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乐王/5H】张佳乐的草莓蛋糕

张佳乐跟黄少天说,我认为,爱情就像蛋糕上的草莓,是锦上添花,但没有也行的东西。
  
 
   
说这话时,张佳乐正戴个帽子站在苏黎世的一家甜品店里吃着一根香草味的冰淇淋,眼神却时不时地飘向旁边柜台里的一块草莓蛋糕。
  
  
黄少天也没怎么琢磨这话,惊叹和狂笑后紧跟着嘲讽,都是他的本能反应,倒是李轩,在黄少天的叽里呱啦中,李轩回过头看了张佳乐一眼。
  
 
张佳乐嘎吱嘎吱的咬着脆皮蛋筒,感受到李轩的打量后,他坦然一笑:“经历了几次失败的相亲后,得出的感悟。”
  
  
李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去收银台又交了份钱后,回来取柜台里的那块草莓蛋糕,把蛋糕取出来时他回身又看了一眼张佳乐,张佳乐直勾勾盯着蛋糕的那副表情落入李轩的眼中。真是像极了老妈家里养的那只等着投喂的博美犬啊。李轩想。
  
  
然后李轩没有一秒犹豫地,伸手把蛋糕上那颗颜色娇艳欲滴的硕大的唯一一颗的草莓拿起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李轩在黄少天笑到快缺氧的背景音里,把手里没有了草莓,光秃秃的,此刻只能叫奶油蛋糕的东西递给张佳乐。
  
  
在张佳乐惊愕后逐渐转为愤懑的目光中,李轩一边嚼着嘴里新鲜的草莓,一边故扮无辜的耸了一下肩:“你说的,没有也行。”
  

  
下午接着集训的时候,张佳乐像条霜打的茄子。
  
  
百花缭乱被王不留行用扫把“咻咻咻”地扫起一个小土堆给埋了以后,王杰希摘下耳机,问斜对面那台机子后面的人:“注意力不集中,你怎么了?”
  

张佳乐看了王杰希一眼,摇了摇头,没说话,王杰希见状也不追问,只当他是一时状态不好。过了会儿,张佳乐突然摘下耳机,拔了帐号卡,只留下一句“我今天的训练做完了”就离开了训练室。
  
  
喻文州心思缜密,也早就看出张佳乐下午的不在状态,他问了坐在不远处的中午跟张佳乐一起出去的李轩,“张佳乐他怎么了?”
  

“相亲失败。”李轩看了一眼门口,笑了笑,“愁的。”
  

这句话王杰希听在耳朵里,没吭声。

  
  
晚上,王杰希洗漱完出来,正好应敲门声去开门,一开门,张佳乐抱着手臂杵在门口,一身惹眼的黑色潮牌,衣领上还挂着副墨镜。王杰希被张佳乐这副突然走心还风骚打扮给惊得呆在当场,张佳乐眼中调侃的看了一眼王杰希,然后拨开他半个身子,冲屋里喊:
  
  
“小周,咱俩今晚换个房行不行?”
  
  
周泽楷循声从屋里走出来,张佳乐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袋子:“闲得无聊去淘了张碟,晚上看,但怕吵了张新杰睡觉,今晚跟你换个房,成不?”  
  
  
周泽楷没拒绝。王杰希关上门后,回身看张佳乐,
张佳乐正蹲在影碟机前放碟,他眉峰微锁,薄薄的嘴唇也轻轻的抿着,电视的光就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轮廓看起来略有三分冷冽。
  
  
王杰希有一瞬间想起第三赛季,他初次见到张佳乐的时候。那是在比赛场馆后面没什么行人的地方,张佳乐一身潇洒也落拓地站在春光里,他从兜里慢慢摸了根烟出来,两指夹着送到唇边,春日的暖风让烟雾缭绕,他在这烟雾里微微眯起那双好看极了的桃花眼,万物就在他瞳孔深处生出灼灼光华。
  
  
张佳乐站起来走回沙发的时候,王杰希坐在旁边,看着电视上慢慢出现的影像,忽然问了句:“现在还抽烟么?”
  
  
张佳乐一愣,他抽烟早在刚进联盟的那两年,几乎是第四赛季还没结束,他就开始戒了,这几年下来差不多都已经没人知道他会抽烟了。
  
  
“早戒了。”他说。
  
  
电视上最先出现的是一个男人的脸,眉眼深邃,轮廓锋利,他看着窗外的院落,喃喃自语。就在王杰希决定安心陪张佳乐看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又听到张佳乐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会抽烟?”
  
