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与你多年

  @蒲公英嘤嘤 的点文。

中间含短车,车技不好就很硬伤orz

你想干什么?  

   
方士谦问这句话时是咬着牙的,已经隐隐带了几分呼之欲出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怒意,他紧紧盯着这个在他眼里一直屁大点的小孩,哪怕这个小孩已经做了整整一个赛季的微草队长。方士谦又恨恨地问了一遍,你要干什么?   
   
   
王杰希就坐在那里——他的电脑桌前——屏幕的光灭了下去,但他的目光还是落在那里。那天有点闷热,他的队服扣子还像往常一样一丝不苟的扣着,面上也看不出一点焦躁。 
   
   
改变打法,然后,夺冠。   
   
   
王杰希唇齿轻轻开合蹦出几个字,说得非常随意,随意到连风轻云淡都算不上。 
   
     
方士谦早就在这半个月的训练中看出了王杰希在进行某种尚不成型的尝试,或者说是,转变。他也料到了只要他正面来问,王杰希一定会坦然承认。 

  
可是方士谦非常清醒。你不行,方士谦一字一顿的告诉他。你不行。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王杰希向来极少反呛别人,他看起来终于有点怒意了。如果我不改变打法,你,我,我们所有微草的人,才是都会不行。
  
        
方士谦被彻底激怒,他把那份电竞之家的报纸拍在王杰希的桌子上。不是像这上面写的那样,没有人能跟上你的节奏!
  
  
我可以。方士谦说,我可以跟上你的节奏!你为什么要改变打法?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大字的标题,上个赛季的第一期电竞之家报纸上,这样醒目的标题写的是魔术师横空出世,而他现在面前的这份报纸——上个赛季的最后一期报纸,上面的标题是魔术师打法与团队脱轨。
  
  
第三赛季的团队赛以近乎惨烈的结局收场,但王杰希个人登峰造极的魔术师打法,让微草所有人还沉浸在一场大梦里,即使外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微草的人也坚信,也许在下个赛季,微草其它队员就能跟上魔术师的节奏,微草的队员们可以用诡异至极也强势至极的姿态为微草捧回一座奖杯。

      
  
只有王杰希是清醒的。
  
  
是啊,你可以。王杰希看着方士谦,用了更准确,但是没有丝毫委屈和轻蔑的淡然语气说,你偶尔可以。
     

我们能靠这种“偶尔”或者光靠你我,为微草捧回冠军奖杯吗。他喃喃自语。
  
  
当然是不能的。从王杰希点明了连队伍里的治疗都只能偶尔跟上他的节奏开始,方士谦就知道王杰希此意已决,他甚至再找不出能站得住脚的理由来阻挠王杰希。
  
  
跟他讲一讲所有职业选手都心知肚明的转型风险?
  
  
方士谦无比清楚,那种风险在冠军奖杯的诱惑下,根本不值一提,这也是很多职业选手前赴后继地选择了转型的主要原因。
  
  
一切为了总冠军。  
  
  
过了很久,方士谦的声音闷闷的响起,他喊王杰希的名字,他说,王杰希,我能为你……操,我是说,我能为微草做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这是一个几乎不用思考的问题,他说,成为更好的治疗。   
    
好。方士谦很认真的点头,说,我会成为更好的治疗。
  
 
甚至,整个联盟最好的治疗。他顿了顿,用更加认真,也隐含期望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王杰希,他说,所以你,一定要为微草拿下冠军。  
  

  
  
第四赛季,方士谦说到做到,成为了联盟最好的治疗,他甚至有了个很好听的封号,治疗之神。王杰希也用了整整一个赛季的时间,毫不留情的,大刀阔斧的改变着自己。
  
  
但第四赛季的奖杯,他们还是连个边儿都没摸到。
  

微草本赛季的征程到此为止,退场的时候,气氛远不像上个赛季那样斗志昂扬的还能再高喊几句“明年再来”,所有人都在沉默,这个赛季王杰希做出了巨大改变,方士谦在飞速进步,其它队员也或多或少的在进步,但冠军终究还是没有花落微草。
  

也许那个赛季他们离冠军只有几步之遥,按常理来讲,核心选手处于转型期,转型真正需要的时间比当初预想的时间更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当时所有人处于与冠军失之交臂的痛苦中,硬是把与冠军奖杯的几步之遥的距离看成了比上个赛季更加遥远的距离。
  
