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今天叶修心里也很苦


@微草的魔法师 的点文。

王杰希大半夜来敲叶修的门。  
  

叶修半梦半醒的爬起来,给王杰希开完门,指指对床还在睡的喻文州,撂下一句“有事你找他”,就打着哈欠脚步虚浮的摸回自己的被窝。  

    
王杰希过去,拽住喻文州被子的一角,抬手一掀,失去了被子浑身凉飕飕的喻文州瞬间惊醒,在黑暗中瞪着王杰希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瞪了好半天,他才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憋出来一个:“呃!”
  

王杰希转身,用同样的操作,掀起了叶修的被子,叶修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表情还分外茫然的扶着王杰希的双肩,苦口婆心:“别闹,大眼儿,你室友是小周吧?找他陪你玩去啊,乖。”  
  
    
王杰希默默拍开叶修的手,在叶修的床边坐下来,为了防止叶修又躺下去,他把叶修的枕头和被子都归拢到自己的身后。
  
 
“我有事要讲。”王杰希说。 
  
  
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告诉喻文州,一定有大事发生,喻文州“啪”按亮了那盏昏黄的床头灯,在床上围着个被子一坐,抖擞精神,很给面子的接过话:“请讲!”
  
  
叶修在对面只想剁了自己刚才给王杰希开门的手。
  
  
这时,王杰希突然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如惊雷在叶修耳边乍响,叶修抬头悚然的望着喻文州:“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喻文州看着叶修,他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心里欲言mmp又止。
  
  
“不是他。”王杰希摇摇头,然后又抛出一枚炸弹,“是方士谦。”
  
 
“哦,方士谦啊,”叶修一听不是喻文州,顿时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喻文州沉默。

    
王杰希沉默。

    
叶修沉默。  
  

叶修想了想,感觉哪里不对,他又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王杰希的发言。
  
  
——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不是他,是方士谦。  
  
  
方士谦?哪个方士谦?
  

微草的治疗之神?王杰希的第一任副队?
  
  
早些年恨不得凭空掏出菜刀跟王杰希心平气和的互砍两下的那个方士谦?
  
  
终于反应过来大半夜的王杰希这是在讲什么鬼故事的叶修,这回的感叹就显得掏心掏肺多了:“吓死我了!”

    
“王队,请你一定要说说发生了什么!”喻文州真诚的看着王杰希,“我们都是你的朋友,愿意为你分担!你说是吧,叶领队?”  
  
  
可得了吧你,八卦两个字都在你眼睛里写得精光四射了。叶修在心里鄙视着喻文州的丑恶嘴脸,可嘴上还是附和着跟着点头:“对!来,快说说!”
  
  
毕竟关注八卦,人人有责。  
    
  
王杰希也知道这两个队友此时的戏精表演,但他此刻过于苦恼急需找人分担,也就不拆穿他们了,他言简意赅地说:“他跟我表白了。”
  
  
喻文州意味深长,尾音拉长的一声:“哦~” 
  
  
“什么时候的事?”叶修问。
  
  
“晚饭后。”王杰希说,“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明天会过来,然后,他在电话里表了个白。”
  
  
“你俩一直有联系呢?”
  
  
“……也不是,就是自打在国内集训开始,联系就频了些。之前那几年,也就是每隔大概一两个月会在网上随便聊一聊。”
  

喻文州又想起王杰希开头的那句他觉得他们不合适,他问:“所以他表白,你拒绝了?”
  

王杰希跟喻文州久久的对视。
  
  
然后王杰希移开目光,还是缺乏生动表情的一张冷淡脸,说:“没有。”
  

“啊?”
  

“但也没答应,”王杰希不紧不慢的解释,“我跟他说,我考虑一下。”
  

叶修很费解:“你都觉得你俩不合适了,还考虑什么?”
  

王杰希抬头看天花板。
  
  
“因为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们不合适。”
  
  
“可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不是很想拒绝。”
  
  
叶修瞬间了然,他点点头,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大眼儿啊,栽了。”
  
  
王杰希觉得有点冷,他把身后的被子拉出来盖到自己身上,只穿着个薄薄半截袖的叶修比他更冷,试图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拽一点。  
  

喻文州问:“王队打算怎么办?”  
  
