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2018百日方王/Day10】《百年》上

@💘方王活动企划(2018)

辛苦策划君各位参加百日活动的太太们。遇到你们真的太好啦(´▽`ʃƪ)

最近真的疯狂沉迷淡漠神明还护主设定的谦谦。
算是个小长篇了。分上中下章。

灵感来源于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我爱你,哪怕时光摧毁你,你已不是你。”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空气能见度较低。在得到了黄少天诸如“天呐王杰希这么久过去了你竟然还没疯啊真是不可思议诶”之类的诊断后,离开了心理咨询中心的王杰希,甚至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他走出心理咨询中心时,夹杂着细小雪粒的冽风拂面而来,头顶是夜色沉沉,前路是雪雾茫茫,有零星灯火隐没其后,温暖的十分依稀。
  
  
去停车位取车的那一小段距离中,凉凉的风雪扑打在王杰希的脖颈上,他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外套的领子,并在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出门前忘记带上了围巾,于是最终他打消了一会绕路去图书馆还书的念头,他想趁雪下得更大之前,尽快回家。
  
  
而就是这个看起来十分明智的决定,使得他之后如赴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一般,开车经过了那个见鬼的雪雾茫茫的路口。
  
  
在那里,他与那个人,再度相遇。
  
 
   
  
  
车内的暖气很快便瓦解了身上的寒意,或许是这样的夜晚本就适合同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一桌共进晚餐的缘故,车窗外交叠退远的风景里,街道空落,灯火零星,难免就使此刻还在外形单影只的王杰希看起来略微凄凉。  

    
而王杰希对这一切都不太在意,可能这就是他得到的来自于父母的遗传,活得客观至极,喜怒哀乐,爱与恨,他都可以淡然处之,像个天生的旁观者。
    

只是他现在稍稍蹙起了一点眉头,怎么也提不起往日里淡然处之的心情,他的心脏几乎不堪跳动,曾在无数次电光火石之间指引过他的直觉,再度如命运之神的亲吻般烙上他的额头,那份诡秘的直觉在告诉他,有什么脱离掌控,无法预料的事就要发生了。
    

他猛地踩下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外面依旧是滔滔风雪,车内过于温暖的温度让他更加焦躁。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人在路边小店的屋檐下避雪,他看起来似乎和王杰希是差不多的年纪,但王杰希很难再从他的外表上得出更多的信息。那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孤身站在屋檐下,目光淡淡的投向远方,似乎在寻找些什么,但他神色从容的又好像他在等待的,是件注定会到来的东西。
  
  
约莫七八秒之后,那个人慢慢地从远处收回目光,似有所感般的忽然看向了王杰希。在他们的目光遥遥相对的那一刻,冷风突然袭来,可车窗明明是关上的。      
  

  
那个人朝这边走来,王杰希的心脏以轻微紊乱的节奏跳动,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紧张,但那个人很快靠近,他来不及继续思考,降下一半车窗,轻声问:“雨很大,如果顺路的话,也许我可以送您一程?”
  
    
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这番话听起来太像某种不怀好意的搭讪,那个人侧过头看着他,足足沉默了有十几秒。
  
  
说实话,王杰希被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头皮发麻,更何况那人的表情也有些古怪,王杰希非常确定在自己摇下车窗的一瞬间,那人眼中有某种清晰可见的欢喜。就在他暗自后悔和尴尬着自己今晚像中了邪似的多管闲事时,那个人轻轻笑了笑,开口时语气熟稔,有一种对待故人的温和放松:“谢谢,我想找家旅馆,你能带我去吗?”
  