      
你说杰希哭了?林杰一愣,继而大笑。别逗了,士谦,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方士谦注满自己的酒杯,退役多年,他的酒量早已锻练得不错。他说,即使是队长你,也不了解王杰希这个人。
  

  

他在粉丝眼中是微草的支柱,微草的灵魂,他能披荆斩棘,他能大杀四方,他必须永远心存热度,永远腰杆挺直,他永远不能疲惫,不能倒下,甚至,不能有脆弱的时候。

  

你们所有人被他华丽的打法,诡异的走位,张弛有度的温柔所蒙骗。只有我,只有我了解这个人,了解他的野心和欲望。

  

也只有我知道,他也会崩溃和害怕。 

  

 

微草战队结束征程,回到俱乐部的当晚,王杰希一个人在训练室里崩溃心碎,方士谦是回到宿舍在床上心情烦闷翻来覆去了好半天也睡不着,又想着王杰希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才披上衣服打算出来瞧瞧的,他出来瞎走的时候已经接近深夜,他也压根没想到自己真能碰到王杰希。

王杰希这人对自己是真的狠。人性需要出口,他在人前却连个难过都不肯写在脸上,恨不得把自己活成微草俱乐部门口那面不会倒下的旗帜。 

   

方士谦站在外面,跟王杰希隔了一道墙,他很想推开那扇门,进去安慰一下王杰希,说几句你压力不要太大,或者是,多大点事儿啊我们下个赛季继续努力呗,甚至是,他可以什么也不说,只是沉默的去抱抱这个背负了太多的队长,但他知道,他不应该那样做。

因为王杰希从不示弱,因为王杰希不会希望别人知道他也会有疲惫的,脆弱的时候。

因为甚至连这样在深夜里的崩溃,王杰希都可能只许这种情况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这么仅仅一次。

  

那天夜里,王杰希在训练室里待了很久很久,而方士谦从外面买了包烟,又回来,靠着训练室外面的墙,也不顾队里职业选手不能抽烟的禁令,抽完了半包。  

  

  

五赛季的时候,方士谦经常重复一个梦,梦里是铺天盖地的熔岩烧瓶和酸雨干冰,宛如末日的景象,而王不留行就站在这末日的尽头,向他伸出手。他呢?他远远的看着王不留行,看那深蓝的魔法帽下本该是张系统脸,此刻,却是王杰希的面容。

  

  

他每每从这样的惊梦里醒来,都能在一室黑暗里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看见对床的王杰希沉默的看着自己。

  

  

最开始他莫名的心虚,即使与王杰希的目光乍然相接,他也立刻闭上眼翻过身,当作无事发生,逼迫自己一觉睡到天亮。

  

  

后来有一次,他实在没忍住,表面气势汹汹其实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的吼了一句,你大半夜总看我干什么!你不睡觉的啊?!

  

睡了,但每次都被你吵醒。王杰希淡淡地说。

  

    

自知理亏,方士谦又是按往常一样翻过身,背对着王杰希,只硬梆梆地留下一句,对不起,你接着睡吧!

  

  

方士谦。

  

  

过了几秒,王杰希突然喊方士谦的名字,声音很轻,落在一室黑暗里,就像叹息。

  

你在梦里喊我的名字。 

  

每一次。       

  

方士谦的后背瞬间僵直,王杰希却没再说话。

  

    

我当时慌了,就口不择言的骂他。时隔多年再想起往事,方士谦也是一声叹息。但现在想想,越是口不择言,越能证明我虚张声势,他那样聪明的一个人,大概从那天晚上起,就洞察了那时我心里连我自己都还不清楚的,对他的念头。



我比较好奇你骂他什么。林杰还是带着笑,这位微草的老队长有着不一般的淡泊和气度,也是一位和蔼的兄长一般的人物。难不成你骂他胡言乱语自作多情?

  

  

方士谦摇摇头,那倒不是,我骂他混蛋,我说我梦到他无缘无故要我加训,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猝死在电脑前了,可他还是挂着张死人脸坚持要我加训。

  

  

林杰笑得直擦眼泪,问,那后来呢?