  
“明天先跟他见面。”王杰希想了想,然后坦然道:“接下来怎样……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觉得你们蛮合适。”喻文州见王杰希望过来,又补充道,“互补。”
  
  
叶修问:“你说的是妖魔鬼怪和除妖师之间的那种互补吗?”
  
  
喻文州:“……”  
  
  
王杰希把脸往枕头里一埋。
  
  
“害羞了?”叶修惊讶。
  
  
“不是。”王杰希的声音,从枕头里闷闷的传来,“我突然想起了那些年跟他互怼,互怼到怀疑人生的岁月,我心好累。”
  

说完,王杰希默默的躺平,并为自己拉上了被子。

  
“大眼儿,我可以为你掬一把同情的眼泪,”叶修很认真的说,“但是!你得给我起来!你睡我床上我睡哪儿?!”
  
  
王杰希岿然不动。
  
  
叶修把目光投向喻文州。喻文州“嗖”的拉过被子躺平,闭眼装睡,然后从被窝里伸手“啪”熄掉了那盏床头灯。
  
  
叶修欲言mmp又止。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王杰希打完饭,刚一坐下,就发现全队都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怆而又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们,想怎样?”
  
  
所有人立马错开目光,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互相招呼着“来!吃!”“吃菜!”“这汤超棒!”“这个好吃!你们都尝尝!”
  
  
王杰希转头问身边的叶修:“你说的?”
  
  
叶修还困的叮当响,他昨晚实在撵不走王杰希,就打算认命的去王杰希和周泽楷那间屋睡了,结果不知道是酒店隔音效果太好还是周泽楷睡得太死,他在外面敲了半个小时的门才被放进去。
  
 
“我?我没有。”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你?”  
  
  
喻文州筷子尖儿一滞,抬头微笑:“我只随口告诉了一个人。”
  

“别告诉我那个人是黄少天。”王杰希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点稀薄。
  
  
“正是。”
  
  
王杰希觉得谈话进行下去毫无意义,把筷子往桌上轻轻一放,起身要离开。
  
  
一桌人突然安静下来,又齐刷刷的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怆目光目送着王杰希消失在餐厅的门口。
  
  
等王杰希一走,一桌人顿时原形毕露。
  
  
“来来来!下注了啊下注了啊!!”  
  

“我赌一百块!我们可亲可敬的王杰希大白菜今天就要被丧心病狂的方士谦猪拱掉!”  
  
  
“跟赌两百块!”
  
  
“我三百!”
  

“五百!” 
  
  
叶修慢悠悠的从衣服兜里掏出钱包,往桌子上一丢:“哥跟赌身上所有家当。”
  
  
  

方士谦靠在路边的电话亭前,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啪”地一点,然后对着火苗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他的余光在这时瞥到有人影靠近,他嘴角微微牵起了一个笑,然后他转过身来,大大方方跟人打招呼。
  
  
“嘿!好久不见,王杰希。”
  
  
王杰希见到方士谦突然转过来,先是本能地向后缩了一下,然后他才带着点慌乱的回应人:“好久不见。” 
  
  
一声前辈卡在嗓子眼儿里,说不出来。  
  
  
“先找家店吃个饭?”方士谦走过来,他的身量比王杰希微微高出一点,两个人站得很近的时候,王杰希也需要稍稍把眼帘抬高一点瞧他,现在这个角度,王杰希正好可以看见有一点阳光洒在方士谦的眼睛里,让方士谦整个人看起来温暖而柔和。
 
  
“你吃过了吗?”
  
  
王杰希想了想自己在酒店里没动过两下筷子,于是摇摇头说没有。不过有一点王杰希心里很清楚——即使他刚才在酒店里已经吃过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拒绝方士谦一起吃饭的提议。
  
      
他们并肩在微草的时期,两个人很少有心平气和共处的时候,性格所致,往往是心里偷偷互相关心嘴上却都硬气得很,方士谦退役后,两个人隔着个网络交流,终于能用文字把对对方的认可和关心表达得差不多了,可他们那时毕竟已经是,没有办法再并肩走在北京的街头了。
  

因为过去想来令人不免遗憾,所以对于这次出国后与对方难得的面对面的共处时间,王杰希格外重视和珍惜。
  
  
方士谦的这个笑容,很有几分他名字里那个谦字的味道,他说:“那跟我走吧。”
  
