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逃婚有个屁用.4

(1)(2)(3)

.  
      
喻文州裹紧了自己的貂皮,表示眼前这个画面有点迷幻。
  
  
昨天,他作为南院暗夜系的代表,去西院参加这两人的婚礼,结果婚礼上他跟其他来宾抻着脖子等了半天,也不见新人入场,最后直到暮色四合,西院那位老院长才面色尴尬的出来宣布,婚礼临时取消了。
  
  
而现在,在少天一边嚷嚷着“文州你快看你快看!!我把什么玩意儿带回来了!”一边推门进来后,他在抬头的同时,听见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黄少天,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用词。”
  
  
然后他就看到,昨天逃婚的两个人,今天竟然一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王杰希一脸高深莫测。还是他熟悉的那个王杰希。
  
  
方士谦一脸吊儿郎当。还是他熟悉的那个方士谦。
  
  
喻文州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用三秒的时间酝酿了一场大脑风暴,然后,他把目光锁定在那位魔道学者身上。
  
  
王杰希什么套路我没走过,我不慌,都是小场面。
  
  
喻文州想着,面上恢复了一贯的微笑,他从容冷静,举止优雅的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茶杯,把精致的茶杯举到唇边,垂下眼眸,正要小抿一口。
  
  
……
  
  
……哦,没茶了。
  
  
他装作无事发生的把茶杯放回原位,先用目光示意黄少天桌子上的一盘茶点“少天,新烤的点心,吃。”,然后,他冲那两位微微一笑。
    
  
“你俩这么快就旧情复燃了?”
  
  
喻文州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一圈,又带点意味深长的笑意补充道:“恭喜?”
  
  
“屁!”方士谦翻个白眼儿。
  
  
王杰希没忍住,也跟着翻了个白眼儿,就是动作幅度没有方士谦的大就是了。
  
  
喻文州心里呵呵一笑,妈的,夫妻相。  
 
  
“那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度蜜月!”
  
  
“找魔宠。”
  
  
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但截然不同的回答,让喻文州立刻露出了饶有兴致的揶揄笑容,黄少天则笑得过于忘乎所以,差点没被茶点噎到。方士谦瞪王杰希一眼,那意思是,说好的默契呢?
  
  
王杰希接收到瞪眼一枚,想了想,自认理亏,他抬起手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然后眨了眨眼睛看着方士谦,好像真不打算说话了。
  
  
方士谦看得心神荡漾,王杰希有时候还挺可爱的嘿。他回过头,冲正在进行愉快下午茶并等着看好戏的两个人说:
   
  
“度蜜月的时候,魔宠因为吃不下我们撒的狗粮,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喻文州手一抖,差点把捧着的琥珀茶壶给摔了。
  
  
“所以我们现在……”
  
  
“所以你们现在一边继续度蜜月,撒狗粮,一边找魔宠?”黄少天抢答。
  
  
方士谦发自肺腑的称赞:“聪明!”
  
  
两人隔空击了个掌。
  
  
喻文州呵呵一笑,表示我信了你的邪。
  
  
  
方士谦把他跟王杰希这两天来宛如冤家聚头般的经历,绘声绘色,脸不红心不跳的,讲述成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但他瞎忽悠一通后,也没忘记要在最后把话题扯回到正事上:“所以,现在我们在找张佳乐。”
  
  
喻文州:“张佳乐在……”
  
  
“哎呀找张佳乐还不简单,你出门直走再左拐走过五条街经过一片湖翻过两座山再穿过一片森林……最后一抬头看见个小木屋,你就到了,要不要我给你去门口给你指个路啊?”
  
