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口嫌体直到白头

@幽蓝冰泉 的点文。

  
七赛季的情人节,有对象的喻文州给正跟方士谦处于互相暗恋阶段没捅破那层窗户纸的王杰希打电话。
  
  
“我谨代表蓝雨战队,恭祝王队情人节快乐。入你相思门,知你相思苦。”
  
  
八赛季的情人节,有对象的喻文州给有对象但是对象身在国外所以正处于空巢阶段的王杰希打电话。
  
  
“我谨代表蓝雨战队,恭祝王队情人节快乐。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九赛季的情人节,有对象的喻文州给依旧空巢的王杰希打电话。
  
  
“我谨代表蓝雨战队,恭祝王队情人节快乐。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十赛季的情人节,有对象的喻文州给依旧空巢的王杰希打电话。
  
  
“我谨代表蓝雨战队,恭祝王队情人节快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十一赛季情人节,有对象的喻文州给依旧空巢王杰希打电话。
  
  
“我谨代表蓝雨战队,恭祝王队情人节快乐。微草有防风,你夫走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
  
  
“够了,喻文州。”
  
  
打这么多年的情人节慰问电话,喻文州还是头一回没见王杰希直接把电话挂断。
  
  
他下意识的问:“恩?怎么了?”
  
  
“方士谦回国了。”
  
  
喻文州,啪,挂了电话。
  
  
  
王杰希买了一袋糖炒栗子回到车上后,张佳乐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刚才老方找你来着,说打你手机打不通,问我你干什么呢。”
  
  
王杰希愣了一下,把自己手机的屏幕锁解开一看,未接电话方士谦,他刚才被喻文州挂完电话就直接把手机揣兜了,还真没瞧见方士谦打了电话过来。他把电话拨回去。
  
  
电话被那边秒接起来,直接劈头盖脸一句砸来,“你刚才干嘛呢?”
  
  
“跟喻文州打电话。”王杰希顿了一下,“我们马……”
  
  
“王杰希!我告诉你,你的爱徒高英杰已经落入了我的手掌心!为了证明我此言不虚!一会儿我就拍张高英杰的大头照发给你!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在外面瞎几把浪,我就撕票了!!!”
  
    
啪!嘟嘟嘟嘟………
  
  
张佳乐嚼着口香糖,正看车窗外美丽的北京夜景呢,听旁边突然没动静了,疑惑回头,看见王杰希正低头看手机,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就跟赛场上王不留行的走位似的。他想。
  
  
王杰希的手机屏还亮着,张佳乐瞟了一眼,是一张高英杰的近照,不知为何,这孩子的这张照片看起来,是那么的幼小,可怜,又无助。
  
  
张佳乐问:“刚才的电话是老方打的?他说啥了?”
  
  
“没什么。”
  
  
今天第二次被人挂断电话的王杰希收好手机,专心开车,他表情看起来跟平日里没什么不同。
  
  
“他说他活够了。”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以前。
  
  
两个小时以前,在国外待了将近四年的方士谦,终于回国。他回国的日子正巧赶上联盟的冬休期,一向喜欢热热闹闹呼朋唤友的方大治疗之神,早在踏上祖国大地之前就约好了叫上几个老友为自己接风洗尘,算上他自己,一共七个人,七个都是大老爷们,从某种角度来看,这顿饭吃的想必也是格外清心寡欲。
  
  
方士谦提着行李走出机场时,一眼就看见远处王杰希那辆骚包到不行的红色跑车。想当初他人还在国外,跟王杰希跨着好几个大洋黏黏糊糊的煲电话粥时,王杰希突然说想换辆车,他当时也就随口接一句,换呗,换个红跑,闲得没事的时候,戴上墨镜伪装好自己,把车往没人的地方开,还能玩个Z字抖动啥的,拉风,贼配魔术师。方士谦瞎扯的话他自己都没放心上,结果第二天王杰希就给他拍了张红色跑车的照片,只言简意骇三个字,买完了。
  
  
方士谦十分感动,自己随口给王杰希的建议,他还真就采纳了!
  
  
方士谦兴高采烈的拎着行李朝王杰希那边走,王杰希隔着老远冲他做了个手势,不像是打招呼,倒像是让方士谦别过去。方士谦一愣,脚下一犹豫,就见王杰希钻进车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开到了自己脚边。
  
  
服务这么到位?这得夸人两句!
  
  
方士谦正想着,王杰希就慢慢的摇下了车窗,摘下墨镜,先冲他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条斯理的解释:
  
  
“当初忘了跟你说,跑车买的两人位的。”
  
  
方士谦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没事,够用!”
  
  
“你想上哪儿吃?你把地址告诉袁柏清他们,我现在去接张佳乐。”
  
  
……
  
  
………???
  
