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06

    

  

异能向,ABO,先婚后爱。   

(01)(02)(03)(04)(05) 

△  
  
  
  

“看到小戴的节目以后,我都惊了!” 
  
  

  
“少来。”王杰希毫不客气地说,他肯定喻文州早就将消息透露给了黄少天:王杰希要跟方士谦政治联姻了。毕竟他们三个人之间不涉及到军区利益的个人秘密向来是共享的,同时王杰希也诧异着都这么多天过去了,黄少天才给自己打来这通电话问起这件事,恐怕也真是差点憋坏了他。
  
  

  
“文州跟我说你俩只是政治联姻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黄少天索性不装作刚得知消息的样子了,把队友卖得又迅速又彻底,“政治联姻的话,光标记不是也可以吗?你们怎么还要登记了?是不是联盟那帮老头刁难你啊?对了我听说还要办婚礼?哦,最让我震惊的是,方士谦那家伙竟然同意了!奇了怪了,他该不会是不知道登记对他们Alpha来说意味着什么吧?”
  
  
  

王杰希和黄少天的对话,他向来会直接忽略掉对方至少一半的发言,所以他也只是挑了黄少天最后那个问题,对黄少天说:“他知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他,他这会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我现在能直接帮你把电话转线到他那,你跟他聊聊?”
  
  
  

“别别别!不聊不聊!!那家伙张嘴闭嘴都跟个冰块似的,脾气也阴晴不定反复无常,我跟他没什么好聊的。”黄少天连忙阻止。他最怕那种在他说话的时候,任他说的天花乱坠都只冷着张脸的人了,最要命的是,方士谦还总在他说话的时候插进来几句可谓是直戳心窝的嘲讽。
  
  

  
“话说回来喔,你们两个在一起真的能行吗?”黄少天又说:“我怎么记得你俩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合得来啊。”
  
  

“事到如今,不行也得行了。”王杰希说,“微草总指挥官的位置不能一直空悬,我必须尽快结婚,尽快成为一个有配偶的Omega,我才能得到那个位置。”
  

  

王杰希顿了一下,他觉得黄少天好像有点不太喜欢方士谦,他又替方士谦说话:“其实放眼整个联盟,方士谦都是不错的结婚人选。一个强大的地位斐然的Alpha,微草的副指挥官,联盟的治疗之神,联盟唯二的双重异能者。我相信有不少坚奉Alpha至上主义的人,或者眼红我即将成为微草总指挥官的人,他们此时此刻,背地里甚至在骂我高攀。”
  
  

  
黄少天惊呼:“开什么玩笑!”
  

  

“不是玩笑。”王杰希陈述事实:“你知道的,在过去的很多年间,联盟一直信奉着Alpha至上,而不是实力至上的原则,在那个时代里,Beta难寻出路,Omega几乎无一例外地沦为Alpha的玩物,虽然这些年情况已经好转很多,但是你想,如果我是Alpha,联盟怎么敢一直按着我的入职申请报告迟迟不予通过。”
  
  

  
王杰希说罢,黄少天在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王杰希不知道的是,黄少天的手里此时正拿着他们婚礼的那份喜帖,而随那份喜帖一同送达到大家手上的还有一份特制的巧克力,黄少天刚刚就尝过那个巧克力,苦的。黄少天又咂巴咂巴了嘴,皱起眉头蹦出来一句:“该死的性别歧视。”  

    

王杰希苦笑:“是啊,该死。”
  
  
 
   

  
那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坐落在离微草军区很近的异能区的东南角,三楼。各军区已婚的指挥官级别的人差不多都会有一座这样的房子,每个月他们有三到五天的时间可以在这里度过。
  
  

  
换言之,指挥官级别的人可以在这里解决发情期和易感期。
  

  
  
房子里只有最简单的家具,方士谦和王杰希将带来的一点行李扔在地上,王杰希坐在那张浅灰色的布艺沙发上,而方士谦抱着臂矗立在卧室的门口。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方士谦在屋里看了一圈,又将视线轻轻锁定在王杰希身上,“我回头可以联系人来再把这里装修一下。”
  
  

虽然每个月最多只会在这里住上五天,但王杰希是个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的人,况且这里严格来说,算是他跟方士谦的“家”,哪怕他们两个人只是为了微草联姻,王杰希也是希望这里能真的更像个家一些的。所以王杰希点点头,说:“好。”

    

  
他又问:“厨房里面有厨具吗?”
  