  
苏黎世的餐厅,每一家都风格独特。
  

方士谦的外型属于那种在国人眼中就比较出挑的类型,以前他还在微草的时候,微草接到广告方面邀约最多的选手也是他,或许是本身外貌就不赖,再加上一层外国人滤镜,王杰希注意到餐厅里至少三桌的外国年轻女孩看向他,她们低声讨论他。  
  
  
方士谦选的这桌靠着宽大的落地窗,从落地窗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广场,有小女孩笑吟吟的拉着爷爷的手在喂鸽子。
    

方士谦考虑到焗蜗牛,奶酪土豆这些东西对于王杰希这种传统中国人来说大概还不太适应,所以最后他点的餐也中规中矩,通心粉,烤香肠,热汤,蒜蓉面包。
  

可点的餐上齐后,方士谦并没有吃什么,只是一边喝着果茶,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王杰希,他的眼睛里始终有笑意,亮闪闪的,像沉默夜空里璀璨的星子。
    
  
太犯规了。王杰希想。 
  
  
  
“你吃点东西。”王杰希用叉子把一根烤香肠弄到方士谦的盘子里去,没好意思抬头看人,“别光看着我。” 
  
  
方士谦眯眯眼睛,笑得终于有几分四五赛季时的张扬,他很坦诚的说:“可是我想多看看你。”  
  
  
末了,还孩子气的对王杰希眨了眨眼睛。
  
  
这时候,餐厅的服务生过来,送上一小篮喷香的葡萄曲奇,他跟方士谦叽里呱啦的交谈了几句,王杰希在旁边懵懵的,只听懂了出自方士谦口中的一句“This is my boyfriend.”

等服务生走后,方士谦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神采飞扬了:“他说这是老板娘烤制的饼干,今天是老板娘的生日,每桌都会送。”
  
  
毕竟是当过好几年队友加同一个屋檐下的室友,王杰希太了解方士谦了,他绝对不会因为一篮小曲奇就神采飞扬,王杰希问:“还有呢?”
  
  
方士谦继续神采飞扬:“他说,这篮曲奇送给你和你的朋友,我说这是我男朋友,他还夸我的眼光很好!”
  
  
王杰希简直想感谢方士谦的诚实了。  

  
一顿饭,吃的不快不慢,方士谦眉飞色舞的说了很多这些年在国外遇到的趣事,王杰希听得新鲜,有时候也被方士谦逗的笑得不行。
  
  
即使这些年随着年龄渐长,一定会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但王杰希还是觉得方士谦本质上像个不知疲倦,张扬热烈的疯子。
  
  
喻文州说他们互补,王杰希是认同这话的。他一直缺少的,就是方士谦身上那种张扬热烈的东西。
  
  
临走时,那位过生日的老板娘又送了王杰希一枝花,是很漂亮的火百合,王杰希笑着用英文说了谢谢,然后祝她生日快乐。
  
  
两个人走在苏黎世的小巷中,方士谦在小声唱歌,听起来是首法文歌,调子很温柔,他低头摆弄两下王杰希手里的火百合,嘴角弧度上扬,轻声说了句:“热烈的爱。”
  
  
“恩?什么?”王杰希看他。
    
   
“这花的花语。”
  
  
王杰希把花举到唇边,闻了闻,很好闻的香气。
  
  
“你喜欢吗?”
  
  
“很喜欢。”
  
  
方士谦笑了:“我说,那样的爱。”
  
    
王杰希思索了很久,斟酌着开口:“我不太习惯这样的你…你懂我的意思?你以前不是这样…”

    
“我懂。”方士谦当然知道王杰希指的是什么,他离开王杰希的那会儿,他还是个心直口快脾气有点暴烈的毛头小子,想起曾经的自己,他有点哭笑不得,“但你会习惯的,只要你肯给我,给我们,一个机会。”
  
  
方士谦停下脚步,王杰希也跟着他停下,两人在异国的街头面对面的站着。
  
  
“想拒绝我直接说,你知道的,我这人——”方士谦抬手拍拍王杰希的头,很爷们地说,“顶多晚上找家酒馆买醉,骂一晚上王杰希眼瞎老子这么好他竟然不跟我。第二天,还能当作无事发生的跟你继续做朋友。”
    
  
“不过我更想劝劝你跟我就是了,你还应该知道,我这人,”方士谦盯着王杰希,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语气无比笃定的继续说,“从来没让你失望过。”
  

王杰希忍住笑,装作一脸冷淡的问:“哪来的自信。”
  

“难道不是么?”方士谦一挑眉,“微草的两冠可以为我作证!”
  
