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16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吴雪峰沉默了几秒,突然笑了。

  
“叶修呗。”他顿了顿,又反问道。“不然呢?”

  
陶轩也笑了笑。
  

“你舍得?”

  
“不舍得啊。”吴雪峰特别坦诚。“但你觉得,我会为了他,亲手断送自己的设计师生涯?”

    
陶轩思考了很久,然后说,“你不会,你是个理智的人。”
  

“但很可惜,在他的问题上,你从来不是个理智的人。”

陶轩目光死死地盯着吴雪峰,像在盯着垂死挣扎的猎物。“充其量你只算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而这就是我问你,这事谁扛的原因所在。”

  
陶轩比吴雪峰更坦然。

  
“有件事你可能没搞懂。”吴雪峰说。“我们是同事,是搭档,是老友,但也仅此而已。”  
  

“既然最多只是老友,那么我在这件事上只需要态度跟王杰希黄少天他们一样就够了。”

  
陶轩依旧不死心:“可这次你帮叶修扛了,情况就会不一样了。”
  

“那倒是。”吴雪峰哈哈一笑。“情况会不一样,他会开始恨我。”
  

陶轩的脸色顿时冷下来。
  

“你想法是挺不错的,我帮叶修扛了,叶修对我感恩戴德,跟我在一起了,我也没有怨言了,公司也挺过去了。”
  

吴雪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有点累。  
  
  
“可惜叶修没你想的那么傻,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卑鄙。”

“所以我们这是谈不妥了?你知道这样的话,我只有一个选择了么?”

  
“我会放弃叶修。优秀的设计师,嘉世还会再招揽到的,但嘉世的名声不能因为他一个人砸了,而叶修这次一旦挺不过去,他的设计师生涯,他这些年的地位,名望,他这些年的所有成就……也就都毁于一旦了。”

“那又怎么样呢?”吴雪峰目光冷淡的看着陶轩,他的口吻要比目光更冷。“他问过我,如果有一天他一无所有了,我会怎样。我告诉他,我还会在他身边,我不会离开他。”   

“他向来是不怎么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的,但现在我可以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我确实可以做到。”
  

“他一无所有后,所有人都弃他而去,我也是在的。”

陶轩完全没想到吴雪峰会做到这种地步,他以为吴雪峰无疑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替叶修抗下一切,一种是在叶修垮掉之后跟叶修撇清关系。

  
“……一辈子就这样了?”陶轩皱着眉,有点语无伦次,立场都开始颠倒了,“说到底,他只是一个不爱你的人。这么多年我也看在眼里,他身边换了多少人,你又因为他拒绝了你身边的多少人,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的你,在他一无所有后,还打算守着他,你疯了?”    

  
“别人跟他在一起,谈情说爱也好,交个朋友也好,很多都是奔着他的光环去的,我不一样。”吴雪峰摇摇头,目光微微怅然,像是回忆起很遥远的往事。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学生,那会儿,他跟苏沐秋刚刚开始交往。”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对他不抱幻想。”

  
陶轩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可是后来苏沐秋死了。”  

 
“是啊。”吴雪峰点点头,语气淡淡道,“人是走了,走了以后,没变成他心头的朱砂痣,也没变成他床头的明月光,倒是变成了横亘在他咽喉的狰狞伤疤。”  
  

“哦,对,还变成了他右手中指上看起来永远也不打算取下来的一枚戒指。”  

  
“你知道右手中指上戴戒指的含义么?”吴雪峰抬头问陶轩,然后不等陶轩说什么,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那代表这个人,已经订婚。”  

  
  
        
叶修吃完饭,回嘉世。他拖沓着步子,先来到吴雪峰的办公室。
  

吴雪峰正蹙着眉,拿根铅笔在一张白纸上画东西,但看起来不像是在设计什么,因为他纸上的线条实在是乱糟糟的一团,像小孩子的胡乱的随手涂鸦。
  

叶修只扫了一眼,随口问:“你心情不好?”
  

