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治愈三十题】活动彩蛋/脸盲症

梗源自许久之前的点文评论区。老年人记性,希望有人认领。

△  

方士谦发现了王杰希的一个秘密。  

    
当时是第四赛季,有一天小王队长抱着两个新键盘从储物室出来,碰见了队里的一位前辈,前辈帮他拿了一个,一路上两人随便聊了两句,聊得也没有任何问题,可等到了训练室,把坏掉的键盘换上新的以后,王杰希记起应该对前辈表达感谢时,转头却喊出了另一位前辈的名字。
  
  
他自己说完,还不觉得哪里不对,于是那位前辈愣怔稍许后,看看王杰希,笑得颇有两分无奈:“杰希啊,都在一起打了一个赛季了,还没有记清我的名字吗?”  
  
  
这回换王杰希愣住了。“…诶?”    
  
  
呦呵,好一副懵懵懂懂、人畜无害的样子啊。冷眼旁观的方士谦此时正翘着腿坐在两米外的软椅上,手里还抛着一罐橘子味儿的汽水。
  
  
王杰希在原地茫然的直眨眼,两三秒之后,他似乎是猜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表情有些懊悔的同前辈连连道歉,前辈并不在意地笑了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便走了。这时,在旁边晃悠了一圈都没过来帮忙的方士谦也看够了好戏,“咔”地一声,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橘子汽水。
  
  
然后他招呼王杰希:“哎。”
  
  
王杰希循声扭头望来,脸上歉疚的神色还未来得及全部敛去,冰凉的易拉罐直接冲他自己的额头上招呼过来。
  
  
王杰希被方士谦莫名其妙的用易拉罐贴了一下额头,有点没反应过来,但这还不算完,方士谦利落的探过身子来,把着这人的肩膀又盯着他的眼睛,眼珠叽里咕噜的转来转去将人仔细看了两三秒,距离太近,王杰希似乎都能闻到他呼吸间的一股淡淡的橘子汽水味儿。他屏住了呼吸,味道不难闻,但毕竟太近了,他正心里嘀咕要不要稍微退后两步,就听见方士谦问:“王杰希,你是不是脸盲啊?”
 
  
王杰希,你是不是脸盲阿。
  
  
王杰希把这句话在心里念叨了一遍,又在心里翻个不屑的白眼。心想,就算是,我能告诉你么。
  
  
这么想着,王杰希吸了吸鼻子,目光淡定的飘向一旁,言辞间都是应付记者时,各家队长惯用的那套模棱两可:“脸盲?我吗?呵呵,怎么会呢。”
  

对这套太极自然也无比熟悉的方士谦,当然不会配合王杰希,他轻哼一声:“少跟我来这套,我跟林队一起在记者会上睁眼说瞎话的那会儿,你还在训练营里给前辈端茶倒水呢。快老实交代。”
  
    
“我没有。”
  
  
“哦,是么。”方士谦一冷笑,“可你上次还站在李亦辉面前,面不改色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铁证面前,王杰希只能心虚地移走目光“……哈哈,是吗。”
  
  
方士谦想再凑近一些,但他动作幅度有点过猛,差点儿没磕上王杰希的鼻尖,王杰希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往后稍微挪一挪,但方士谦见状又老大的不乐意,废话不多说直接翻了个白眼送他。白了王杰希一眼后,方士谦无比自然、好似无事发生过一样地继续问:“哎,那说说呗,你平时都是怎么分清别人的?”
  

“呃……”王杰希想了想,“靠头型?”

    
方士谦饶有兴致的摩挲起下巴,示意他接着说。
  
  
“喻文州?”  

      
“中分。”  

    
“张佳乐?”

    
“有小辫儿。”  

      
“楚云秀?”

    
“波浪卷。”  

    
“黄少天?”

   
“小黄毛,而且…他比较吵。”
  
    
方士谦心想王杰希这小兔崽子分辨能力也是够可以的啊。但他转念又想到一种情况:“不对,等等,那孙哲平和韩文清你是怎么分清的?他们俩可都是平头啊。”
  
    
王杰希用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方士谦:“认队服不就好了。”
  
  
“哦,天呐!那你太优秀了!”方士谦这回配合的很好,甚至都鼓掌了。
  

王杰希乐意跟他贫:“天生优秀,惭愧惭……”
  
  
突然飙起的一段男高音把王杰希没说完的话给彻底盖过去,方士谦翻脸比翻书都快:“个屁!!!你连韩文清和孙哲平都能分清!!你分不清我和李亦辉??我们塑料正副队的情谊终于连区区表象都维持不下去了吗?!啊??!”
  
