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2018百日方王/Day23】《百年》中

分上中下三章。前文戳短篇合集。

@💘方王活动企划(2018) 辛苦策划姑娘和各位参与活动的太太。合影笔芯,吃粮愉快。

方王百年好合鸭( ॑꒳ ॑ )

在那个匪夷所思的夜晚过后,王杰希去找过方士谦,然而方士谦表现的太过若无其事,令他怀疑那晚遭遇的种种,其实只是他白日太累以至于晚上出现错觉。直到时隔一周,他煮好一碗面,端着碗从厨房里出来,再次突然被转移到另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幸好这次没有什么白石宫殿,神明与灵力,看起来是个正常的世界——直到王杰希看到迎面与他擦肩而过的行人,都是魔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各种匪夷所思的打扮之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天空中有飞溅相撞的火光与闪电、巨大的榕树上挂满了冰凌……王杰希甚至遇到了熟人,他的老朋友喻文州和他的心理咨询师黄少天并肩站在远处的山崖上,他们手中法杖的光和剑的锋芒,叫太阳的光辉都逊色三分……见鬼。王杰希想,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都和正常沾不上边。
  
  

所幸这次疑似穿越的经历也没有持续很久,当他好不容易回到家里的沙发上时,客厅里依旧铺满午后的阳光,而我面前那碗面依旧冒着腾腾热气。
  

    

在那之后,无论是吃饭还是看书,甚至只是一觉醒来或是推开一扇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门,出现在王杰希面前的,就可能是一个与他原本所处的世界截然不同的时空,其中有些时空还以他了解的常识运转,而有些则轻而易举地颠覆他过去二十多年来所认知的一切,处处都是难以预料的危险。
  

  
有时是类似中世纪的战场,他全身重甲还提着柄森寒的银十字枪;也有过达到希灵科技以上的文明世界,所见之物都宛如神迹;有过庄园中静好的岁月,也有过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这些时空各不相同彼此又毫无关联,却都一个接一个地找上他,有如附骨之疽,纠缠不休。
  
  

在这些截然迥异的地方,他可以是一位王一个魔法师一名乱世军官一个自由画师......他却有着同一个爱人。

    
没错,若硬要找出这些时空的共同之处的话,就是每一个时空里,都有方士谦的存在。
  
  

每个时空中,他或乖戾或温柔,偏执冷酷阴晴不定或洒脱无畏一往而深,他不厌其烦地出现在每一个“王杰希”的身边。而据王杰希目前观察到的现象来看,与他不同,所有的“方士谦”都在这些时空中活到了最后,一世一世中,王杰希死于战争,重病,车祸,算计……无论什么死法,总归是应了那句理所当然的“人终有一死”,可唯独方士谦像得到了永生一般,活于死亡之外。
  
  

在那无数的时空的最后,每一次都是方士谦安静的站在王杰希的墓碑前,他看起来往往没有那种失去爱人的悲伤或是痛苦的表情,只不过是墨色的眼眸如同被雨幕打湿的阴霾天空,有些空洞。
  
 
  

    

今天的王杰希也经历了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魔道学者,被一群高阶绿蚁兽追着,连跑带飞逃了三公里的奇异旅途,并成为一旁看戏的荣耀大陆治疗之神方士谦先生口中的“微草最当之无愧的丢人精”,他那啧啧称奇、冷嘲热讽的嘴脸实在太过难看,虽然他最后高抬贵手的替王杰希解决了那群该死的变异生物,但王杰希还是不太想看到他的脸,更别提过去跟他说一两句话了。
  
  

这份糟心的境遇促使王杰希这次在回到原时空后,第一时间再度找上方士谦,在前几次隐晦而礼貌的旁敲侧击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后,这次王杰希决定直白一些。
  

  
见到方士谦的时侯,他在喻文州的旅馆里翻看着一本《百年孤独》,店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一旁柜台边上的中分奸商笑眯眯地以看衣食父母的目光爱抚着他。其实每次见面方士谦看起来都显得异常清闲,他口中前来相见的恋人也从未见到人影,除了初次相遇外他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就好像他已经忘记了似的。
  
  

起先,这让王杰希莫名松了口气,但随即他马上警醒过来。或许是每个时空里的方士谦都属于他的缘故,不知不觉中他就有些自得地将现在的方士谦理所当然地视为己有,而实际上他们也只是比陌生人稍稍熟悉一些罢了。王杰希在推门而入前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腕,告诫自己应该收敛下这种自以为是的心态,毕竟他还没有蠢到要在无人得知且诡异万分的地方迷恋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
  

    
“嗨,杰希。”他抬头,淡漠眉眼中浮起一点温柔笑意,朝王杰希打招呼。

 

  
寒暄之后,王杰希在他对面坐下,有些犹豫该如何开口,好在方士谦先挑起了话题:“你最近看起来有些累,是一直没睡好吗?”
  

  
“恩…有点吧。总是做些奇怪的梦,比如昨晚就梦到了一个无耻的…牧师。”

  
“那可不妙啊,高质量的睡眠是很重要的。”方士谦连微笑间透出的那点担忧和关心都表现地恰到好处:“我听说睡前喝一杯热牛奶有助于睡眠,或许你应该试试?”