吴雪峰把笔往桌子上轻轻一撂,摇了摇头,反问叶修:“你有什么事?”
  

叶修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往吴雪峰桌子上一丢,拉开椅子在吴雪峰对面坐下,随手摆弄吴雪峰笔筒里的那堆笔。

  
吴雪峰看见体检单那几个大字的时候就笑了,他揶揄叶修一句:“你挺自觉啊?”  

  
“我估摸着回头你也得管我要,我路过你办公室就直接给你送进来了。”叶修看吴雪峰一直在那笑笑笑,他无奈地敲了敲桌子。“你到底看不看?不看我拿走了啊?怎么着这也算我隐私啊,搞得像上小学那会儿把体检单拿回家让我爸签字似的。”

  
“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啊……”吴雪峰一边仔细的逐项看那张单子,一边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
  

叶修试探的问:“你会充满自豪感?”

  
吴雪峰抬起眼皮,幽幽的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冷笑道:“不,我会打断你的腿。”

  
“老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叶修惆怅感慨道:“再也不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的时候了。”

  
“放过我,我真的没口口声声说过爱你。”

  
叶修“啧”了一声,往椅子靠背上一靠,他也不跟吴雪峰在这个问题上呛,毕竟这么多年来,吴雪峰确实是几乎没把话明着说过,而这事,以两人现在的关系来看,也没有细究的意义。

  
“你还有事没?没事就回去忙你的,别在我这赖着偷懒儿。

  
“撵我?”

“你身上火锅味儿太大。”吴雪峰看完体检单,把单子还给叶修,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圈里有头有脸的设计师,除了你,也没人会踏进火锅店了。”
  

“你可真高抬他们,我今天跟微草那位大腕儿一起吃的。”叶修说完沉默了几秒,又颇为感慨的说,“大眼儿苦尽甘来啊,估计这会儿已经脱单了。”
  

“吃火锅还赠对象了?哪家店?麻烦地址透露给我一下?”

叶修呵呵一笑。 
 

      
  
叶修拿着吴雪峰那张草纸,左看看,右看看,确认真的是张没什么重要内容的纸后,他从吴雪峰的笔筒里抽出一根橙色的彩铅,也在上面勾勾画画起来。

吴雪峰没注意叶修在画什么,只是在看着他。叶修手中握着那根削得细长的彩铅,他的手白皙修长而骨节分明,非常有美感,因为最近身体状况有点差的缘故,他的肤色不太好,唇色也偏淡,他正静静的勾画着什么,注意到吴雪峰安静的目光时,他抬起头冲吴雪峰笑了笑。
   

“叶修。”  

  
“我发现,我对你还是心存妄想。”
  

叶修手上的动作没停,他沉默了一会儿,两人间一时只听得到彩铅在纸上涂抹时的沙沙声,他很久之后才淡淡的问:“真放不下?”

  
“都这么多年了,你说呢?”吴雪峰微微笑着。
  

“其实我一直好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呃。”叶修想了想,想不出来,就开始随便猜测:“好像是…我跟方锐分手之后吧?”
  

吴雪峰一笑。

  
见人这个反应,叶修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比那要早?”
  

“要早得多。”  

  
“王杰希那会儿?老韩那会儿?”  

  
吴雪峰一直沉默。  

  
“总不能是苏……”

  
“如果我说是呢?”  

这回换叶修沉默了。
        

“八年,或者九年。我记不清了。”吴雪峰微微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叶修此刻的表情,“怎么,吓到你了?”

叶修握着彩铅的手指指节处微微泛白。
  
  
“我回忆一下自己这些年的心路历程而已,你不至于被我影响到吧,叶大首席?”吴雪峰有点惊讶。

  
“……我考虑考虑。”

“恩?”  