  
  
王杰希理直气壮:“训练室禁止喧哗。”
  
  
  
男高音又提升了几个分贝:“少来这套!现在这儿除了你和我还有别人吗!!”
  
  
  
微草战队内部求生守则第一条,不要企图和一个治疗讲道理。
  
  
微草战队内部求生守则第二条,不要企图和一个疯了的治疗讲道理。
  
  
  
王杰希放弃跟方士谦讲道理,转为用捂耳朵来保护自己。“那好吧,让我想想怎么才能分清你们两个……”微草队长认认真真思考了半天,恍然大悟,“哦对,李亦辉比你白一点,比你瘦一点,仔细一看他鼻梁好像还比你挺一点……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比你年轻……唔!”
  
     
这回的男高音是真的震耳欲聋:“王杰希你就是故意的!!!!”
  
  
方士谦。一位优秀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联盟的治疗之神,微草的副队长,其私下性格与场上战斗风格被电竞之家评为可靠,敏锐,狡猾。
  
  
后来事实证明电竞之家的评价向来靠谱。方士谦在莫名抵触和李亦辉在王杰希的心里拥有对方姓名这件事之后,火速想到了一个治王杰希的办法——你把我和李亦辉认错一次,中午去食堂我就扣你一根鸡腿。
  
  
两人就这么折腾了大半年,一直折腾到第五赛季,方士谦天知地知的胖了十斤,期间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凝眸对视,鸡腿的去留问题终于在两人慢慢摩擦出爱情的火花之后得到了暂时的解决。
  
  
王杰希终于不再把方士谦和李亦辉搞混了,敲锣打鼓,可喜可贺,正赶上全明星周末的前两天,过于开心的方士谦剪了个清爽利落的又称孙哲平韩文清同款小平头以示庆祝。
  

放在后面的视角来看,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王杰希一早就坦白过,认人靠头型,头型一样就队服。但全明星期间,选手们的私下聚会,人人都穿私服,好死不死,微草,霸图,百花三家战队还下榻在同一家酒店。
  
  
于是聚会上画面就格外诡异,王杰希左手边是方士谦,平头,对面是孙哲平,平头,斜对面是韩文清,嗯对,也是平头。
  
  
三个平头凑在一起斗地主,王杰希看起来分外淡定的在旁边慢悠悠喝着一瓶青梅绿茶,反正方士谦就坐在他旁边,人又不能丢,那么一切局势都尽在掌控之中
  
  
……才怪!
  
  

“王杰希,走了。”
  
  
王杰希慢慢睁开眼,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竟然睡着了,一边迷茫间恍然听到方士谦招呼了自己一声。
  
  
再一抬头,傻眼了,三个平头已经齐刷刷的站在包厢门口了。
  
  
…呃。按个头分析,不是这个黑衣服的就是那个白衣服的,但方士谦今个儿穿什么色来着?…卧槽,忘了!
  
  
    
王杰希试探:“……呃?方士谦?”
  
  
走在最后的那个黑衣服小平头闻声回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跟上。
  
  
很好,一切重归掌控之中。王杰希拿起外套,状若淡定的起身,跟在黑衣服后面走出了包厢。
  
  

  
  
于是两分钟后,张佳乐开门看见孙哲平以及……后面的王杰希,差点没被薯片给噎到。
  
  
“孙哲——诶诶诶???咳……”
  
  
咳了两三声后,张佳乐贼眉鼠眼朝孙哲平示意:怎么回事?敌军为什么提前到达战场了?
  

孙哲平:“这位戏精,您往旁边稍一稍。”
    

张佳乐乖乖往旁边稍了稍。
  
  
孙哲平往房里跨了半步,侧过身子。“王队进来坐会儿?”
  