  
“第三赛季,你们主场的那次。”王杰希面上没什么表情,口吻也一如他这个人,淡淡地,“我不熟悉场地,从后门去的时候,不小心撞见的。”
  
  
张佳乐“哦”了一声,微微低下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想起来了。”
  
  
“恩?”王杰希看他。
  
  
张佳乐笑了一下,也侧过头看王杰希:“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你。”
  
  
张佳乐想起魔术师横空出世的那个第三赛季,上场前他看到王杰希站在对面跟队友说话,眉眼间是一片端然与安静,王杰希轻轻把手臂环抱在胸前,所有寂静的夜,寥落的星,那一刻都在他嘴角牵动的弧度里,定格成永恒。  
  
  
后来即使微草团队赛失利,也没有人能否认魔术师的强悍,张佳乐在选手通道跟王杰希擦肩而过时,还记得王杰希当时的表情,他眼里宛如有璀璨繁星若锦。
  
  
王杰希不知道张佳乐的想法,只听张佳乐把话说到自己当时的表情就没了下文,于是他问:“什么表情?”
  
  
张佳乐还是笑:“跟你现在,也差不多。”
  
  
张佳乐看着王杰希。王杰希牵动了嘴角,他惯于沉静内敛的眼睛里闪进一线水光,慢慢聚拢成一面浅浅的湖泊。
  
  
“老王。”张佳乐看着这样的王杰希,轻声说“你说你怎么就是不答应我呢?”
  
  
喜欢上王杰希眼里万千星辰的人,不只是微草的粉丝,还有张佳乐。
  
  
张佳乐七赛季退役前,跟王杰希说,现在好了,王杰希,你抢了我两个冠军了,你要不要考虑跟我在一起?
  
  
他当时是带着笑的,但心里的紧张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把话说的一点逻辑也没有,但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倒是再浅显不过。
  
  
可是王杰希说,抱歉。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滞了一瞬,很快又转化成轻轻松松无所谓的样子,他说,这有什么可道歉的,不行就不行呗。
  
  
所幸那会他已经申请完了退役,等到他后来又回到联盟,打比赛跟王杰希难免碰见的时候,他早过了被拒绝的尴尬期。
  
  
王杰希没料到张佳乐会突然提到这事,一时没有反应,其实他们两个人在某方面都挺跳脱,时不时抛出一句话,有时候都不亚于一个惊雷。张佳乐回过神来,冲王杰希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回过头接着看电视屏幕。
  
  
而王杰希看着张佳乐若有所思的表情,分明感觉到他非常受伤。
  
  
那件他一直不断逃避的事此刻就像爬山虎一样攀爬上来,一步一步,细弱却有力的根茎狠狠扎进他心里。
  
  
从第七赛季结束时表白到第十赛季结束旧事重提。
  
  
张佳乐坚持了三年。
  
  
电视里传来的争吵声将王杰希从沉思里拽回来,他怔了怔,抬头看着屏幕,影片里男女主角在激烈的争吵,最后男主角摔门离开,女主角泄气的缓缓蹲下身子,去捡拾地上的玻璃相框的碎片,一个缓慢的长镜头从她的脸上移到地面,移到客厅,最后移到在街上孤独徘徊的男主角的侧影。
  
  
王杰希在这时听到张佳乐的叹息。
  
  
“张佳乐。”
  
  
“恩。”张佳乐的眼睛还看着电视屏幕,过了几秒没见王杰希再有动静,他又奇怪的偏过头来看王杰希,“恩?”
  
  
王杰希刚要动动嘴唇,对上张佳乐突然投过来的目光,话到嘴边突然全跑光了。
  
  
“你想说什么?”张佳乐又问。
  
  
“呃。”
  
  
张佳乐看起来好像对让王杰希语塞的那句话,慢慢有了兴趣,他又问了一遍:“你要说什么,王杰希?”
  
  
某种直觉告诉他,这句话与他有关。
  
  
“我想说,比赛赢了,我们就试试吧。”
  
  
张佳乐听到这话,先是眨眨眼睛,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终于缓缓消化完这句话,语无伦次的想什么的时候,王杰希已经丢下一句“比赛结束再说吧”作为结尾,就进里屋去睡觉了。
  

    
后来,等比赛真的结束了,张佳乐靠在职业选手通道里,又想起自己跟黄少天说的那句话,我认为,爱情就像蛋糕上的草莓,是锦上添花,但没有也行的东西。
  
  
行个屁。张佳乐在心里自己骂自己。
  
  
“你在那儿表情丰富的干什么呢?”
  
  
张佳乐闻声抬头,是王杰希。
  
  
所有荣光自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敛于他眼底闪烁的波光,然后,他身后的场馆内掌声回响。
  
  
王杰希,第一届世邀赛的MVP。
  
  
而冠军属于中国队。
  
  
“我在这算算,我什么时候能把魔术师拐回家。”
  
  
王杰希勾了下嘴角,经过张佳乐的时候,还问了一句:“算出来了吗?”
  
  
“现在。”张佳乐跟在王杰希后面,往休息室走,一会还要准备发布会。因为不太确定,他又犹豫的补充了一句,“行吗?”
  
  
“现在啊……”
  
  
王杰希走在面前,听见张佳乐的语调,自己憋不住一笑,但他回头看张佳乐的时候,还维持着一贯淡淡的表情,语气亦随意的仿佛随口答应了一件小事
  

“行呗。”他说。
  
  

    

  162 5
评论(5)
热度(162)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