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鲜花着锦 05

 

   
异能向,ABO,先婚后爱。

(01)(02)(03)(04)



  
方士谦:联盟欠我一座小金人 
王杰希:我怀疑方士谦是精分
    
△ 
  
  

负责这次采访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到位,袁柏清将一名女性Omega带过来,对方士谦说:“这位是负责进行采访的主持人小姐,戴妍琦。”
  
 

   
戴妍琦笑:“您好,方副指挥官。”
  

 

 
方士谦端着茶杯朝戴妍琦点点头算是招呼。 
  
  

   
作为一名女性Omega,戴妍琦的美丽相当出众,她身量娇小,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和一头过肩的微卷长发,身上还带着一种很讨喜的邻家女孩的气质。
 
 

  
“节目在十五分钟后开始录制。”戴妍琦始终微笑着,接着她又环顾了屋里一圈,眨眨眼睛,问方士谦:“恩…冒昧问一下,是只有您一个人接受采访吗?”

  
  

方士谦理解她的意思,毕竟是要公开他和王杰希恋情,还是两个人一起接受采访才好,方士谦想了想,故意用一种略暧昧的说法回答她:“杰希正在洗澡。”
  

  
  
戴妍琦恍然大悟,露出一个“我懂、我懂”的表情来。  
  

  

接着,她说:“那么您对节目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现在跟我提。”
   

 
 
“我确实有话要跟你说。”方士谦伸出手指,指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 在节目正式录制之前,我必须跟你交待三点。你先坐。”
  

戴妍琦从袁柏清手上接过一杯茶,在方士谦对面坐下,方士谦往椅背上一靠,左腿叠上右腿,双手交叉轻握在腹前。他看着戴妍琦说:
  
    
     

“第一,我希望节目中不要过多的强调杰希的第二性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一个优秀强大的异能者——仅此而已,当然,这也就足够了。他并不需要任何的类似于“一个强大如Alpha的Omega”的这样的标签,来为他的优秀做证明,我会跟他在一起,也不是因为他是个Omega,只是因为他是王杰希。”

    

  
戴妍琦点点头,表示答应这点没有问题。

“第二,不要问起关于微草军区新总指挥官这个职位的话题。你知道的,杰希到现在仍未顺利正式接手那个位置,只因大家认为他是一个没有固定配偶的Omega,虽然事实上,我们已经交往了很多年了,但作为他的Alpha,我不希望因为我跟他的恋情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公开,就被别人误会成是一场各取所需的感情交易。”
  
  
  

戴妍琦迟疑了一下,方士谦没有在意,继续说下去。

“第三,也是最希望你牢记的一点,不要提起他跟喻文州总指挥官的绯闻。”方士谦的指尖在办公椅的扶手上轻轻敲打着,他低沉地嗓音里隐含着一种蓄势待发的锋利,他说:“我个人对这种无聊的话题不感兴趣,更不想满足大众的八卦心理。”

    

  
“副指挥官大人……呵,恕我直言,您这样真的令我非常为难。”戴妍琦的太阳穴隐隐地疼了起来,从方士谦的语气来看,这事似乎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她抿了抿嘴唇,有点苦恼的样子:“您拒绝了所有大众感兴趣的话题,我们的节目可怎么做呀。”
 

 

“你们的这期节目不会有任何损失。”方士谦眯起眼睛看向她:“如果你能做到我说的那三点,我可以保证这个节目最终会达到让你满意的效果。”

  
  

微草军区副指挥官给出的承诺。戴妍琦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恢复了脸上的微笑:“哦?那我就先期待一下好啦。”
   

  

王杰希过来时,节目正要开始录制。他们并肩在沙发坐下,方士谦忽然抬起手为王杰希理了理衣领,在戴妍琦转身正在对摄像机做开场独白时,他附在王杰希的耳边轻声问:“知道一会该怎么说么?”
  