 
还没搞清状况的张佳乐瞅瞅孙哲平,又瞅瞅王杰希。
  
  
王杰希此时已经明白自己是认错人了,一脸欲盖弥彰的尴尬:“啊、那个不好意思,我可能……总之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张佳乐一听,也不管前因后果,先把王杰希拽住再说:“来都来了,切磋两局再走呗,带帐号卡没?肯定带了吧?来来来,进屋。”
  
  
王杰希就这么被张佳乐生拉硬拽给扯进了屋里去。
  
  
  
再说这边。霸图三楼,微草四楼,百花五楼。方士谦从电梯出来,走了四五步发现身后没人,他在原地愣了两秒,最后想着王杰希可能是找别的职业选手还有什么事,就自己先回房了。
  
  
结果回房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人回来,打出去电话,熟悉的铃声一响,他才想起王杰希今天的衣服没兜,把手机放在他这里了。
  
  
方士谦坐不住了,在走廊寻摸一圈,最后敲了隔壁放李亦辉他们的门。  

  
“看见队长没。”

    
李亦辉有点犹豫:“啊、啊!…看见了。”

    
方士谦看他这副表情,心里有点纳闷:“哪儿呢?”
 
   
李亦辉往房里一指:“那儿呢。”
 
  
方士谦朝里看一眼,空荡荡的,没人。
  

“哪儿?” 

    
李亦辉过去,把笔记本捧过来,指着某博热搜对方士谦说:“这儿。” 

方士谦定睛一看,热搜标题,百花缭乱对战王不留行。  
  

张佳乐选手称,这是他和王队在全明星期间为大家准备的一个小福利,还配上了一系列截图甚至直播间号和竞技场号。
  
  
“我靠!”
  
  
  
  
杀气迫近的时候,张佳乐同学还沉迷在和王杰希的单人pk中,他怒而摘下耳麦:“谁呀!大半夜的咣咣砸别人房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可能是他家那口子。”孙哲平说。
  

像是在回应他的猜测,方士谦的声音下一秒隔着门清晰响起:“说的好像你他妈在睡觉一样,张佳乐!快给我开门!”
  
  
张佳乐惊了:“我靠,还真是!他什么耳朵啊我说话声这么小他都能听到,大孙咱们酒店隔音不行啊。”
  
孙哲平拍拍他的肩,“得了,歇着吧您呐。”说着,过去给方士谦开门。 

  
“呦,杀气腾腾啊。”孙哲平往门边一靠,惬意的很,“货我保管好了,就搁那儿呢,一根头发丝儿都没少,怎么着,钱你带来了吗。”
  
  
“去去去,我跟你搁这儿地下交易呢是怎么?”方士谦拨开他,往房里望了几眼,正巧王杰希这时拿着外套走出来。
  
 
方士谦看看他:“回了。” 
 
  
“这就走了?”孙哲平问。
  

“废话,不走还能睡这?”

“没说不行阿。老王刚才可说要和张佳乐通宵大战的。”
  

王杰希:“我没——”
  

方士谦冷笑,问孙哲平:“我俩到底谁说话好使你心里没数?”  
  

王杰希:“我——”
  

方士谦再度打断王杰希:“走,回去了。”  
  
 
  
  
“……”
  
     
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里,方士谦那股低气压还是丝毫没散。王杰希在床头坐了一会,问:“你生气了——?”
 

“你这种还带点小雀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方士谦扫他一眼。
  

“我没。”
  
  
“你今个儿是不是把孙哲平当成是我了?”
  

  
“……”
  
  
脸盲的人不可理喻。  
  
  
方士谦忽然迫近王杰希,同他身后大片的灯光一起:“王杰希,你认得我是谁吗?”
  

“方——”灯光一瞬间眩乱了王杰希的眼,他不适的眯了眯眼睛,语气也有点飘忽起来:“方……”
  
  
方士谦却以为他不认得,几乎都要气笑了:“方什么?方世镜?还是方明华?”
  
  
“不是。我…”
  
  
“行了,你是我祖宗。”方士谦扯过被就往王杰希头上一捂。“睡吧,傻子。”
  
    
然而在他关灯的那个瞬间,又好像听见某人在被子里气急败坏的小声逼逼。
  

“你他妈是我男朋友。”
  
  
“方士谦。”
  

  255 15
评论(15)
热度(255)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