  

  

后来?方士谦“啧”了一声,说,后来,我们就搅到一起了。  

  

  

听起来就像一团乱麻啊。林杰感慨道。

  

  

方士谦苦笑着点点头,可不么!一团乱麻。

  

  

第五赛季的全明星,主办方是百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家两位核心选手的颜值身材太过自信,百花主办方今年特意增加了一个在往年全明星都没有的活动:全明星选手cos成自己帐号卡的样子与观众互动。

  

  

方士谦最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拿着手机对张佳乐一顿炮轰,防风身上别的设定还好说,但那双翅膀要是说cos的话,真有点挑战方士谦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底线。 

  

  

电话里张佳乐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不怒反笑,他慢悠悠的说,哎,你愁什么呀?就看你们宝贝王不留行的那双高跟靴,你想想,老王是不是比你惨多了?

  

  

方士谦当时拿着手机,愣了愣,他本来还真一直没往那里想。

  

  

但事实证明,张佳乐说得是对的。

  

  

全明星的时候,方士谦并不需要特意去看王杰希,本来以他们正副队的关系,王杰希就向来是站在他左手边两米有时甚至是一米之内的,方士谦的余光里,永远都有王杰希。

  

 

魔道学者的帽子微微遮住了王杰希的额发,侧脸更能看出他优美的脸部轮廓,王杰希今天还上了淡淡的妆,这使得他看起来更多了一丝疏离和几分神秘感,也许是上台匆忙,他的领结甚至说不上是系好了,深蓝色的绸带有些松垮,方士谦如果侧过头来看王杰希,轻而易举的就可以通过那因没系好领结而同样松垮的高领,看见王杰希若隐若现的锁骨,当然,这套cos最出彩的地方,还要数即使放在对家战队粉丝团里也被不留余力大肆追捧的那双长筒高跟靴,它紧紧的包裹着王杰希线条堪称完美的双腿,这让看起来王杰希今天的整体造型看起来多了些气势,也多了些…禁欲的味道。  

  

  

在台上方士谦算是极度克制了,但是互动结束后,回到职业选手的休息室里,因为这一间只有他们两个人,方士谦的目光就几乎是赤裸的了。

  

  

王杰希在摘手套,他先进来的,所以此时他正背对着方士谦,方士谦在王杰希身后,不紧不慢的跟进来,将人从头到脚一寸一寸地用目光碾压般的打量了一遍,然后方士谦调整了一下呼吸,藏好自己刚才所有放肆而又不见光的心绪后,他握上身后的门把手,说,你先换,我出去等,好了叫我。  

  

  

王杰希微微偏过头,仅仅是从化妆台上的镜子里看了他一眼,眼神平静,与往日无异。

  

  

但是王杰希说,方士谦,我给你一次机会。

  

  

方士谦的脸色变了变。

  

  

王杰希把摘下来的手套随手撇到化妆台上,转过身来直面方士谦,他甚至笑了一下,怎么?难道你纯情到只臆想我就满足了?

  

    

王杰希这话就是十成十的挑衅了。

 


滴,杰西卡

 


 从那以后王杰希默许了方士谦的为所欲为。
  
  
他们会常常没有原因的,没有固定时间和频率的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方士谦甚至怀疑王杰希是不是拿自己发泄他心中某种压抑的东西。
  
  
这样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远远超出了一般正副队的范畴,从细节上来看比床伴又多点温情,但名义上还不是恋人。
  
  
这份关系荒诞得很,但方士谦不在乎。
  
  
他从来不需要王杰希爱他,他只需要确定这个人在他身边,不会离开他就够了。 
  
  
反正,只要下了床,披上那件队服,他和王杰希就又是人前万众瞩目的治疗之神与魔术师。   
  
  
他确信第五赛季对于王杰希来说,比第四赛季更加难熬,魔术师的打法经历了上一个赛季,已经完全封印,现在这条摆在微草面前的没有魔术师的新征程,一切尚未可知。
  
  
他陪在王杰希身边,用很亲密的姿态,毫不避嫌,即使他们之前的关系在自家队员的眼里都宛如交恶。

  
后来,第五赛季他们终于为微草捧回奖杯,在大半个晚上的狂欢过后,其他队员后知后觉的乏累,上车就睡,王杰希又坐到方士谦左手边的位置,紧挨着他。
  
  
方士谦吻了吻他的眼睛,表情认真的说,辛苦了,王杰希。
  
    
王杰希牵动了一下嘴角,揶揄道,我还以为你会跟我说“这次的成绩算你还像点话!”呢。


 

 方士谦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方士谦,我说。王杰希靠在方士谦的肩上,低声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交往试试?  
  