  

王杰希死盯着他的脸,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到一丝破绽,然而徒劳无功:“谢谢,我今晚回去就试一下。”他说完,一时不知该如何把话聊下去,好在这时方士谦轻轻合上了手中厚重的书,“你喜欢这本书?《百年孤独》?”
  

  
“书名让我有了些兴趣,我才向喻文州借来读一读的。”方士谦的手指摩挲着封面上的字。“但怎么说…和我所想的,不是一种故事,虽然这本书也十分精彩。”
  

    
“你所想的故事?”

  

  
“恩,关于……”方士谦略微一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支撑着一个人孤独的走过无数个百年的东西。”
  

    
王杰希想了一会:“那是什么?”

  
  
方士谦幽幽偏头,看他一眼。那一眼中眸光晦涩难辨,复杂深邃,王杰希一瞬间觉得有很多话在那一刻被方士谦欲言又止。方士谦笑了笑,开口时语调淡淡:“对一个人的爱。”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在方士谦喝茶的时候,他切入正题,“说起来,我最近突然对平行宇宙有些兴趣,不知道你对这方面有没有了解”王杰希看着他:“你认为平行时空是真实存在的吗?”

  

方士谦不紧不慢地喝着茶,甚至都没有抬眼:“从迄今为止人类所掌握的理论来看,平行宇宙是存在的,否则许多重要定理甚至无法成立。”
  
  

客套又官方的答案并不是王杰希想要的。“是的,这些我知道。但我更希望听听你个人感性些的看法。”

  
“你对我的看法感兴趣?”方士谦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说不清这话哪里不对,但落进王杰希耳中就是有一种迷之暧昧的感觉,他掩饰性的尴尬轻咳了两声,听见方士谦自然流畅的谈起自己的看法:“我是相信平行宇宙确实存在的。毕竟,一个人的未来有着无数种可能性,因为某个选择而使人生截然不同,这不是很有趣吗?再说,我也想知道在其他时空里的你,是不是也会和我相遇呢。”

  
糟糕透顶!

  
说什么“想知道在其他时空里的杰希是不是也会和我相遇”的鬼话。模棱两可,暧昧不清。这不公平,对王杰希和对他的恋人都是。所以这句话王杰希既无法忽视,也不想回应。

  

心理学上说,人想掩盖的东西可以从他动作和表情的细节上被找出来。但它没有说当一个人直勾勾地盯着你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的时候,你能怎么解读他的想法。
  

  

——但其实我们相遇了不是吗?每一个平行宇宙里,草原星辰山川大海悬崖湖泊。不管怎样我们都会相遇的。无论怎样陪着你的人都是我。
  
  

——只有现在不是,只有这个时空不是,我来迟了,所以相遇就变得毫无意义。
  
  

方士谦爱着什么人,他看得出来。方士谦偶尔回忆时的眼神里写满了这一点。因此他厌恶方士谦对于他的特殊,厌恶那些莫名其妙的时空的记忆、厌恶不能明白这一点的方士谦、也厌恶自己软弱可笑的试探。
  
 
   

方士谦不是他的笼中鸟,方士谦是自由的。他曾在无数个时空无数个瞬间看方士谦如风一般无拘无束的样子,方士谦应当有权力选择自己该去爱的人。
  
    

已经没力气去猜这是方士谦的无心之言还是某种暗示了,不知何时王杰希竟然开始颤抖,他有些嘶哑地说:“那你想过,或许各个平行宇宙,会通过某种方式连结吗?我想你大概会以为我疯了,但这真的很糟。”
  
  

话一出口王杰希就后悔了,他担心他突然的失态是否会吓到方士谦。但方士谦突然俯身握住王杰希的手。大概是平行空间的后遗症,他本能地想要抽出手,但对方的力道很大,哪怕王杰希不合时宜的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惊异于他掌心过于冰冷以至于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温度。
  
  

  
方士谦攥他攥得很紧,但一时没有开口,而王杰希在等待,他忽然有种预感:这件事方士谦知道。真相已经很接近了。这份真相他无法从黄少天医生的心理咨询、对各种平行宇宙资料案例的查找以及他磕磕绊绊的摸索中得出,真相一定要由方士谦亲口告诉他。或许下一秒方士谦就说他是外星人或者他来自未来,但无论多么荒谬的答案,王杰希想,他都可以选择接受。

  
但一切没有。方士谦只在片刻后轻轻松开了他,哪怕他眉间神色依旧凝重:“抱歉,让你困扰了。”

  

王杰希愣住,不知道他指的究竟是哪一件事:“你没有什么应该解释的吗?”
  

  
方士谦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沮丧又非常坚定:“…抱歉,杰希。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都会处理好的,不会太久的,我发誓。”
  

  
……怎么回事?这算是……承认了?

  
王杰希呆呆的看着他,花了几秒消化他话里的含义。紧接着,他几乎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等等,那些乱七八糟让我夜不能寐的破事都是你搞出来的?!
  
  
——去你的,真该叫叶修那变态把你抓进局子里关上个十年八年!

  
  
“杰希?”

  
  
“滚。”王杰希所有的修养都在此刻破功,近乎咬牙切齿地挤出这句话后,转身就走。

  

  
——神啊,但愿我不用再看见那张脸和听见那个声音了。 



谦谦:妈的,玩脱辽。

   

  71 10
评论(10)
热度(71)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