    
“我说,”叶修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嘴唇轻抿看起来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迟疑,他说,“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再认真想想。”

  
吴雪峰怔了半天,他认真的看叶修,叶修这回还真没像以往一样,说完一些暧昧的话,就避开他的目光,他甚至可以确信,此时他在叶修的眼中看到了与他如出一辙的认真。他的心脏一紧,最终他垂下眼帘,嘴角拉扯出一个古怪而伤感的笑。 
 
  
“谢谢,叶修。”吴雪峰说,“但很可惜,有点晚了。”
    

“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这回,我说真的。” 

  
叶修没问吴雪峰你刚说完你对我心存妄想就又告诉我你决定放弃了到底是想怎样,他只是紧紧地盯着吴雪峰的眼睛,企图从吴雪峰眼睛里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但很显然,吴雪峰也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江湖,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叶修心里开始莫名发冷,但他缓了缓,最终语气依然平静如常的问:“吴雪峰,你确定你想好了?”

没有任何迟疑,吴雪峰说:
  

“我确定。”

   
叶修在吴雪峰话音落下后,突兀的笑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很久以后,他才喃喃自语般的再度开口:“我竟然开始有点难过了。”

  
“可能一会儿还会更难过。”

  
“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抬眼看无动于衷的吴雪峰,他又笑了笑。

  
“我对你有占有欲,是那种…公司那几个年轻小模特往你身边凑一凑,都能让我觉得气儿不顺的那种占有欲。”  
  

“把你栓在身边这么多年,我是挺自私的。”

  
“但是,终于……”叶修顿了一下,声音里带着几分寂寥的笑意,“终于,连你也离开我了。”
  
  

      
叶修走后,吴雪峰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发了很久的呆,他想了很多,但也什么都没想清楚,脑子乱成一团,最后,他近乎是动作机械的拨通了陶轩的电话。
  

“雪峰?”陶轩的声音听起来对于他还能打电话过来非常惊讶。

  
吴雪峰深吸一口气,又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把话说出了口:“我改变主意了。”

  
这回陶轩就是提起兴致了:“哦?”

  
“所有事情都往我身上推。”

    
“我辞职,辞职信就免了吧,我没有什么想写的。至于对外说我是引咎辞职,还是被嘉世除名,无所谓,随便你们。”

“只要放过叶修。”  

  
陶轩静静的听完,然后轻叹一声:“老实说,对于你最终这个决定,我并不意外。”

  
“人啊,真的不能有软肋。”

“我很遗憾。”陶轩在漫长的停顿之后,终于缓缓地说,“再见了,雪峰。”  

  
吴雪峰拿着电话,才注意到自己桌上那张画着乱糟糟线条的草稿纸上,多了个傻啦吧唧的笑脸,旁边还字迹潦草的写着一句,开心点儿呗,吴雪峰大大。

  
他自嘲的笑了一声。

  
“可别他妈的再见了。” 
  

  
喻文州瞅了半天这个被拎到自己面前的小孩,最后,他还是选择问一旁的徐景熙。
  

“什么情况?”

  
“公司新签的模特!卢瀚文!老板特意嘱咐我一定要告诉您让这小孩儿多在台上露露脸,公司要重点培养!”

  
喻文州又把卢瀚文打量一遍,从气质来看,这孩子真是神似……
  

“取代少天?”他皱着眉问。  

  
“不不不!!”徐景熙一惊,连忙解释,“老板的意思是,他和黄少轮流走开场和压轴。”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

  
“选择权绝对在黄少手里!黄少想走开场,他就滚去压轴!黄少想压轴,他就滚去开场!这小孩儿年轻,还能在圈里多磨炼几年,等他磨炼差不多了,黄少也差不多到了该退圈的年纪了,所以他顶多只算是黄少的接班人。”
  