    

方士谦回身去厨房里看看:“有,铁锅、陶瓷锅、压力锅各一个,还有一套刀具,一个吐司机,两个底柜,一个冰箱,两套搪瓷餐具,没有冰箱……不过除了吐司机,别的应该都用不上,除非你会做饭。”
  

    

“会一点。”王杰希说,他不难想象方士谦对他这个回答的讶异,他又说道:“这些厨具大概也够用了。下周来的时候,你记得提醒我买一点食材带过来。”
  
 

   
方士谦从厨房里出来,又站回到他之前站着的那个位置上,轻倚着墙。他似乎微微蹙起了眉头:“你下周发情期?”
  
  

  
“差不多。”

    

  
他皱眉:“那我们的婚礼不该在……”
  

    
王杰希摇摇头:“应该没关系。我们已经简化过婚礼流程了,其实除去宣读誓词,交换戒指的环节,我们只有一个婚宴要忙,但是那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不是么?”
  
  

  
的确。方士谦一想。也就没再说什么。
  
  

  
他们又在客厅里一坐一站的沉默相对了很久。
 

   
  
王杰希忽然说:“我们认识十年了。”
  
  

  
“恩。”
  
  

  
“可是好像我们之间,除了吵架,从来没有什么别的可说的。”王杰希看着方士谦。

  
    

这是方士谦,他们亲身陪伴着对方长大,从十四五岁的少年时期,到如今二十四五岁,他们二人双双扬名联盟。王杰希早已在这个过程中被打磨的成熟,懂得让步低头,懂得忽略恩怨,只有方士谦,只有方士谦在走出学院,在联盟里厮杀浮沉了这么多年之后,纵使懂得为了利益要如何在方寸间进退,却也从来不肯收敛起一点他的棱角。

    

  
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从一开始就是。王杰希又想起当年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少年,他的身姿挺拔地像一棵倔强的松。
  
  

  
十年岁月,一同长大,他们却感情疏离。方士谦的腰骨依旧挺直,就像王杰希记忆里那个冷漠倔强的少年突然跨过时光,出现在这里。他的身子一半笼罩在黑暗里,而在王杰希说完那句话后,他把脸转向黑暗之中,王杰希只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是我的错。”
  
  

王杰希愣了一下:“什么?”
  

    

“没什么。”方士谦摇摇头,他的心里始终有一片黑色禁区,那是他这些年所有痛苦的源头,是如今都随时可以彻底摧毁他的隐秘风暴,也是他自小对所有人漠然视之,冷酷以对的原因伊始。没办法解释,他也从来不想解释——解释对他来说无异于自揭伤疤。
  
  

  
一时间他们彼此之间没什么话可以继续了——就像过去十年里他们二人独处时常常会发生的情况一样。方士谦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我们该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恍惚间王杰希有一种他在难过的错觉。

    
  

但是当王杰希走到门厅,他只看到方士谦那张似乎天生就有些冷淡的脸,就和他往常一样。
  
  
  
 

   
他们抵达联盟,车子熄火后,方士谦说让王杰希坐着别动,然后他先下车去,绕到另一边,风度翩翩地为王杰希拉开了车门,王杰希受意,搭上他的一只手弯腰下车,下车时,方士谦还很细心的抬起了另一只手虚挡在车的盖板上,防止他碰到头。

       

   
下车后,方士谦的手也没有松开,两人还是牵在一起,见王杰希回过头看他,方士谦低声解释:“附近有记者。”
  
  
  

王杰希“哦”了一声,抽出自己的手,又慢慢挽上了方士谦的手臂,他说:“那或许这样更好些。”
  
  

方士谦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他们拾级而上,到联盟的婚姻登记机关登记。
  
  

  
联盟的异能者们婚姻登记,只需两人出示完相关证件,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上签字,通过审查就可以了。
  
  

  
过程简短的几乎有些潦草,甚至都不会为来登记的异能者们发放一张像普通人那样的结婚证。
  
  
  

就连登记机关的工作人员,在这个简短的过程中,也只例行公事般地开口问过一句话,是问方士谦的:“登记之后,你从此只能拥有这一位Omega,你确定么?”
  