  

  
他呼出的热气都打在王杰希的皮肤上,王杰希避开他投来的视线,淡淡的说:“知道。”
  

  
    
“你知道个屁。”
  
  
  

“你就打算这样用一脸丧偶的表情来做公布恋情的采访?”被冷冷地瞪了一眼,方士谦也毫不在意,他停了一秒,语调似乎也变得微妙起来:“我还没死呢。”
  
  

  
王杰希皱起眉,要说什么,这时做完了自我介绍的戴妍琦转过头,将镜头留给了他们,说:“两位也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王杰希只好舒展眉头,对镜头得体的笑了笑,点点头言简意赅地自我介绍道:“王杰希。”
  
 

   
“你们的治疗之神。”方士谦也冲摄像机点点头。
  

  
  
“听到两位正在恋爱的消息,我真的非常意外,相信大家跟我的感受也是一样的。”戴妍琦冲镜头眨眨眼睛,做了一个俏皮讨喜的表情,又将目光落回到了沙发上那对情侣的身上:“毕竟在今天之前,我们可是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呢,看来是两位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呀。”
  
  

  
王杰希淡淡的笑着:“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就连我们平日里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大家的关注,谈恋爱呢,我还是觉得只是两个人的事,所以,因为不想受到太多关注,我们一直在小心的保密。”
  
  

  
“至于为什么现在愿意公开了。”方士谦接过王杰希的话,继续说:“就允许我卖个关子,到节目的最后再告诉大家吧。”
  
  
  

“那两位是怎样走到一起呢?”
  
  

  
方士谦朝王杰希看一眼:“这个就由我先来说吧。”
  

     

“众所周知,我的父母都是微草异能者,我六岁那年,他们在战场上双双牺牲,所以我并没有等到十八九岁从学院毕业,再被分配到军区,而是六岁那年直接被微草的前总指挥官林杰带回了微草。”方士谦慢慢地回忆着:“我初到微草时,林杰曾告诉我,微草军区可以看到最美丽的星河。我当时还不信,我跟他说,看星星在哪里看都一样。”

 

     
说到这里,方士谦的嘴角微微浮起一个弧度,勾成了一个轻柔的笑容来。
  
  
  

方士谦的冷笑,讽笑…王杰希都没少见过,但他极少看到方士谦不带任何贬义色彩的微笑。这导致了他在看见方士谦笑的时候,甚至有一瞬间愣神,而在这时,方士谦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后来他在我十五岁那年,带回了杰希。”
  

    

“你还记得么?”方士谦转过头,笑容澄净的注视王杰希,他说:“我们初次见面时,我对你说过的,你的眼睛很好看。”
  

    

王杰希沉默了一瞬,想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方士谦回过头对戴妍琦说:“当时我告诉他,他的眼睛很漂亮,但我没说的是,他的眼睛里好像藏着星星。”

    

方士谦戴着银灰色隐形眼镜的眸子弯了起来,在灯光下绽出幽幽的光泽,他轻轻拉着王杰希的手,表情温柔又美好,摩挲着王杰希手的掌心里也有能令人安心的温热。
  
  

  
王杰希和他安静的对视了两秒,听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轻声说:
  

  

“我确认我真的在微草看见了最美丽的星河。”

  
  

“它们都在你的眼睛里。” 
  
  

    

砰、砰砰……  

    
砰砰砰……  

  

  
王杰希暗自调整了一下呼吸,心里默念了一遍要冷静、冷静。方士谦的脸曾被媒体们评价为“精致到男女通杀”,当他顶着那样出色的一张脸,用无比温柔的表情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就连王杰希都有一瞬间觉得,能与这个男人相爱,是多么美好,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而回想到现实他觉得不无讽刺,他们两个现在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并肩坐在这里,装出一副热恋情侣的样子,他不会忘,也不能忘。
  

  
    
“哦?”想到方士谦的形象一向是近乎冷酷的,戴妍琦对他刚刚话中故意透露出的隐含信息,不禁有些意外:“我可以理解为,方副指挥官对我们联盟的少将一见钟情吗?”
  

