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2018百日方王/Day1】《故我择日疯》 上

感谢策划姑娘为方王组织百日活动,活动准备了很长时间,耗费了很多时间心力,辛苦啦。你们快夸她!! @💘方王活动企划(2018) 

  

 

原著向方王,分上下章。上章走回忆线。

关于兜兜转转,回首还是你的爱情。  

  

  

  

“当我足够优秀,才敢说爱你。”

  

       

△    

  

  

第七赛季落下帷幕的那个夏天,是方士谦记忆里最炎热的夏天。

      

他在家里那张号称“床垫中的贵族”的席梦思上百无聊赖的躺着,卧室不朝阳都觉得热,空调开到二十五度,四肢是凉快了,可又总觉得心里有团火在烧。床上滚了几个来回,折腾来折腾去,左右都是不舒服,干脆起身去厨房填饱肚子,泡了杯面,随手扯过一张电竞报纸垫在底下的时候,才注意到上面醒目的标题。

    

如何让中国的电竞事业健康发展——

    

方士谦想了想,除了涨工资和完善比赛制度以外,再想不出其它能教中国电竞事业健康发展的法子。末了他还感慨,他这人,果真是没什么深度。

  

  
等待沸水泡面的过程里,他退役后第一次笼统的回忆了一遍自己的电竞生涯,也曾心酸,也曾怅然,也成跌落谷底,也曾志得意满。回忆到最后,是他的退役发布会,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他,携着两冠退役,电竞生涯还有没有什么遗憾。

    

他当时脱口答没有。说完又忽然一滞,然后就改了口,目光已经不知道飘向什么地方,说,有啊。

  

可等再被追问的时候,他牵动嘴角勾起一个不那么善意的笑容,只留下两个字,秘密。  

  

于是那个赛季,百花的队长留下一句“我很抱歉,力尽于此”,而联盟的治疗之神留给大家一个未能宣之于口的秘密,双双退役。  

  

    
此时距方士谦宣告退役,并回避性的对荣耀不闻不问已经过了两周有余。荣耀论坛里,关于联盟治疗之神与第一弹药专家同时突兀退役的消息,也早早就淡去了热度,事实再次证明了人们果真是热情有限,如今大众热衷讨论的话题已经变成了夏休期在度假时,或网游里偶遇某某在役的职业选手。

  

  
  

方士谦从前忙得恨不得原地旋转跳跃,这会儿终于彻底闲下来,利索的划开手机,也没细想,随意订了个日子最近的往返票,就加入了假期旅游的大军中。

  

   
    

列车沿着站台缓缓停靠,方士谦随着人潮从窄小的车门口挤出来,离开冷气十足的车厢,立刻迈进K市闷热的夜晚。头顶的照明灯在高空晕开一团一团的暖黄色,方士谦将戴了一路的耳机收起来,顺着出站口昏暗的台阶走下去。

   

正值假期,出站的人比往日多了不少。回过神已经走到了检票口,方士谦把口袋里的车票掏出来捏在手里,前面最后一个乘客走出围栏,一片稀稀落落的脚步声中,他听见最边缘的检票口传来激烈的争执声。好奇地转头看过去,越过一个个拦截了视线的身影,他总算看清面对检票员正在把音量渐渐提高的那个人,年轻的背影,戴着一顶橙色棒球帽,穿着简单的黑色短袖、松垮的米色运动裤,打扮看起来还挺潮。

  

就是感觉好像有点眼熟……

  

  

方士谦没多想,正要收回视线,那个人侧过挂满了无奈和尴尬的半张脸,迎着光他的轮廓照得一清二楚。方士谦匆匆收回了那只正要把票递给检票员的手,越过栏杆朝吸引了大半人注意力的那人走去。

  

“嘿,张佳乐——”

  

  

眼前的男子停下还没说完的争辩,带着些许惊愕的表情转过身来,和车站外红紫色的夜色同时消隐在天空。

  

  

随之一同响起的是人群中音量渐大的私语“什么?!张佳乐!”“百花的张佳乐?”“张佳乐在这儿?”

    

  

方士谦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张佳乐这个名字在K市的知名度。同时见张佳乐气急败坏的冲过来,扯着自己的衣服就跑,动作简直过于熟稔,嘴上还不忘骂道:“这么大声干什么!你个傻逼!”