  
王杰希想了想,直接示意他上车。他有个老朋友就是开旅馆的,刚好还和他家顺路。
 
   
于是,今晚在定期做完心理咨询后,王杰希和一个看起来就可疑的男人搭了话不够,甚至还让他上了自己的车,在那个男人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到他身旁的时候,他耳边甚至回响起了黄少天那显得尤为聒噪的声音。他想自己大概真的是快疯了。
  

那个男人优雅惬意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在看够车窗外车水马龙万家灯火的风景后,将注意力轻轻投注在王杰希身上。
  
  
“你看起来很紧张。”他看着王杰希开口,眼中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是不是现在突然觉得,我恐怕不是什么好人了。”

  
王杰希僵硬的挤出一个还算礼貌的微笑,双手微不可察地握紧了方向盘。他说:“怎么会。”
  
  
看着那人露出似笑非笑饶有兴致的神情,王杰希觉得应该转移一下话题:“我的名字是王杰希,你来这座城市旅游吗?”

  
那人突然明显地怔了怔,笑意从脸上慢慢褪去了,也不再看着王杰希,而是将视线投向雪幕笼罩的远方,这令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缥缈悲伤:“我是方士谦。”

短暂地停顿后,他补充:“我来这座城市…找我的爱人。”
  
  
“你的爱人一定会非常开心。”王杰希干巴巴地说,说完,他打量了一眼方士谦。这位先生的五官精致而英俊,却又始终有股说不出的淡漠——着实让人看不出是个恋爱脑。王杰希问:“恕我冒昧,你从很远的地方来?”

  
“是啊,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的语调轻快,又带上一点点笑意,和一股子仿佛漂泊半生的疲惫。
  
  
王杰希没有再问话,方士谦也没有再出声。车内一时寂静下来,车载广播里柔和的女声歌唱着她心碎的爱情。奇怪的是此时的沉默并不让人尴尬,甚至连方才的不安都烟消云散。就好像这样的场景曾无数次发生过。  
  
  

  
  
“所以你就把他带来了这里?”喻文州在为方士谦倒上一杯咖啡回来后,看他的眼神已经如同在看一只待宰的肥羊。但奸商之余,这位老友还记得关心一下王杰希的身体:“你最近有感到好些吗?”

  
“老样子。”王杰希将一切一笔带过。把方士谦留在了喻文州的旅馆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那夜雪下得很大。他洗漱后躺在床上,眼前恍惚是方士谦隔着咖啡馆的玻璃窗和茫茫雪雾,与他挥手道别的眼神,明明是那样淡漠的五官,却在那一刻被风雪稀释出一种罕见的温柔。但那又如何呢。王杰希想,他厌恶所有横生的变故以及莫名其妙的自来熟,毕竟一个人活着本身就太累了。迷迷糊糊地想着,他闭上了眼。
  
  
是有些近日过度疲惫和睡前服用药物的缘故吧,这晚他睡的比平时沉很多。以至于在被打在身上的冷风冻醒时,他还有些怔然回不过神来。
  

    
眼前已经不是他所在的公寓了。目光尽头尽是料峭山崖,地势斗转腾折如有龙蛇狂舞,天地之间灌满充满侵略性的刺骨冷风,半隐于泛光云雾后的白石宫殿,每一处尖顶都反射着钻石般的碎光。
  
  
王杰希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还在梦里,但清晰真实的寒冷刺激着感官,提醒着他所处环境的真实。身上这件从未见过的厚重滚边长袍稍稍抵御了风雪的侵袭,花了一些时间消化现实后,他观察着四周,贴着石壁寻找藏身点。
  
  
周围没有任何有利于判断情况的线索,处于未知的环境中时,恐惧几乎不肖片刻就占据了心头,重要的是追究起因。在神话和故事里,这种情境下,主人公往往该冒点险,前往作为最大的目标物的白石宫殿——就连电视剧里都这么演。
  
  
前行一段路后,他终于看清了云雾后白石宫殿的全貌。庄重而苍凉,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倒像神明的遗址。他心头莫名同时笼罩着熟稔和不安的感觉,他犹豫着是否应当再走上前看看。
  
  
但他还没作出决定就突然僵住了,一阵与冰雪冷风区别明显的燥热风暴,突然在他身后平地而起,携雷霆万钧之势汹涌而来。下一秒,有人将冰凉的掌心搭上了他的后肩。
  
  
“别怕。”
  