  
方士谦站在寒风中风尘仆仆的拎着行李,与坐在开着暖气的炫酷跑车里的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你去接张佳乐。”方士谦飞速整理完有效信息,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那我呢?”
  
  
“你自己打车先去。”
  
  
“王杰希,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方士谦感到窒息,“为什么不是让我上车跟你一路炫酷又拉风的开着红跑去饭店,而是让张佳乐那个狗比坐在神圣的副驾驶座上留我一人孤苦伶仃独守空……”
  
  
王杰希没理他,作势就要把车窗摇回去:“一会儿见。”
  
  
“等等!”
  
  
王杰希只剩眼睛及眼睛以上的部位还露出车窗,那双据粉丝说里面有万千星辰的眼睛,此刻盯着方士谦透露出戒备的光:“怎么?”
  
  
“四年没见。”方士谦相当委屈,“王杰希你对男朋友好歹要有点表示吧?”
  
  
“明明是三四个月没见。”
  
  
“那也要有表示啊!”
 
  
王杰希突然笑了一下,从车里伸出手,示意方士谦弯下腰靠近。
  
  
方士谦心神荡漾。莫非王杰希这是要当街给我一个爱的吻!
  
  
方士谦乖乖照做,然后王杰希温柔的微笑着,像拍儿子一样,拍了拍方士谦的头。
  
  
“公共场合,不宜调情。”
  
  
说完,魔术师一脚踩下油门,绝尘而去,留一片余风卷起两片枯叶在方士谦面前打着旋儿飘过。
  
  
场面可谓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王……”方士谦骂声到了嘴边儿,突然想起魔术师在帝都庞大的粉丝阵容,他又硬生生把话压下,暗骂一声:“Shit!”
 
  
  
半个小时后,方士谦挑了一家极其不起眼的饭馆,那家饭馆的门口挤满了小商小贩,简而言之,没有地方给王杰希停那辆尊贵炫酷装逼而又拉风的红跑。
  
  
没错,方士谦是故意的。
  
  
方士谦在雅间坐下后,连菜单都没翻,直接一句“上你们这最贵的菜,不贵我们不给钱!”就把服务生打发了,然后他给袁柏清去了条短信告诉他地点。
  
  
等袁柏清带着许斌,高英杰和刘小别左拐右拐,终于找到那家饭馆时,饥肠辘辘且腿脚酸痛的袁柏清,对于师父回国这事的心情已经由起初的激动变为了彻彻底底的嫌弃。
  
  
当然,他嘴上没敢说出来。
  
  
一见面,他奔着方士谦就大呼“师父万岁!师父你都瘦了!”
  
  
方士谦正在那翘着二郎腿,拨弄手机呢,袁柏清奔他而来,他一脸嫌弃,头也不抬的直接把扑过来的徒弟糊到一边。
  
  
然后他冲剩下那三个小年轻,温和的一笑,说:“坐啊你们。”
  
  
袁柏清在方士谦看不到的角落翻了个白眼儿。
  
  
我是他亲徒弟。
  
  
没错,我一点儿也不怀疑。
  
  
……
  
  
一点儿也不…!!!
  
  
这屋里现在跟方士谦最熟的,除了袁柏清就当数和袁柏清同期的刘小别,剩下的高英杰和许斌,高英杰也算是在训练营时期,就跟方士谦有过几次来往的,虽然那来往大多数是王杰希正在训练营里指导自己,方士谦过来等王杰希,或者方士谦来训练营找袁柏清,顺道替王杰希捎个话要自己再加个练,总之都跟王杰希有关,至于许斌,他除了还在三零一的时候跟方士谦在赛场上碰见过几次后,就谈不上跟方士谦还有什么交集了。
  
  
而许斌却的的确确是方士谦指名道姓,让王杰希带来参加这顿给自己接风洗尘的饭局的人。
  
  
许斌此时很方。
  
  
方士谦跟袁柏清又拌了两句嘴,他抬头就看见许斌,他想了想,没憋出什么好的开场白,导致最后跟人打招呼时,语言过于简短干脆:“我,方士谦。”
  
  
许斌一愣,忙跟着点头:“知道,知道!治疗之神!”
  
  
“恩。”方士谦对于这个自己已经许久未听过的封号再被提起,反应不咸不淡的。
  
  
许斌看他的反应,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队长的男朋友。”
  
  
“对!”方士谦笑容重新挂在脸上,好像满脸都写着没错没错传说中王杰希的男朋友就是在下本人没错了!
  
  
许斌的眼珠转了转,看见方士谦边儿上的袁柏清悄悄对自己做口型:
  
  
特幼稚,我没说错吧?
  