  
已经很久没有出声,甚至在方士谦刚才睁眼说瞎话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时,都没有出声反驳的王杰希,这时从他的披风里,掏出那张曾举到方士谦面前的学院总地图,这次,他把它举到了黄少天的面前。
  
  
黄少天一头雾水,他瞪着眼睛看这张学院总地图看了半天,也没懂王杰希什么意思。
  
  
王杰希见状,指了指学院总地图上南院的那一小块区域。
  
  
喻文州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眉头一皱。不好,我方要输。

  
方士谦在这时十分狗腿的凑到王杰希旁边,把王杰希往怀里一揽,冲黄少天笑嘻嘻:“瞪大你的狗眼看看,你们南区才多大。”
  
  
说完,他自动过滤掉黄少天密集爆发的垃圾话,冲王杰希挑眉一乐。
  
  
怎么样,还是我懂你吧!
  
  
王杰希懒得搭理他,默默收好地图。
  
  
德性。  
 
  
  
最后喻文州写了一张小条,让张佳乐尽快赶来术士总部,然后他把小条绑在自己的魔宠——一只因伙食太好最近看起来有些微微发胖的和平鸽——的腿上,然后抱着心爱的和平鸽走到窗边放飞。
  
  
方士谦和王杰希在术士总部喝光了三壶花茶一壶果茶吃光了一盘茶点两份小蛋糕一碟小饼干。
  
  
就连王杰希的魔法猫都在王杰希的大腿上打了一个盹儿。
  
  
可是直到他们已经习惯了黄少天的魔音穿耳并将其当成毫无违和感的背景音乐,张佳乐都没有出现。
  
  
最后月亮悄悄的爬上天幕。王杰希打了个哈儿欠,看了一眼旁边撑到就差打个饱嗝儿在椅子上咸鱼瘫的方士谦。
  
  
“我想睡觉。”
  
  
方士谦有气无力,一副快一命呜呼的样子,指了指面前的地,幽幽道:“睡……”
  
  
王杰希抬眼看喻文州“麻烦帮我找个睡觉的地方。”
  
  
喻文州跟王杰希无辜对视:“我们总部不提供情侣套房。”
  
  
王杰希一笑,指指方士谦。“他不是刚说完他要打地铺么,不用管他,我叫你帮我找个睡觉的地方。”
  
  
方士谦一激灵,眼疾手快拽住王杰希的披风,就是不撒手。
  
  
王杰希回头看他。
  
  
方士谦戏精上身,泫然欲泣:“我们说好要一生一世在一起……”
  
  
王杰希浑身一颤。
  
  
这似曾相识的恶俗感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他忽然想起在某个星子璀璨的夜晚,张佳乐拉着他的手,满脸凄然的说:“请答应我这个一生一次的请求……”
  
  
……
  
  
那个请求是什么来着?
  
  
无论如何,务必留方士谦一条狗命?
  
  
王杰希久久的凝视方士谦。
  
  
方士谦被他瞅的心里有点发毛。
  
  
很久以后,终于决定履行承诺,放弃杀害戏精,让世间多一点爱的王杰希,一脸高深莫测的拍了拍方士谦揪住自己披风的手,说:“感谢张佳乐吧,他刚刚救了你一命。”
  
  
方士谦:“???”
  
 
  
王杰希和方士谦站在据黄少天描述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顶级豪华至尊特享无敌套房”的房门口,王杰希推开门后,只见房内空有一张床位,还是个单人床。
  
  
“来,让一让,让一让……”
  
  
黄少天从王杰希和方士谦之间挤进来,把一张折叠床放在单人床的附近,然后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说:”晚安,两位!”
  
  
“喻文州跟咱俩真是血海深仇啊……”
  
  
方士谦在黄少天撤退后,才慢悠悠进来,他在那张单人床上坐了坐,又去那张折叠床上坐了坐,然后他指着那张更舒适的单人床对王杰希说:“你睡那张。”  
  
  
困极了的王杰希也不自己比较一下两张床有什么不同,直接接受了方士谦的安排,抱着自己的魔法猫往被窝里一钻。
  
  
方士谦熄了灯。
  
  
方士谦困意无多,但躺下好一会儿了,他还能听见旁边床传来的窸窸窣窣的翻身声。
  
  
他犹豫了一下,翻个身,面朝王杰希那边,问道:“你睡不着?”
  