  
这几乎是旷世惊喜了,一记直球打得方士谦脑子发懵,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我看起来像一个好恋人吗?  
  
  
不像。王杰希说。
  
  
可是我想跟你试试。  
  
  

他们真的就开始交往,做尽了情侣间的甜甜蜜蜜又犯傻气儿的事,跟以前不同的是,交往后他们鲜少争吵,方士谦好像突然转了性子,永远在口角升级为争吵前拉下脸来认错,他一认错王杰希也自觉自己有几分不妥,跟方士谦和解的同时顺带着检讨一下自己。
    
  
他们一起走过了第六赛季,又一起打完了第七赛季,第七赛季的时候,方士谦清醒的发现自己在改变,他从前只需要知道王杰希会在他身边就觉得足够,但他现在需要王杰希爱他,他变得很贪心。
  
 
第七赛季结束后,方士谦拎着行李站在微草的门口,他冲王杰希发笑,说,王杰希,我要走了。

  
王杰希反应平淡,说,恩,再见。  
  
  
如果你只想对我说这个的话。方士谦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我们就不要再见了。  
  
  
王杰希沉默半晌,终于他看着方士谦,问,你等我吗?
  
   
我能等到你么?方士谦问。
  
  
王杰希不假思索的说,能。
  
  
好,那我等你。
  
   
方士谦答应的过于干脆痛快,让王杰希反倒犹豫起来,又给人分析利弊说,可能要很久,三个赛季,甚至五个赛季……
  
  
不就是个等。方士谦嗤笑一声。
  
  
只要最后我能等到你,不管多久,我都等。 

  

 你照顾好自己。方士谦说完,又觉得这话太矫情了,不酷,他又说,别过了几年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时候又怪我不要你。
 
  
  
那我今天是有幸见证一段感人的爱情长跑的大结局?林杰问。
  
  
他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表情先是一愣,接着温柔的笑开来。
  
  
没等方士谦回头,一声“队长好”就让方士谦明白了林杰表情变化的缘由。
  
  
这顿饭早就吃得差不多了,王杰希也就没坐下,跟林杰寒暄了几句,三人就该散了。
  
  
退役发布会一结束,王杰希就直接过来了,方士谦起身的时候,王杰希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酒瓶,四瓶,他问方士谦喝了多少。

  
不多,两瓶。方士谦说,人明显也没有什么醉意。
  
  
王杰希还算放心,点点头说,走吧,回家。  
  
  
方士谦坐王杰希的车回家,林杰家里离这近,走着几分钟就可以回去,他坚持不要王杰希他们送,约了下次再聚的时间后,三人在路边就告了别。
  
  
王杰希的车先开走,林杰插着兜在路边又站了一会儿,直到看不见王杰希的车了,才转过身慢慢往家走。
  
  
当年他笃定一定会成为自己一生骄傲的两个孩子,最后以他当初没料到的方式,一直走了下去。
  
  
他穿过马路时,看见商业大厦的巨幅电子屏幕上正播放着魔术师退役的消息。
  
  
林杰路过那个商业大厦,电子屏幕下聚集着很多人,大概也都是微草的粉丝或者王杰希本人的粉丝,他们一起为魔术师的退役流泪和祝福,林杰看着他们的疯狂与热爱,恍然间就像自己也回到了那些年他为之燃烧的岁月——
  
  
一切都关于荣耀。 
  

直到今日,曾带给微草无上荣耀的治疗之神与魔术师,已经全部退出赛场。
  
  
但方士谦和王杰希还会一直走下去。
   
   
车开到楼下时,王杰希叫醒了副驾驶座上的方士谦。
  

方士谦的酒劲后返上来,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乱瞄了半天,还是一副懵的表情。
  
  
到家了,下车。
  
  
王杰希的话让方士谦稍稍清醒了一点,他拉住王杰希的袖子,突然把人抱了个满怀。
  
  
王杰希对于方士谦一喝酒就犯熊这事已经见怪不怪了,也就任由人抱去了。
  
  
方士谦闻着人淡淡的发香,轻声说,我等到你了,王杰希。
  
  
王杰希微微一怔,他们分开那年是第七赛季,而他退役是第十三赛季,他当初就说方士谦可能要等很久,六年,还真的是等了很久。

  
谢谢你,士谦。他回抱住自己的恋人,用更加温柔的声音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了。  

  621 15
评论(15)
热度(621)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