  
……
  
  
天下师徒一个味儿。许斌默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装作没看见。
  
  
  
方士谦在那拿个手机刷微博,耳边是几个小年轻的嘻嘻哈哈,他时不时出个声,大半注意力还是在手机上。
  
  
或者说,是在王杰希的微博页面上。
  
  
以前,王杰希是每逢战队纪念日或者战队搞什么回馈粉丝的活动,才会在微博上冒一下泡,而自打去苏黎世打完比赛回来,王杰希三天两头的在微博上现身,不管客场还是主场,他总能跟其他队的选手进行丰富多彩的线下活动,并在微博上充分的展现出来。
    
  
方士谦打开王杰希的微博页面,一条一条往下翻。
  
  
王杰希与周泽楷在一家咖啡屋里喝咖啡。
  
  
王杰希陪楚云秀去购物。
  
  
王杰希和李轩去健身房。
  
  
王杰希和张新杰,张佳乐一起晨练。
  
  
王杰希和苏沐橙去广场吸猫。
  
  
……
  
  
方士谦满脸冷漠。
  
  
这时,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他,使他手一滑,刷新了页面。
  
  
王杰希的微博,最新一条,发布时间就在刚刚。虽然照片明显是之前的照片了,虽然照片上叶修只出镜了半个肩膀一条胳膊,虽然照片的配字是妖魔鬼怪快离开,但方士谦依旧不高兴。
  
  
方士谦反观自己。
  
  
这些年来,王杰希在社交软件上与他的唯一互动就是:
  
  
父亲节,他给王杰希的微博点赞。
  
  
儿童节,王杰希给他的微博点赞。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王杰希和张佳乐还没到。方士谦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没打通。他又给张佳乐打了个电话。
  
  
“你们现在到哪儿了?”
  
  
“我航班晚点了,才到。这不,刚上老王的车。”
  
  
“王杰希呢?我打他电话一直正在通话中。”
  
  
“哦,刚才喻文州给他打电话来着,没打完呢呗,他下车买东西去了。”
  
  
方士谦挂了电话,盯着一杯茶水沉默两秒,然后他冲高英杰招呼一声:“小高。”
  
  
“啊?”突然被点名,高英杰茫然抬头。
  
  
方士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咔嚓,拍了一张高英杰的大头照。
  
  
然后,他在王杰希把电话打回来的时候,硬生生的把那通电话,打成了,恐吓电话。
  
  
  
王杰希和张佳乐到的时候,饥肠辘辘的几人已经动筷子了,张佳乐一扫桌上那几盘菜:清炒荷兰豆,尖椒干豆腐,醋溜土豆丝,番茄炒蛋……
  
  
张佳乐一句“我的妈”如鲠在喉,最后他选了一种较为含蓄的问法:“方士谦,你信佛了?”
  
  
“滚你大爷!”方士谦白眼儿一翻,“我让服务生挑贵的点,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可能他想替我省钱。”王杰希在方士谦左手边空着的位置坐下来。
  
  
方士谦一句呛过去:“那你待会谢谢他呗?”
  
  
王杰希压根儿没动筷子,就在那剥糖炒栗子,剥一个往方士谦盘儿里丢一个。
  
  
“来点荤菜?”王杰希问。
  
  
“来来来!!!”袁柏清拍案而起。
  
   
……又被方士谦一个眼刀瞪回去。
  
  
俗话说得好,按下个葫芦,起来个瓢。这边袁柏清刚坐下,那边张佳乐一嗓子叫来了服务生。
  
  
真叫人防不胜防。
  
  
“红烧排骨!糖醋鲤鱼!香酥牛柳!四喜丸子!京酱肉丝!……”
  
  
那边张佳乐拿着菜单儿唰唰点菜,这边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直皱眉。
  
  
“你不饿?”
  
  
“不饿啊。”王杰希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看了一眼方士谦堆满栗子的盘子。“你吃啊。”
  
  
方士谦心不在焉的从盘子里拿了颗栗子丢到嘴里,眼睛却是在注意王杰希手上的动作,他小声的说:“小心手。”
  
  
“没事,小心着呢。”
  
  
整顿饭下来,方士谦菜没吃几口,倒是把王杰希剥的栗子一个不剩全吃完了,王杰希则是压根没举过筷子,就喝了一碗方士谦给他盛的鲜藕排骨汤。
  
  
那几个小年轻在饭桌上风卷残云,撑得瘫在椅子上直打饱嗝。最后都吃得差不多了,张佳乐把牙签往桌上一扔,去洗手间,王杰希拿起外套,去结账,剩下的人先去外面打车。
  
  
袁柏清已经拦完了一辆车,许斌突然想起自己的围巾没拿,又折回店里去取围巾。
  
  
他拿完围巾出来,正巧碰见上完洗手间出来的张佳乐,方士谦,和正在收银台结账的王杰希。
  
  
方士谦和王杰希还在呛。
   
  
“你不跟我客气客气?”