  

  
王杰希看方士谦。
  
  

  
而方士谦没有看他,甚至都没有回答那个工作人员的问话,他直接拿过签字笔利落地在声明人一栏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王杰希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看着声明书上的那两个笔锋各异,但字迹都潇洒漂亮的名字,心想从这一刻起,他们两个就真的被紧密的绑到一起了。  
  
 
  

  
  
他们并肩走在联盟的长廊里。
  
  

  
联盟崇尚自然之风,长廊两边种满了各色高高低低大大小小地树木,还有不知名的花儿,据说在这长廊的附近,还有联盟现任主席冯宪君在上任那年,亲手种下的两坛睡莲。
  

  
  
“会觉得委屈么?”方士谦转过头问王杰希“跟我在一起。”
  
  

  
“不会。”心里想着事到如今你才问这话,是不是太迟了点。但王杰希还是如实告诉他:“我并没有心仪的Alpha,所以既然是为了成为微草总指挥官才选择接受了联姻,那跟你在一起也好,至少,比起和那些我不太认识的Alpha结婚,你呢……我起码知道你是个好人。”
  
  

  
“我能算是好人吗?”方士谦无声无息的笑了笑,看着王杰希的目光变得微微有些复杂起来:“你知道的,我的异能……能救人于水火,也能杀人于无形。”
  

  
  
“起码我的异能连救人都救不了,况且从尊重善待Omega的角度来讲,你的确是个好人了。”王杰希又想了想,问:“你会对我好吗?”
  

    

方士谦轻声反驳他:“你的异能曾救过我,在我异能失控的时候。不过你大概是不记得这事了,你记性一向不好。”
  
  

  
看王杰希的表情,是真的不怎么记得了。
  

  
  
他叹了口气,过了几秒,想起还有个问题没回答,他说:“尽我所能。”
  
  

  
王杰希还在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用异能救过方士谦,完全一脸状况外:“恩?”
  

  
  
方士谦瞥他一眼:“你刚才不是问我会不会对你好么?”
  
  

忠贞不渝,终身偕老。
  

  

我在此立誓此后与你并肩,不管健康中或是生病时,我必将不离不弃,直到……
  

  

  
方士谦双眼微眯,转头朝窗外望去,但紧接着他发现窗户上也落着王杰希的身影,他轻声说:“我会为你献上我的灵魂,此后无论发生什么,我在你身后。”
 
 

    
直到死亡将你我分开。
  
  

  
“那就足够了。”王杰希认真的侧首看他:“谢谢。”

     

 
“这就要在一起过日子了啊。”王杰希摇摇头“十年的……恩,我们以前算是什么?朋友?还是兄弟?…反正十年情谊,现在变成伴侣了。”
  
 

   
方士谦说:“可你总得学着去适应,我也是。”
 
  

   
他低声应了句:“恩,是啊。”
  

    

  
他们并肩慢步走出联盟时,正赶上暮色四合,天边有绚烂的晚霞。王杰希不知何时也不知从哪折来了一枝淡蓝色的小花,轻轻别在了方士谦白色制服的衣领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他拍拍方士谦的肩膀,说:“送给你。”

    

方士谦微不可察的愣了一下,问:“为什么?”
  

    
有闪光灯在余光里远远地一闪,王杰希的“因为…你长的好看?”和方士谦的“因为记者在附近?我差点忘了。”同时脱口而出。
  

    

王杰希无可奈何的笑,又摇摇头:“不是演给他们看的,只是想送给你。”
  
  
  

“……因为你是我的Alpha,这么说可以吗?”他问完,又是笑笑,并不等方士谦回答,便转身向他们的车走去,脚步比来时要轻快很多。
  
  

  
方士谦还愣在原地。
  
  

  
那朵襟花被王杰希别在方士谦的制服衣领处,是靠近心口的位置。

  

        
方士谦慢慢地抚上自己的心口,那里的确是早就没有心跳了,只有秒针转动般冰冷机械的微响。

  

    
但是。他看着王杰希淹没在绚烂晚霞里轮廓柔和而又温暖的身影。他突然想,如果他还是有心跳的,那它此刻或许会为这个人,加速心跳。
  
 

   
  

  
黄少天,B,蓝雨军区副总指挥官,被称为“蓝雨的利剑”以及“联盟的太阳”。
  
喻文州,A,蓝雨军区总指挥官,信息素勿忘我的花香,被称为“蓝雨的基石”。
  
叶修,A,兴欣军区总指挥官,联盟历史上第一个双异能的异能者,信息素佛手柑味,被称为“联盟的斗神”“联盟的希望之光”“悬于废墟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以及,和某个嫌弃他的人并称“联盟双神”
  

  
没错,如你们所见,这文慢热。嘎。
方王还不算是互相喜欢,只是登记了以后要捆绑过日子了,开始试着去对对方好和理解对方而已。

  379 41
评论(41)
热度(379)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