儿就滚哪儿。
  


  
  
哎呦喂,死小子!竟然敢这么对总指挥官说话!
  


  
  
张佳乐直接一个大跨步闪过来,抓住他的衣领死命敲他的脑袋,下手也一点不含糊,没一会儿就把他敲出一脑袋的包,他就顶着一脑袋的包,一边跟张佳乐撕扯,一边听张佳乐继续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着:不过话说回来,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坐到我的位子上来,我会高兴的,真的,你也会成为百花的骄傲。
  
  


  
最后张佳乐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眼里有凝重而坚定的目光。
 

    


唐昊当时顶着一脑袋被张佳乐敲出来的包,只觉得张佳乐这家伙虚伪至极,猫哭耗子假慈悲,他冷冷地拍掉张佳乐还在给他揉头的手,留下一句咱俩走着瞧,就转身离开。
  


  
  
时隔多年,唐昊再次看到张佳乐的那个目光,只觉得真的是人生如梦。
  


  
  
他没想到,他会在那样的目光里被张佳乐庇佑着,走到了今天前途光明的辉煌。
  
  
  
人生遭遇的种种不公平,他总以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太多,却忘记了,风风雨雨,已经有人默不作声地为他挡掉了太多。
  
  


  
唐昊垂下眸,沉默地为张佳乐拉好了衣服,但那道狰狞的伤口像长在了他脑海里一般,挥之不去。他们面对面的又站了一会,双方都煎熬,目光相错,都淡淡地投到地上,谁也不看谁。
  
  


  
唐昊再开口时,语气里没有了最初的剑拔弩张,他缓缓地说:“张佳乐,就因为我知道你从未亏欠百花,我知道你是百花军区的支柱,所以联盟的叛徒,可以是任何人,但唯独不能是你。”
  
 


     
“张佳乐,你到底懂不懂,我是真的害怕,如果是你,你叫我怎么办?你叫百花军区怎么办?”
  
  


“唐昊,我最后说一次。”他抬起头,眸子里燃烧着滚烫的坚决:“我张佳乐,始终无愧于百花。”

 
  



       
天空由墨蓝缓缓泛白,黑夜终究是过去了。

   

  


世间万物恢复生机,兀自生长。它们看不懂人的故事,也不会理解人的哀愁。
  

  


但对于微草军区的人来说,无所谓光明或是黑暗,因为此刻除了他们的副指挥官,一切都不再重要。

    


一系列行动正在悄然展开。

  


      
“全体注意,第三代变异种的触角上面带有毒素,会对异能者造成短暂的肢体麻痹,它们的外壳很坚硬,你们枪中的子弹必须马上换成轮回军区特制的子弹。”
  

      


微草几乎调动了所有精英异能者出动,指挥战斗的是邓复升,异能在空气里爆炸,玻璃的破碎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玻璃的碎渣在黝黑的地面上闪动着银色的光,好似一片片遗落人间的月光,废墟的变异种们歇斯底里疯狂的吼叫,扑向刘小别的那只变异种,论块头足足有刘小别的两倍,他刚将子弹换好,枪上好膛,正要一个子弹崩过去,就忽地眼前一花——高英杰闪身冲到了自己面前。
 
 


   
刘小别被他遮住了视线,约摸两三秒之后,高英杰转身,又闪去了别的地方,刘小别的面前,只剩一具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双眼空洞、死不瞑目、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的变异种的尸体。
  

  


    
刘小别脊背上蹿起一股寒意,没有再朝那具尸体多投去一眼,他转过身也投入到新的战斗中,但他的心里有一瞬间浮现了一句话,那句话被无数异能者所共鸣:
  

    


——精神系的异能者,都太恐怖了点。
  


      
清晨薄雾里的废墟,像一锅黏稠而漆黑的汁液,把所有生命全部融入自己的黑暗,生长成冷漠可怖的模样。

      




王杰希从潜入废墟基地的第一刻起就感到一阵突兀地头疼,他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痛感只增无减。是这个基地有问题吗?他看了看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次与以往的每一次头疼都不一样。

    


他尽可能抵抗着痛感,支撑着身体前行,但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全身都酸软无力。很快疼痛就要把意识蚕食干净,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突然,他的脑海里像有白光炸裂,他想到,或许这就是长期使用抑制剂的后果了,他的身体连同他的异能都已经开始被反噬。可这简直太不是时候了…
  

    


可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
当你以为事情不能更糟的时候,你往往会发现你错了,事情当然还可以更糟!