  
“客气啥客气,我跨好几个大洋回来你还好意思让我买单,王杰希你要不要脸!”
  
  
“你跨好几个大洋空手回来还好意思让你男朋友买单,你把脸落国外了吧?”
  
  
“以后都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人,整那些虚的干啥,快把单买了,乖,啊。”
  
  
“少来这套。”
  
  
“那你要是真想要礼物,明个儿咱俩找家店买戒指去,你嫁给我?”
  
  
“做你的美梦!”
  
  
在旁边一直没动静的张佳乐眼睛倒挺尖,一眼看见许斌,冲人挥了挥手打个招呼。
   
  
方士谦随即望过来。
  
  
视线相撞。
  
  
许斌尴尬的笑了笑:“哈,方神,我回来取围巾。”
  
  
方士谦也笑了笑:“见笑了。”
  
  
王杰希在那结账,只回头看了许斌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是嘱咐了一句回去路上小心早点休息,又被一边的方士谦吐槽都放假了还一副要查房的老妈子架势,两个人又互瞪起来。
  
  
“祝你们口嫌体直到白头啊~”
  
  
张佳乐招呼着许斌先撤离战场。
  
  
结果走出饭店没两步,方士谦又突然追出来。
  
  
“等下,许斌。”
  
  
许斌回头,却见方士谦突然没了下文,一副跟他本人不太相称的犹犹豫豫的样子。
  
  
“方神……?”
  
  
张佳乐却好像已经知道方士谦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安静的插着兜站在旁边,嘴角还带着点笑。
  
  
“……他大概还能再打两三个赛季。”
  
  
“啊?”许斌不明所以。
  
  
“所以就是说…拜托给你啦!”方士谦那样子不知道到底是烦躁还是不好意思,但说到最后又有点无可奈何的意味。
  
  
他看着刚才饭店出来,正朝这边走的王杰希。
  
  
“毕竟,我已经退役了。”  
  
  
许斌看着方士谦,他对方士谦的了解绝大部分来自于袁柏清,即使已经出师多年,袁柏清依然经常把方士谦挂在嘴边,虽然大部分时候张口闭口都是提方士谦的黑历史,但谁要是真说方士谦一个不好,甭管是哪个战队的,袁柏清肯定一个猛子杀过去,那架势好像要是不拦住他,他就能让人血溅当场。
  
  
“我师父是个特别好的人!特别好!你懂吗?”
  
  
这就是剩下极少数时候,袁柏清对方士谦直接了当的正面评价,也是他对方士谦整个人的唯一评价。
  
  
许斌又把目光移向王杰希。他来微草也有几年了,王杰希本人很少提到方士谦,就连袁柏清在讲方士谦的糗事的时候,也至多是笑呵呵的听着,或者压根儿不理会,但方士谦这个人在王杰希心里,评价不用想就知道,一定只高不低,因为他是王杰希选择要一起走过这一生的人。  
  
  
“好,你放心。”许斌一笑。
  
  
然后许斌冲王杰希大喊:“队长!我们先回去啦!”
  
  
他拉着张佳乐跑走,跳上路边等了半天的出租车。
  
  
王杰希还有点发愣,只来得及冲许斌挥了挥手,然后他走到哼着小曲儿,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方士谦身边。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方士谦眼睛都不眨:“聊一聊政治时事,他为我锐利的目光和深厚的文化素养所折服。”
  
  
王杰希呼吸一滞,后退两步,用看神经病的目光说:“……你离我远点儿。”
  
  
  
出租车没立刻开,刘小别和张佳乐在交流先把张佳乐送去哪个酒店,袁柏清打了个哈欠儿,抬头随口问许斌一句:“怎么这么久?”
  
  
许斌没回答,看着车窗外的方士谦和王杰希,那两个人又呛起来,好像是因为王杰希把车停在了很远的地方。
  
  
“王杰希!明天速速跟我去医院检查你的脑组织是否发育不良好吗!”
  
  
“滚!谁挑的饭馆?门口根本没有地方停跑车!”
  
  
许斌噗的一声笑出来,怕那两人注意到,他赶紧把车窗摇上去,他反问袁柏清:“他们一直是这样的?”
  
  
“哪样?”
  
  
“就…平时吵吵闹闹,然后……”
  
  
袁柏清看了看窗外,也笑了一下:“对,一直都这样。”
  
  
出租车开了,倒车镜里还能看见两个人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小道上,方士谦撵了王杰希两步,皱着眉把外衣扣子帮人系上。
  
  
“真好。”
  
  
“恩,一直都这样,真好。”
  

  721 36
评论(36)
热度(721)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