  
“那私下里呢?当年天天跟我耍熊的是谁?”
  
  
“魔术师大人,你要以一颗宽容的心去对待孩子的叛逆期。”
  
  
“你的叛逆期也太长了,再说,”王杰希毫不留情的拆穿,“你比我大。”
  
    
方士谦惨兮兮的开口:“王杰希你听着,这绝对不能作为你拒绝我的理由,这个理由我实在无法接受。”
  
  
王杰希把手里的火百合塞到方士谦怀里,后退几步,瞧着人,弯起眼睛笑了。
  
  
“那就试试吧。”  
  
    
“毕竟,你确实,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晚上众人又齐聚在酒店的餐厅。
  

黄少天看到王杰希身后跟着的方士谦时,表情是震惊的,勺子从手里“咣当”掉到桌子上后,他才反应过来,开启连珠炮的嫌弃轰炸:“我靠什么情况一天就被搞定了?王杰希你这也不行啊!你还是当年那个满脸写着高岭之花的魔术师吗你!你……”
    

黄少天对面的唐昊不耐烦的用叉子戳起一块奶香小馒头,直接动作快准狠的塞进黄少天的嘴里。
  
  
人类战胜了邪恶,重新获得了宁静。  
  
  
张佳乐最先申请发言:“请说!你们究竟是如何突然荡起爱情的双桨,推开爱情的波浪,望见海面中倒映着的美丽的爱情白塔的呢?”
  

方士谦伸出食指抵在唇间,神秘兮兮:“缘分,妙不可言。”
  
  
王杰希抬头望天:“不是有个高姓名人说过么,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长远的凑合。”
  
  
方锐一拍大腿:“这话说的有水平啊!谁说的?高英杰?”
  
  
楚云秀翻个白眼儿:“高尔基。”
   
  
叶修筷子尖儿对准王杰希:“你说你,你看他,你图他啥?”  
  

王杰希看了一眼方士谦,迟疑道:“…温…柔贤惠……?”
  
  
黄少天吓得差点没一个馒头噎死自己。
  
  
喻文州一脸“小场面,不慌,我还稳得住”把筷子尖儿对准了方士谦,问:“你呢,你说说,你图他啥?”
  
  
方士谦连眼皮都没抬,该吃吃该喝喝:“五官端正。”
  
  
李轩的筷子“啪”往桌子上一摆,得出最终结论:“得!一疯疯俩!”
  
  
“精彩刺激!”苏沐橙在旁边为爱鼓掌。
 
  
孙翔一脸认真的祝福道:“且行且珍惜!”
  
  
王杰希和方士谦都一口果汁含在嘴里,不知该不该咽。
  
 
神他妈祝福???
  
  
“你确定你不是想让我上电竞之家的头条么,跟某种生机勃勃的色彩搭边儿的那种?”方士谦问。
  
  
“此言差矣!”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高深莫测的摇头。“还有什么能比——”
  
  
他的霸图队友张佳乐,立刻心有灵犀的接话:“《唏嘘!那些年我们亲眼见证过的微草正副队的相爱相杀!》”

张新杰:“和——”
   
  
张佳乐:“《感慨!微草正副队那不得不说的爱情!》”
  

张新杰:“以及——”
  
  
张佳乐:“《震惊!微草多年父子终成情侣!》”
  

张新杰微微一笑:“还有什么标题能比上面的更劲爆呢?”
  
  
王杰希方士谦欲言mmp又止。
  
  
“哎,今个儿早上,不是下注来着么?”叶修突然想起这件大事,他看向某个看起来求生欲很强的方向,“黄少天,掏钱!” 
  
  
刚费了半条命把那个奶香馒头咽下去的黄少天,目光冷漠的看了叶修三秒,又夹起一个馒头,动作快准狠的堵住了叶修的嘴。
  

满座喝彩,掌声雷动。

  1277 33
评论(33)
热度(1277)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