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喻王】人生总要经历一些狗血风浪03

娱乐圈ABO。会掺杂少量叶黄。
又名《美其名曰契约夫夫,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他妈的叫爱情》  
@__染霜 的点文。

  
  
“哎!你们闻到没有?好大一股花香味儿啊!”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冷不丁地感叹一句,然后全剧组的人面面相觑。
  
  
黄少天又吸了吸鼻子,这味儿哪来的呢?
  
  
黄丶充满求知欲与好奇心丶少天一路嗅嗅嗅,嗅过大半个剧组,最后,他脚步一停。
  
  
黄少天抬头,是王杰希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老王!”
  
  
黄少天刚要严刑逼供,王杰希就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说:
  
  
“你鼻子挺好使啊。”  
  
  
“不瞒你说!我小时候还有个梦想是当鉴香师呢!不过后来的某一天,我从电影院出来,终于决定我要投身到伟大的电影行业的洪流中去!我……”
  
  
“你一定会成为旷世名导的。”王杰希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又很是真诚的握了握人的手,说,“我相信您,真的。”
  
  
黄少天没被王杰希忽悠住,他也抓着老王的手,神秘兮兮的低声问:“老王,快老实交代!哪来的这么大花香味儿?你是不是喷抑制剂了?你发情期到了?”
  
  
“普通的香水而已,鉴香师大人。”旁边被无视了半天的喻文州打趣说。
  
  
王杰希看了喻文州一眼。 
  
 
他确实是喷了点山茶花的香水,因为喻文州的信息素是夜来香的花香,而喻文州跟黄少天算是发小,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信息素味道非常清楚,他俩怕契约结婚的事露了馅儿,王杰希才在每次发情期后都给自己喷上半瓶子别的花香的香水来混淆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
  
  
“这什么香水啊?”黄少天猛吸一口后,由于吸入的过于浓烈呛鼻,他迅速皱起眉头,一脸嫌弃“老王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消极怠工啊,你这么大的味儿,得是喷了多少啊……”
  

王杰希又看了喻文州一眼,表情很明显,是在说,你收场,我不管。
  
  
喻文州只好从黄少天的连珠炮里随便捡了个有回答价值的问题,解释一下:“山茶味的香水。”

      
“好吧好吧好吧!”黄少天捂着鼻子,嫌弃的挥挥手,“说起来好像跟你的信息素有点像,但不是抑制剂我就放心了,你们千万别给我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啊!”
  

王杰希点点头,已经打算离开了,结果喻文州好像又在黄少天的连珠炮里发现了什么乐子,突然出声道:“是啊,我也觉得杰希香水的味道,跟我信息素的味道很像呢。”  
  
  
王杰希眼睛瞪大,这人要不要脸,我喷香水来混淆你信息素的味道,闻起来当然就像是香水本身就跟你信息素的味道很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喻文州这还没完。
  
  
“你喜欢吗?我信息素的味道?”喻文州笑呵呵的问。
  
  
黄少天也跟着喻文州一起看过来。
  
  
王杰希心里一万句mmp。
  
  
“我不太清楚你信息素的味道。”王杰希随便应付道。
  
  
“哦,这样啊。”喻文州点点头,停顿了能有五六秒,又慢悠悠的开口,“跟你先生的很像。”
  

然后喻文州又人畜无害,如沐春风的微笑。
  

王杰希心里毫无波动,王杰希只想动手砍他。
  
  
喻文州以后一定可以出本书,书名就叫《论一个演员如何转变为金牌经纪人又通过无人能及的天资最终成为一代戏精》 
  

那边喻文州发动完攻势,黄少天又火速就位:“诶诶诶??你跟老王他家那位的信息素很像?什么情况??”
  
  
“他可能是暗恋我?”喻文州耸了耸肩。“对我求而不得,才选择了含恨另嫁他人?”  
  