    

  

等方士谦再回过神来,他已经连人带行李箱的被张佳乐扯出了二里地。粉丝被甩掉,张佳乐却因为跑得过于激烈,常年缺乏运动的身板扶墙老半天都喘不匀一口气,方士谦也累的够呛,但明显比他好受些,还顾得上问一句,老兄你怎么在这儿。

  

  

张佳乐言简意赅,旅游散心完了,回家。

  

  

方士谦点点头,哦,好巧,我是来旅游的。

  

    

张佳乐被他一噎,一脸万万没想到的表情。这节骨眼儿上你还敢来K市旅游?张佳乐瞪他。不怕走街上被百花的粉丝认出来,迎头给你套个麻袋就一顿毒打啊。

    

不是说好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了吗,你少吓唬我。

  

方士谦瞅瞅左右,附近酒店饭店网吧一应俱全。他们这些人私下碰面,无非就是饭店或网吧,张佳乐忽地就有点莫名的迟疑,他看着网吧,问了一句,走吗?网费你请。

  

  

方士谦说,不走,兜里就一个钢镚儿。

  

  

冠军队的奖金呢?都让你吃了?张佳乐平静的问。

  

  

哪儿能呢。方士谦说,让王杰希私吞了。

  

  

他说的顺口,说完表情才微微一变。张佳乐没注意,只叹了口气,过了两秒说,真好,我也不想去。

  

  

于是两个因不同原因,暂时都有些回避荣耀的人,就先去酒店给方士谦开了房,又慢悠悠转去了外面的饭店。

  

  

是最寻常不过的小面馆儿,规模小,店里六七张桌子,墙上放着老式的电视机,但客人不算少,面有本地特色。两个退役的人各要了一碗面,又点了些酒,闲话二三后,张佳乐有心事,随口问了一句,你说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相爱,就是不能在一起呢?

  

  

缘分没到吧。方士谦想了想半天,只想出这么个不痛不痒的回答。

  

  

但过了会儿,他又改口说,我不知道。

  

  

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这究竟是为什么。简直是世界级未解之谜了。 

  

  

   

此题无解,张佳乐就收起心事换了个简单得多的问题,老方,说说,你为什么突然退役?

  

    

我?方士谦哈哈一笑。
 

  
 

“因为我喜欢王杰希。”他说。

    

  

张佳乐搅面的筷子一顿,抬头时脸上的茫然远比错愕更多。店里很嘈杂,张佳乐似乎缓了好一会儿,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而方士谦看起来也始终不像是在开玩笑,他又沉默了片刻,坦白道:“怎么说,听到这话,我竟然不是很意外。”

  

  

方士谦又是哈哈哈一顿笑,笑够了,自己扯了张纸巾擦擦眼角笑出的泪,慢悠悠道:“可我喜欢王杰希,这句话听起来就像个希腊悲剧。对么。”

    

  

张佳乐沉默片刻,“你因为这个退役?”他又确认了一遍。

  

  

方士谦摇头:“很复杂的事情,说不清的。”

  

  

——能怎么说呢?

  

  

说后来他看着王杰希终于成长起来,成长为一位稳重自持,顾全大局的微草队长,那副做什么事都会细细思虑的样子,让他心里很是感动。

  

可同时,他的内心深处,又好像始终有个恶鬼的声音在说,他希望王杰希压根没有成长,他希望王杰希永远是那个第二赛季,还在训练营里恣意痛快,无所顾忌地施展着日后被称为“惊艳联盟的魔术师打法”的无忧少年。

   

说不久之前的退役发布会上,他那个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

  
  

携两冠退役,我仍怀有遗憾。关于王杰希。

  

 
    

说他曾与王杰希亲密到,他发现王杰希其实远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般传统纯良。  

  

  
有一段时间流行一个小游戏,把对方设置为特关,发条指定人可见的消息,然后秒删,让特关猜自己发了什么。

  

那次他发了一条指定人可见的消息,寂寞的夜晚,想上床。

  

没等按下删除键,王杰希在线秒回,两个字,找我。

  

说他曾与王杰希度过一个很好很浪漫的圣诞夜,在那个夜晚他发誓无论他曾经多么崇尚自由,厌恶束缚,他甚至都想与这个人牢牢捆绑在一起,共度余生。

  

  
可在情人节到来之前,他发现爱情到头来不过都是在和时间苦苦纠缠。百转千回,最终只落下物是人非四个字。

  

  
毕竟所有的爱情悲剧都有个两个字的别名:时间。 

  

      

很多话没有办法宣之于口。就像他从来不敢很刻意的去想王杰希。

 

   

他只是在第七赛季结束的这个夏天,在异地一个窄小闷热的小饭馆里,独自愣了好久。

      

气氛沉默下来,张佳乐端详他片刻,问,你在难过?