  
  
“我听说一见钟情的最佳定义是,我在心里将你勾勒过无数次,直到有一天,我与你相遇。”方士谦从善如流的回答,“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我对他一见钟情。”

  

    
“哇,那少将大人在初次见面时对方副指挥官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戴妍琦问王杰希。
 
   

方士谦的目光和戴妍琦的目光一起投在王杰希身上,王杰希看到,方士谦甚至还对此貌似很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初次见面时,他十四岁,方士谦十五岁。王杰希此前并没有回忆过他们的初见,他本以为隔了十年,他对他们的初见应该没有什么印象了,但当他真的试图去回忆的时候,他有些意外的发现,他并不是毫无印象了。
  
  
  

王杰希想了想,说:“他…很好看。”
  

  

说完,他听到方士谦在旁边“噗”的一声,好像在嘲笑自己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
  
  
  

戴妍琦笑吟吟:“的确呢,方副指挥官有着联盟公认的精致外表,想必从小就是很好看的。”
  

    

王杰希偷偷掐了一下方士谦的手,他点点头,继续说:“他当时跟我差不多高,站在林杰的身边,我也是记得他当时对我说过我的眼睛很好看的,还记得他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扭头走了。”
  

  
  
“我当时想……”王杰希停顿了一会,看着他和方士谦拉在一起的手,缓缓地说道:“他要是肯对我笑一笑就好了。”
  
  

  
“就像现在这样。”  
  

  

方士谦的表情忽然滞了一瞬。
  
  

  
“那两位后来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戴妍琦适时的抛出下一个问题。她转头面朝着摄像机,一本正经:“我们都知道,治疗之神与魔术师都是联盟里年少成名的人物,在今天之前,我们大家谁都没听说过他们两个有公开承认的恋人对吧。” 
  
 
 

但是我们两个中,有个传了三年绯闻的。方士谦对戴妍琦这种打擦边球的暗示行为在心里冷哼一声。但他的表情,在镜头前还是保持着一个与大家分享恋爱经历的人所应有的甜蜜温和:“是的,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我和杰希一起长大,对彼此都非常了解,所以后来我们以恋人的身份走到了一起,这在我看来,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
  

    

方士谦偏过头望了王杰希一眼,眸子里盈满了笑意,他又转过去,对着摄像机说:“他在任何方面都非常优秀。我想,也正因如此,他才拒绝了我对他的第一次表白吧。”
  
  

  
戴妍琦非常惊讶,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少将大人曾拒绝过方副指挥官?!”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你自己说吧?”
  
  
  

“……对,没错,我曾经拒绝过他。”王杰希和他相视一笑,心里却暗自叫苦,大脑飞速运转着这话得怎么往下编,他硬着头皮说下去:“我记得……恩……那是在五年前,我们刚刚从学院毕业的时候,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对我表白,也无法想象我们两个作为恋人在一起的画面——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们一直是亲密无间的好友。所以,当时我就拒绝了他的表白,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悔呢。”

 

     
“后来,我追了他两年。”方士谦慢慢地说,似乎是沉浸在回忆里,其实他是看王杰希就快要编不下去了,才适时的接过话:“那是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遇上了高阶变异种,不小心遇险,滚落山崖后,我用异能为我们进行了治疗,尽管如此,杰希的腿还是有些行动不便,但我没想到的是,我搀扶着他离开那里的时候,杰希就突然对我说——士谦,我答应你了。”

  
      

王杰希知道,那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情。虽然当时的真实情况跟方士谦现在说的不太一样,比如说他当然没有答应方士谦的表白,因为方士谦压根也没有对他表白,比如说方士谦不是搀扶着他,而是背着他离开的,比如说……
 
  

  
戴妍琦相当敏锐,直接问道:“少将大人为什么会在那时突然答应了副指挥官呢?”
  