    

  


霎时间无论是走廊还是房间都变得灯火通明,所有电灯同时发出刺眼的白光。突如其来的强光让王杰希又是铺天盖地的眩晕,一时间竟有些站立不稳。

  
 


但他迅速反应了过来,飞快举起枪对准门口不速之客的眉心。来人不急不缓悠悠踱进门,嘴角是胜券在握的笑意,他看到王杰希对准自己的枪口,也不害怕,反而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眩晕终于开始渐渐褪去,满目的黑点散开露出对方的容貌。一个看上去颇有风范的男人,从他的外貌来看,他应当是三十二岁左右。

  


  
王杰希在联盟曾见过这个人的照片,他的枪口始终对准这人眉心,声音也同视线一般冰冷到极致,低低道:

  


  
“郭明宇。”
  
  
  

  
郭明宇笑意更加浓烈:“想不到联盟的小朋友们,还记得我的名字。”
  
  

  


看见王杰希皱起的眉头,郭明宇摩挲了一下下巴,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他缓缓地从门口让开了身子,对王杰希说:“既然如此,奖励你一份礼物吧,我猜你会喜欢的。”
  
  


 
郭明宇让开之后,门口出现一个人影。
 
   


  
王杰希的思维一瞬间定格了,仿佛全身所有血液都在那一瞬间冻结。
  

    


那人逆光站着,王杰希只能看清那令他熟悉无比的轮廓,以及一双从来都过分漂亮的眼睛。王杰希看得有些怔忡。那双眼睛,清澈明亮,宁静深邃,不夹杂半点儿杂质。但此时此刻,又带着一股无法捉摸的,仿佛是经历过炼狱和太多曲折的漠然,冰冷地注视着自己。

      


王杰希回过神来,发现那人已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看着他将枪口抵上了自己的头,那枪口的温度依然是那么冰冷,那人的目光依然是那么漠然。
  

 


       
——我会为你献上我的灵魂,此后无论发生什么,我在你身后。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记忆和现实在眼前相交叠错,撕扯着王杰希的五脏六腑。王杰希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在渐渐收紧。他直直的看着方士谦如冰川般漠然的瞳仁,自己的倒影跳跃得偌大映在里面,而他无动于衷。
  

  


“方士谦……”
  
  


  
方士谦依旧沉默冷漠,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王杰希覆上他冰冷的手,方士谦无名指上那个由他亲手为他带上去的碧玺戒指,此时硌得王杰希心都疼。
  
  


  
他静静地看着方士谦,他轻声说:“方士谦,你开了这一枪,我就不能陪你回家了。”
 


本来在一旁看好戏的郭明宇,忽然感觉到方士谦的状态有点不稳定,他的视线在王杰希和方士谦之间转了片刻之后,蹙起了眉头,担心夜长梦多,他的声音随即在下一秒响起,带着命令的味道,言简意赅的吩咐道:“杀了他。”
  

    


王杰希感觉到枪口贴住自己脑门的力度又紧了紧,但是方士谦没有直接开枪。
  

  


  
郭明宇调动了自己的异能,加固对方士谦的催眠,同时再次命令道:“FX317,杀了他。”
  

    


“砰——”  

       



   

枪声响起的瞬间,王杰希明白了自己所有的期望都落了空。整个房间因为这颗子弹出膛,戛然而止的声响变得平静的不可思议。
  
 
   

王杰希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他能感到身体流动着的一股温热的血液,像火山般,怎么都抑制不住,不停喷涌出来,王杰希伸手按住,触到深陷在肉里的冰凉子弹。
  
  

  
他直直地望向方士谦,仿佛这个高大的男人的脚底正丛生着茂密而锋利的荆棘,流淌着黑色的浓稠汁液。
  

    


而方士谦看向他的目光终于不再是一昧的冰冷,淡淡的水光在他的眼眶里,逐渐汇集成一条布满了他的痛苦、不甘、哀伤、不舍和温柔的河。

 


   
方士谦就那样异常沉默而悲伤地站在他面前,他动了动嘴唇,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但是王杰希看懂了他的口型,是最简单的三个字。
  

    


对不起。   



  
  
  

唐昊,A,百花军区异能者。
高英杰的异能是灵魂切割,忘了之前有没有说过了……也是精神系的异能。
精神系大佬云集_(:3)∠)_

  

  

谢谢给过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大家!吧唧啵!

  401 71
评论(71)
热度(401)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