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我有一个情劫要渡 13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几乎是眼睛刚刚睁开一条缝,就被方士谦扑过来吻住。
  
  
可怜他意识还没清醒,就被人上下其手的给吻了个七荤八素。

  
大清早的,肌肤相贴,等方士谦把粘腻的吻转为带着一点侵略意味的啃,随之一条腿也滑进王杰希的双腿之间,王杰希终于如梦初醒,深感情况危急,大事不妙。

  
昨晚被这人折腾的几乎一命归西的惨痛记忆和全身上下此刻都在叫嚣着的清晰酸痛感,都涌入王杰希的大脑,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方士谦已经被他推开了。但方士谦岂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方士谦被推开以后,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像是正在心里打算着再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方士谦,不行,我……”
  
  
疼字没说完,又被吻住。
  
  
方士谦我敲里玛。倘若王杰希此刻能说的出话来,这句脏话就一定不只是在他的心头出现了。
  
  
方士谦的吻就像他这个人本身。他这个人啊,平日里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同谁都好相与的模样,其实骨子里有种抹不去的强势,他亲的王杰希没有办法用理智思考,其实就算王杰希有办法思考,王杰希也没办法拒绝,方士谦骨子里的强势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王杰希对他贯彻于始终的纵容。
  
       
两人又在床上腻腻歪歪的折腾了一会,方士谦心情大好的时候,情话骚话都一股脑儿的从嘴里往外蹦,他说的时候还喜欢把王杰希锁在自己怀里,贴着那人的耳根说,王杰希被他磨的招架不住,最后费了好大口舌才红着脸把人哄出去准备早餐。
  
  
方士谦出去后,王杰希躺在床上,回忆自己的前半生,回忆着回忆着,自然就回忆偏了,开始腹诽起从昨晚开始方士谦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但事到如今,不管方士谦是不是失心疯,王杰希也只能接受现实,憋屈认栽。他这么想着,又回过味来自己刚刚怎么没找方士谦算账,错过了最佳算账时机的王杰希只好更加憋屈的忍着腰酸从床上爬起来,在方士谦的衣柜里翻了一套衣服给自己套上,反正他俩身量也差不多。
  
  
等他处理好自己,离开方士谦的卧室,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已经可以在客厅里闻到食物的香气。
  
  
他跟正巧路过卧室门口的四喜丸子大眼对小眼的互望了几秒,这短暂的对视令他依稀想起昨晚他被方士谦按在落地窗前的时候,家里这两只小猫还在场,不仅在场,当时还被吓得喵喵直叫……王杰希停止了回忆,深感自己的老脸已经丢尽,他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样子俯下身抱起四喜丸子,带着对这只猫的莫名愧疚给它顺了顺毛,然后转身寻去厨房,结果刚往厨房门口一站,他想起自己现在从头到脚都是方士谦的衣物,结合昨晚的经历,好像也还有点说不出来的尴尬。
  
  
人生处处是尴尬。王杰希抱着猫想溜走,四喜丸子却已经喵的一声成功的吸引到了方士谦的注意,方士谦抬头望过来,笑容温柔而安静,还口吻平淡的跟王杰希补了声刚才在床上没顾得上说的早上好。恩,方士谦那家伙看起来可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给你热一杯牛奶么?”
  
  
“不了。”
  
  
方士谦端着盘子出来,用指背刮了刮王杰希怀里的四喜丸子的下巴,调笑道:“你儿子都胖了。”
  
  
王杰希跟在方士谦身后,把四喜丸子举到面前瞧了瞧,又碰了碰它的鼻子,嘀咕道:“我觉得还好啊。”
  

方士谦不置可否的笑出声,王杰希没注意到他话里的重点。
  
 
   
两人在餐桌前坐下,穿着居家服的方士谦闲谈中给他盛了一碗汤,动作自然而熟练。

      
他们的关系自昨晚起,已经有了确实的分界线,但似乎又因为这些年彼此太过熟稔,感情早已细水长流,坚不可摧,反倒此刻让他们谁也没有一点点热恋的感觉。
 
  
不过,这样也很好。王杰希接过汤碗时想。他们已经经历了磨合期,早在正式确定关系之前,他们就彻底走进了对方的世界,甚至,成为对方的一部分习惯。
  
  
“对了,有一件事,我昨晚忘跟你说了。”方士谦在闲谈中跟王杰希谈起,口吻随意:“我妈妈知道的,咱俩在一起这事。”  
  
  
王杰希闻言一愣。他眨了眨眼睛,把方士谦的话想了好一会儿后,有些诧异:“我们不是昨……”
  