  

“不是。”他摇了摇头,目光里浮起一场雨幕。带着些微的怅然,他说:“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没有宣布退役,这个时候,我本可以站在那里……”

  
  

他抬手,轻轻指向电视,饭馆老式的电视机里转播着微草战队商业赛的视频。

  

“为他拂一拂衣袖。”  

  

张佳乐愣了愣,顺着方向望过去,瞧了半天,才发现王杰希的队服袖子上蹭了一道有些明显的墙灰。  

  

  

可王杰希身后的那个位置,如今站着邓复升。

  

    

  

  

  

那天晚上,吃完饭,两个人沿着江滨小路走,张佳乐送方士谦回酒店。

  

 

夏天的夜晚有蝉嘶哑的短鸣,自深草中无辨分明。叶尖因白日里的暴晒,慢慢失去水分,夜间干涩的蜷缩。  

  

  
    

分别的时候,张佳乐多问一句,“你们就到这儿了吗。”他看着方士谦,表情是实打实的严肃,“你真的确定?”

  

  

“我确定。”方士谦顿了顿,又说,“没有以后了。”  

  

  

  
说完,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观点也潜移默化的被人改变了。他很久前,其实是相信人和人之间会有以后的。

  
  

而王杰希曾对他说的那句“没有以后了”,如今也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 

   

    

  

那个夏休期他过得晨昏不辨。  

  

      

后来时间又过了很久。久到高英杰作为微草的未来在新秀挑战赛上一举战胜王杰希,久到轮回作为新科冠军队奠定了在联盟众多战队中的地位,久到百花昔日的队长背负着满身骂名,一腔孤勇的复出霸图。而他方士谦这些年说起来,不过是看似潇洒的走过很多地方,不为人知的把思念一字一句的写在信里,填上地址,再寄到五花八门的信箱里,又把思念放在心头,一放就忘了收起来,不管它在心门上震耳欲聋的颤动。

  

    
他在一个个坐看天光渐明的夜,想起荣耀,青春,热血,和爱情。他想起那句那时我们有梦,关于理想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他想,北岛真是个孤独的天才。

  

    

可时光过去这么久,他唯独不敢对王杰希说一句,我还是很爱你。  

    

        

有过这样一个传说,年轻的魔法师经常到山里收服一些妖精成为自己的手下。那些原本自由的妖精,从此只能居住在魔法师薄窄的符咒里,当它们被召唤时候,第一时间冲出来效尽犬马之劳,而在没被召唤的长长的时光里,只能独自蜷在那黑暗逼仄之中。

  

  

而他就被困在王杰希的封印之中。

  

  

  

那是一种他早在第七赛季就发觉的绝望。我们相爱,但阻难重重,注定我们终要相离。

  

  

  
他离开那个人越久,身上的秘密就越来越多。其实方士谦这人呢,从小父母工作忙,属于自己照顾自己长大的那种,很多很难扛的时刻,他都一个人自己扛了过来。

 

   
  

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有一年,其实就是他退役的第二年,大年三十那天,他一个在国外,在公寓门口的台阶坐着,喝闷酒。他住的偏,连唐人街的鞭炮声都听不到,他喝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给王杰希打电话,絮絮叨叨了一堆,都是那阵子不顺心的事,他说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王杰希除了刚接通电话时嗯了几声之后,再没动静,他以为王杰希人已经不在电话那边了,掂量抱怨得也差不多了,正要挂电话,突然听见电话那边轻轻一声叹息,王杰希说,方士谦,我多想你能过得开心些。

  

 

  
王杰希说的风轻云淡,他听完,却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差点泪崩。

  

  

    

后来方士谦在一次旅途的乘车中,同今生只有此一面之缘的人随口谈起爱情,他绝口不提那人姓名,他只是说:“有一个人,他于我是十八岁那年的火焰,星辰, 和最独特。也是我如今二十八岁时的坚冰,隐痛,和冬日饮下的雪水。”

  

“我觉得人生苦短,总有遗憾。所以没关系,反正除了爱而不得这件事之外,我再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难过。”

  

  

他说这话的时候,阳光从铅灰色的云层探出头,尘埃被点燃,忽闪忽闪地扑向瞳孔。他说完,轻轻闭上眼,再睁开,就好像刚经历了一场漫长的、耗尽气力的梦游。

   

  245 21
评论(21)
热度(245)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