这话可是十成十的不要脸了。

王杰希抢在黄少天新一连串的“哇哦”前面,冷漠地接过话:“是啊,我暗恋你,不过最后我发现,你们信息素既然差不多,还是我家里那位更合我心意一些。”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表情有些怅然,他说:“好吧,既然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我还是真心的祝福你跟你家那位白头到老。”
  
  
王杰希微笑:“谢谢。”
  
  
看得旁边的黄少天一愣一愣的。
  
  
这时,有个小助理跑过来,一边说着导演您有个电话,一边把手机塞给黄少天,然后走了。
  
 
黄少天拿起手机,刚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好像跟刚起床似的,懒洋洋地一句:“我一会儿去你们剧组探班。”
  
  
黄少天举着手机,维持动作两秒,第三秒,手机从他掌心滑落。
  
  
“啪叽”掉到地上。
  
  
黄少天如梦初醒,痛彻心扉的尖叫着去抢救他的巨特么贵的手机,把手机捞起来一看,屏幕稀碎。
  
  
黄少天表情悲痛,如丧考妣。
  
  
“投资商撤资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抬头,沉默的看着他。
  
  
“家里出事了?”王杰希问。
  
  
黄少天低头,沉默的抱紧手机。
  
  
喻文州又想了想,在脑海里排除了所有可能后,他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堪称黄少天的命中克星,喻文州问:“叶修?”
  

黄少天哀嚎一声。
  
  
喻文州跟王杰希对视一眼:“猜中了。”
  
  
叶修是个经纪人,身为同行,喻文州跟他很熟,而叶修又是经纪人里名头最响的那一个,王杰希对这个人自然也不陌生,只不过他不知道黄少天为什么对叶修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段上演了多年的爱恨情仇。”
  
  
那边黄少天还沉迷在如丧考妣般的悲痛里无法自拔呢,这边喻文州凑近王杰希,小声地为人科普。
  
  
喻文州指指黄少天,“刚才他不是说了么,当年他去电影院里,看了场电影,从电影院出来后就决定投身到伟大的电影行业的洪流中去。”
  
  
“……说重点。”
  
  
喻文州非常听话,立马言简意赅起来:“那电影是叶修主演的,叶修跟我一样,都是演员出身,后来做了经纪人。”
  
  
王杰希表示理解,然后他问:“所以说,这是昔日偶像与迷弟之间的爱恨情仇?”
  
  
“不,”喻文州心情复杂的摇头,“这是大灰狼与小白兔之间的爱恨情仇。”
  
  
“那不是我和你吗?”王杰希狐疑的看着喻文州。
  
  
“咳……”
  
  
经常猝不及防的被王杰希怼一下的喻文州,如今已经因为身经百战,而反应奇快了。
  
  
“咱俩呢,应该是两只狐狸之间的爱恨情仇。”喻文州笑眯眯的纠正道。
  
  
“行吧,老狐狸和小狐狸。”王杰希点点头,又着重强调道,“你是那只老的。” 
  
  
喻文州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被晾在角落半天,凄凄惨惨戚戚的黄少天,蹭过来揪住喻文州的衣服前后晃啊晃。
  
  
“快想想办法啊文州!叶修那个黑恶势力就要到达战场了!我只是个普普通通想平淡度过这一生的B啊!这mmp的生活到底想对我这种可怜的B做什么啊?!”
  
  
喻文州被他晃的直晕,什么也不想说,倒是王杰希在旁边看好戏看的挺开心,末了,还不忘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一句:“导演,即使你平时装B装的很投入,但你心里还是要有点O数的。”
  
  
“我现在装A还来得及吗!”黄少天另开脑洞。
  
  
王杰希与他对视半晌,最后王杰希拉起喻文州的手,往黄少天的手上一放,一脸我把我儿子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他的表情,说:“你现在跟叶修说你跟喻文州在一起了,没准还来得及。”
  
  
喻文州“嗖”的把手抽回来,赶紧撇清:“这锅我不背。”
  
  
黄少天再度凄凄惨惨戚戚的蔫巴下去。
  
  
王杰希附在喻文州耳边:“敢问大灰狼做了什么致使小白兔这般生无可恋?”

  
“大灰狼的必杀技,嘲讽。”喻文州见王杰希贴过来,不动声色的悄悄从后面伸过手摸了一把王杰希的腰。
  
  
王杰希脸上也面不改色,但几乎是下一秒,他就往旁边挪了一步,然后,他抬头斜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只是笑。
  
  
王杰希在心里吐槽,老狐狸的常用技能和必杀技:花式搞事,花式撩。
  
  
  

  163 8
评论(8)
热度(163)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