  
王杰希在床上翻来覆去,早把自己卷成了蛋卷状,他明显也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地说:“呃,我有点认床……”
  
  
“我懂。”方士谦点点头,看起来对此也深有体会的说,“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
  
  
王杰希沉默良久,他实在不想接方士谦这话。
  
  
过了一会,方士谦突然又出声。
  
  
“诶,王杰希,你睡了没?”
  
  
“还没。”
  
  
“那你想不想听睡前故事?”
  
  
得到意外回答的王杰希下意识的说:“幼稚。”
  
  
然后方士谦又没动静了,屋子里又是静悄悄的。
  
  
王杰希又作蛋卷状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几个来回。
  
  
他仔细想想,他可能也许大概似乎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想听方士谦讲睡前故事。
  
  
……
  
  
呸,重点不是想听方士谦讲,是想听睡前故事。
  
  
“方士谦。”
  
 
“啊?”
  
  
“讲吧。”
  
  
没反应过来的方士谦:“啥?”
  
  
王杰希假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他说:“讲你的睡前故事。”
  
  
“你想听了?” 
  
  
得到默认回答的方士谦顿时来了精神,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始讲,然后转念又想到什么似的,他突然起身,拉开被子,下床,把自己的折叠床严丝合缝的拼到了王杰希的单人床旁边。
  
  
然后他又愉快的哼着小曲儿上床拉上了被子。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这样可以营造气氛!”
  
  
营你个头。
  
  
方士谦重新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讲述他的睡前故事。
  
  
“从前……”
  
  
王杰希忍不住打断他:“等等,问个问题。”
  
  
“你说。”
  
  
“为什么是这么老套的开头?”
  
  
方士谦被噎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好吧,你继续。”
  
  
“从前,有一个特别炫酷的魔道学者,他有一面神奇的魔镜。”
  
  
王杰希再次出声打断:“我们魔道学者一般用水晶球。”
  
  
“……好的,他有一个神奇的水晶球,有一天,他问他的水晶球,谁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呀,神奇的水晶球回答他,西面那个无所不能无敌拉风甚至全世界公认比你还要炫酷一点的守护天使,就是你的爱人……”
  
  
“等等,问个问题。”
  
  
“你说。”
  
  
“为什么是守护天使?”
  
  
“因为爱情。”

“……”
    
  
“炫酷的魔道学者就在他的城堡里一直等待比自己还要炫酷那么一点的守护天使降临,这时,邻国邪恶的术士觊觎魔道学者强大的魔力,丧心病狂的他带着他聒噪的随从——一个更邪恶更丧心病狂的剑客——来到魔道学者的城堡为难他,但是魔道学者死心塌地的爱着守护天使,坚决不从……”
  
  
术士觊觎魔道学者的魔力,跟魔道学者死心塌地的爱着守护天使有什么关系……
  
  
“等等,问个……”
  
  
“不等!憋着!”
  
  
王杰希撇了撇嘴,没吭声。
  
  
“这时守护天使突然出现,与魔道学者一起面对术士和剑客。”
    
  
“结局呢?”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炫酷的魔道学者和更炫酷的守护天使联手打败了邪恶的术士和更邪恶的剑客!”
  
 
“从此,魔道学者和守护天使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王杰希安静了半晌,然后小声说:“讲的真烂。”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掩盖不了笑意。
  
  
方士谦嘿嘿一笑。
  
  
“方士谦。”
  
  
“恩?”
  
  
“你离我近点。”
  
  
王杰希说完顿了顿,脸有点烧起来,他欲盖弥彰的补充一句:
  
  
“我冷。”
  
  
  
  
 

  355 11
评论(11)
热度(355)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