  

  
“因为,当时滚落山崖的时候……”王杰希顿了顿,说:“他是抱着我的。”
  

 
 
方士谦突然感觉到,王杰希回握了自己的手。 
  

  
     
王杰希摇头:“因为他紧紧的抱着我,我才只伤到了脚,而他的伤……”
  

 
   
方士谦打断他的话,安抚的对人笑:“我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王杰希缓缓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与他对视时并没有移开眼睛,但他还是记得把戴妍琦的问题回答完:“所以,我觉得,要是跟这个人成为恋人的话,大概也不错。我就和他在一起了。”
 
  

   
“听起来是非常打动人的经历呢。”戴妍琦说着,用目光示意一边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递上来几张卡片。她又把卡片举到两人面前,说:“那么接下来,我们有一个小游戏,这里面是我们收集的观众最想了解的十道问题,请两位来抽一个吧。”
  

    
王杰希离她更近一些,他伸出手去,随意从中抽了一张出来。

  
  
  
“请少将大人将问题念出来吧。”
  

  

王杰希转过卡片,方士谦见他脸上的神色有微妙的变化,往纸条上斜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请问您二人选择现在公布恋情,是否与微草军区总指挥官一位有关。

  
  

  
方士谦拿过卡片,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然后把薄薄的卡片直接攥在掌心里攥成了团儿,他抬头对着摄像机笑的毫无破绽:“哦,好问题,这上面写着,请问两位是否有登记的打算呢?”
  

    
“希望大家还记得,在节目开始时我说过,会在最后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突然愿意公开我们的恋爱关系。其实,原因就在这里。”方士谦抬起那个攥着废纸的手。
  
 

  
他勾起嘴角,眼眸线条眯得狭长而锐利:“我已经确定杰希是我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那个人,就像我们曾并肩十年,一同长大一样,我愿意与他步入婚姻,携手余生。”
  
  
  

“所以,我们将在这周前往联盟正式登记。”
  
  
  

在场所有人,除去王杰希,表情全部变得不可置信,仿佛被眼前的平地惊雷给震了个措手不及。
  
  

  
方士谦接着抛下一枚炸弹:“不仅如此,我们登记之后,在下周,我们还会举办婚礼,喜帖从明天开始陆续发送,届时希望我们所有的好朋友都能亲自到场见证我们的爱情。”

  

  
最后,方士谦回过头,看着王杰希,他的眉目里流淌过清河般的温柔。王杰希表情还是沉静的,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已经心跳加速。

  

  
“我曾经对这个世界失望至极,厌恶透顶,也曾经以为我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直到我遇见你。”
  

  
  
“你是我对这个世界留恋的理由。”他望向王杰希的目光无比专注诚挚,话语中也倾注了前所未有的认真:“你也有让我心动的力量。”
  

    

“我们会共度一生。”
  

    
 

   
       

  
老方说的那段他加入微草军区的经历,是当年林杰考虑到他当时的身份太敏感(废墟人体实验的成功品),所以他俩一起统一口风瞎编的……也是方士谦个人官方资料上最终写的那个版本。
 
  
  
前几天评论区有人问标记和登记哪个算在一起。
这两个都算是在一起,但区别是,标记的话一个A可以标记很多O,登记的话,联盟是只认1A1O制的。冯主席当时和杰希谈话时,杰希以为他只要有个能帮自己解决发情期的A就行了(标记),但是冯主席告诉他联盟的意思是他得有一段婚姻(登记)才能成为总指挥官,这属于是联盟在为难杰希,因为很明显找个“能接受跟自己登记,从此这一生只能有自己一个O”的A比“随便找个能帮自己解决发情期就好”的A要难得多。
当然这也说明了,方神在答应登记的时候,也是默认接受了:我此生只有王杰希一个Omega。
  

  393 46
评论(46)
热度(393)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