  
“对,昨晚才确定关系。”方士谦低头一笑,耐心的跟人解释道:“但我妈已经在昨晚之前就知道了……呃,我在付出实际行动追你之前,总得先确保我家人是可以接受你的,我觉得这样对你比较负责。但这件事你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我单方面跟家人出柜,出柜的时候拉上了你。而我现在,也只不过是告诉你一声,告诉你我家人几乎已经接受你了,你不必在意。”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轻声说:“这种事情,应该是两个人一起面对的。”
  

“恩,怎么说呢,我不想你陷入那种可能会很难堪的…局面?”方士谦想了想,然后嬉皮笑脸的耸耸肩,一副轻松的模样:“况且…现在已经没事了,一直都没事。我处理的特别好。”
  
  
“你妈妈怎么说?”王杰希问,不禁皱起眉头。
 
 
“要她完全接受,还需要再给她一点时间。”方士谦停了一秒,语调也似乎变得微妙,令人以为还有下半句,但餐桌上一时竟沉默下来。
  
  
王杰希又问:“就这样?”
  
  
“就这样。”
  

那一刻,王杰希是想再说些什么的。因为彼此太过熟悉,所以哪怕仅仅只是通过最细微的一个表情的变化,一个目光的闪烁,王杰希都能窥察这件事的真相——方士谦必定是一个人抗下了什么,然后再粉饰太平,最后风轻云淡的摘去所有惨烈的细节把事情讲给他听。
  

方士谦对他撒了谎,显而易见地,这还是个他不能去拆穿的善意的谎言。
  
  
本该是两人在一起之后,一同面对的最难捱过去的那个环节,本该由王杰希也参与其中,目睹,经历,并参与一部分决定,甚至付出一部分代价的环节,因为方士谦的缘故,两人在一起之后,几乎已经迈过了环节。
  
  
他为王杰希藏匿起未知的险恶,一如当年魔术师在转型的阵痛期时,治疗之神给予的沉默而强大的陪伴。
  
  
他始终都是那个少年。
  
  
方士谦的表情看起来还是温柔的,玻璃餐桌上倒映着他的小半张脸,他说:“过一阵我带你回家。”
  
  
王杰希看着他。
  
  
最后,王杰希笑了笑:“好。”
  
  
他也始终还是那个少年。那个察觉到了治疗之神在自己身后,给予自己温柔支持和陪伴,嘴上没同那人道过一个谢字,却会在赛场上尽最大努力将人牢牢护住的魔术师。
  
  
他们都还是老样子。
  
 
吃过饭,方士谦回到屋里又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他在门口换好鞋,回头看王杰希,王杰希在阳台收晾好的衣服。
  
  
“杰希,我去餐厅了。”
  
  
“恩。”
  
  
方士谦笑着看他:“赏个脸呗,王杰希大大,来个吻别?”
  
  
王杰希瞬间红了脸,远远地瞪他一眼:“就去上个班而已,吻什么别!”
  
  
“可我在这里等你呢。”
  
  
王杰希装作没听见,继续叠衣服。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了啊?”
  
  
“……”

    
王杰希跟方士谦对望几秒,见那人真有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架势,无奈的动了动嘴角。
  
  
他抱着叠好的衣服,走近方士谦。
  
  
走近之后,王杰希的身体在原地停顿了会,眼睛眨了眨像是在思考什么,方士谦就这么饶有兴致的瞧着他,最后王杰希像是结束了心中的拉锯战,又往前靠拢一步,略些紧张的闭上眼,飞速在方士谦脸颊边轻轻落下一吻,然后又飞速退后两步,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看人。
  

方士谦眼见着王杰希脸颊红晕蔓延到耳根,他不容拒绝的把王杰希拉回到自己面前,笑着说:“我知道,我不该为难你的。”
  
  
他低头吻住王杰希的嘴唇,勾着那人的舌头辗转地亲。
  
  
“可是你这个样子,让我看见了,我只想欺负你,怎么办呀,杰希?”
  
  
“别闹了,方士谦。”王杰希的脸简直要烧得冒火星了,他推开方士谦,这已经是今早他第二次推开方士谦了,“快去上班。”
  
  
“好好好……”方士谦是知道王杰希的脾气的,撩拨他也不能一次撩拨的太过火了。而方士谦在撩拨王杰希方面,总是惊人的擅长拿捏分寸的。
  
  
于是他顺从王杰希的意,只是还要讨点便宜,他拍了拍王杰希的头,低沉的笑:“恩,白日宣淫的也差不多了,我该去赚钱养家了。”
  
  
他把“养家”两个字咬得极重。最后几乎是被王杰希踹出家门的。
  
  
  

果然我还是喜欢这种温馨日常_(:D)∠)_

谢谢所有给过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大家。么么啾!

  300 17
评论(17)
热度(300)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