喻文州不是不知道按照常理来算,黄少天的模特生涯还剩下几年,况且蓝雨的办事风格一向是未雨绸缪,能发掘出来个准首席模特接班人的好苗子,无论是对公司发展,还是对首席设计师来说都是好事一件,毕竟,首席模特换人的速度可远比首席设计师换人的速度要快的多,前者到最后无论如何都会在岁月面前败下阵来,而后者只要才华足够惊艳,一直坐在首席的位子上无可撼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卢瀚文非常年轻,年轻即资本,这话是有道理的。他的年轻使他确实如徐景熙所言可以在圈内多磨炼几年,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走自己的秀,积攒自己的经验,然后,坐等黄少天到了退圈年龄,他去补上黄少天在蓝雨的位置,而这期间的这些年,他和喻文州的合作,也会使他比其他公司新上位的首席模特,更早的与自家首席设计师培养起默契与共鸣。  
  

“那好。我没意见。”

  
卢瀚文这时底气十足的发言:“我不会比黄少差的!”
  

喻文州看着他,点点头:“我知道。”

  
“诶?”

  
同样阳光的气质,同样明丽光鲜的个人风格,他几乎就是黄少天的翻版,他未来的发展之路,喻文州此刻几乎就可以肉眼预见。
  

“…那我们去吃顿饭吧!我请首席!我们赶紧熟一下!” 
   

喻文州“噗”的笑了一下,但他还是摇头拒绝了,他看起来对吃饭联络感情这种事兴致缺缺。

  
“你当模特多久了?”

  
“十四岁出道,已经两年多了!”
  

“哦,那你今年十六岁。”

  
“十七岁!”  
  

“十六岁。”喻文州信口胡谄“我们只看周岁。”

  
“哦……”   
  

“年纪小,看长相更小。”喻文州又把话头扔给徐景熙。“真让人头疼。”
  

不等徐景熙说什么,卢瀚文就问:“你很讨厌小孩子?”

  
“…也不是。”

  
“那你讨厌我?”

  
“不是。”

  
卢瀚文放心的舒了一口气,还拍了拍心口,但他紧接着抬头特别认真的说:“可是我讨厌别人拿我当小孩。”
  

“我知道。”

  
“诶?”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讨厌别人拿我当小孩儿。”喻文州笑了笑。

  
“你真的好酷啊!首席!”卢瀚文对喻文州的好感度嗖嗖嗖直线上升。
  

喻文州微笑不语。

  
“首席!我们今年拿个大奖怎么样?!”

  
年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充满斗志且无所畏惧。新年才刚刚过去,卢瀚文已经在惦记今年年终大赏的奖项了。  
  

喻文州一愣。  

  
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他刚被签进蓝雨的时候,黄少天也是差不多时间跟他进的公司,他俩那会谁都不是首席,却在一起搭档,喻文州负责设计,黄少天负责走秀,他们搭档的第一年,黄少天好像也这样说过
  

“文州,咱俩拿个奖怎么样?你拿最佳设计师奖我拿最佳模特奖,两个奖杯全都被咱们蓝雨的人捧走不给别人留,公司是不是觉得倍儿有面子?!”
  

黄少天当年是真的志在必得还是随口开玩笑,喻文州也不清楚,但事实是,那一年的年终大赏,他们真的如黄少天所说,双双捧走了大奖奖杯。
  

而现在,时隔多年,场景几乎重叠。

  
“你不要那副表情好不好,我真的挺厉害的,我不会让你失望,也不会拖你后腿的……”卢瀚文以为喻文州觉得自己斤两不够,低着个头,委屈巴拉的在那小声嘟哝着。  

  
“凭你本事。”

  
“噫?”卢瀚文闻声抬头。

  
“凭你本事,”喻文州淡淡的重复了一遍,“拿个最佳模特奖让我看看吧。”

  
“小意思!”卢瀚文顿时精神抖擞,“首席你也要加油!再拿个最佳设计奖!”

  
“这样年度大赏的时候,两个奖杯都归蓝雨!倍儿有面子!”
    

果然…很像啊。 
    
   

  79 19
评论(19)
热度(79)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