  
王杰希的身体瞬间紧绷。来不及去判断对方是敌是友,转身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然而当他转过身,先前令他本能恐惧的风暴无影无踪,只有猎猎风雪在山谷中,依旧是刺骨的寒冷。

  
王杰希保持着戒备的姿势,但心底却渐渐发冷。

他刚刚身后的位置有一团聚拢雪雾,这种诡异的现象没有维持多久,下一秒,王杰希愕然地睁大了眼睛。面前的雪雾散开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慢慢浮现出来,过于淡漠的眉眼,从从容容,光风霁月的模样,现在即使说他是神明降世,王杰希也不大会怀疑。他因为过度震惊而瞳孔微微颤抖着,但又移不开视线。映射在他眼中的这个人分明就是——
  
  
“我和你说了,别怕。”天生清冷的声线如玉石落入湖面,方士谦眉头微微上挑,眸光在漫漫风雪里显得一派温柔。
  
  
“…方…方士谦?”不会错的,虽然似乎看起来没有什么人间烟火气,但这家伙绝对是昨晚搭了他顺风车的方士谦。
  
  
“怎么突然叫得那么生疏。”他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又舒展开来。“让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们相处还不大愉快的岁月。说起来,那是多久以前了?两百年?三百年?”他眯了眯眼,怡然漫步从王杰希身边走过,王杰希身边的风雪连同寒意在瞬间消散殆尽。“好歹自己用点灵力啊,我尊敬的王上。啧,总是那么懒。”
  
  
“灵力”和“王上”这样的词汇,隐约让王杰希感到了不寻常,至于“两三百年”之类他两厢对比衡量之后,暂时选择无视。他斟酌着开口:“方士谦?”
  
  
“嗯?”

  
方士谦回首,温和得不掺杂质的眼神使王杰希鼓起了一丝勇气,他试探道:“呃,你是…那个…魔法师之类的东西吗?”
  

    
“魔法师?那是什么?”他的反应是直面某种闻所未闻之物的片刻茫然。他深深看王杰希一眼:“你最近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王杰希尴尬了一瞬。又忙于将交流不通的话题带过:“没什么,偶然间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借给你。”
  
  
  
方士谦点点头,轻车熟路地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裹在王杰希身上,又示意他跟他走:“随你的意。但你知道,这片大陆上的神明,无论活着的,还是死去的,我可是他们中最讨厌看书的那个。”
  
  
……神明吗?
  
    
王杰希跟在方士谦身后走上千层台阶,走到白石宫殿的大门,一路上他巧妙或是不巧妙的避开了方士谦试图牵他的手,抚他的肩,同时发现方士谦的表情越来越冷硬。当到达一件足够温暖的大厅时,方士谦终于满脸严肃地转身盯着王杰希:

  
“王杰希,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这话根本没法接啊,不过看这家伙已经隐约露出一丝冷厉杀气的眼神,想必不说话的下场必定很惨,他摇摇头:“我只是有些不适。”

  
“不适?身体不舒服吗?”方士谦渡过来,思考了一瞬,“我就说,不该纵容你一个人去极北之地。那种地方……”他突兀地截住了话头,没有说下去。反而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姿态,向王杰希伸出手来:“不如放松睡一觉,反正我从很久以前就觉得你需要休息了。”

  
“不,其实我...”王杰希张口想阻拦,但方士谦冰凉的掌心已经覆盖了他的额头,紧接着,眼前一切就倾塌了。
  
  
应该说,就在方士谦的手碰到他的瞬间,世界在他眼中就碎成了玻璃渣。眼前的画面飞速倒退远去,他像是在黑色的隧道中无尽地坠落。
  
  
  
下一秒他在熟悉的房间醒来,穿着熟悉的睡衣。窗外静谧黑暗,没有刺骨的冷风,没有隐于云雾后的白石宫殿,更没有眉眼淡漠如神明降世的方士谦。

    
  
只有漫漫大雪。  

  125 5
评论(5)
热度(125)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