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15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方王。一句话喻王,肖王,叶王,王乐王。
注意避雷。    

      
比嗓门王杰希是真的比不过方士谦,当年王杰希也年轻气盛,跟棱角未平的方士谦还不对付的时候,有时候两人争执不下,方士谦嚷嚷两句,他也不会跟着提高分贝,反而会把嗓音压得更低更沉,借此来表达自己的不高兴。
  
  
很明显,在造势方面,方士谦绝对是一把好手,别说他占理的时候,就是他不占理的时候,他都能靠气势硬生生扳回一局。
  
  
而方士谦现在这架势,就好像要吃人。
  
  
王杰希有种生命正被人威胁的恐慌感,往后退了两步,嘴里小声嘀咕。我记得你说让我滚远点别回头找你啊。
  
  
方士谦耳朵尖,一听这话,先是茫然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一股血蹭蹭蹭往脑子上涌,气的要眩晕。  
 
  
老子什么时候让你滚远点了?!!
  
  
王杰希想了想,原话好像确实不是这么说的,但大意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他说,那就是后半句。
  
  
后半句??我让你别回头找我,你就真不找我啊?!我当年让你喊我爸爸你怎么从来不喊啊?!!啊???
  
  
方士谦的嗓门终于把服务生招来了,王杰希赶紧一低头,趁方士谦正招架服务生狐疑的目光和询问时,一转身,想溜。
  
  
然后,被方士谦一把拽回。
  
  
没什么事,我们小两口吵架而已。方士谦揽着王杰希的肩,冲发愣的服务生笑的灿烂。
  
  
王杰希一肘击在他小腹上。
  
  
方士谦疼得呲了一下牙,揽着王杰希的手更加用力,他偏过头,对王杰希笑得也灿烂无比,还有几分意味深长。
  
  
别闹了亲爱的,家丑不可外扬。
  
  
王杰希任由方士谦揽着他走出去,声音很小,但冷意十足。你到底想怎样?
  
  
从洗手间出来,一路走出店门,直到把王杰希塞进自己车里,方士谦才慢悠悠的回答王杰希的问题。
  
  
我们换个地方再谈。
  
  
没时间,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开会。
  
  
王杰希被方士谦今天这一波搞得心烦意乱,根本不打算配合,一副要下车的架势。
  
  
方士谦出手干脆利落,直接把车门锁了。
  
  

  
王杰希。
 
  
方士谦特别轻的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带着点自嘲的笑意,他看着王杰希。
  
  
我就不跟你打感情牌了,说点实际的吧。
  
  
他顿了顿,不等王杰希再强调什么他没有时间听,就说,我可以跟你结婚。
  
  
王杰希原本绷着的表情,在一瞬间有点松动,他转过头来看方士谦,那样子明显是突然被巨大信息量砸了个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还是茫然的。
  
  
什么?
  
  
方士谦靠近他,与他额头相抵,他看着王杰希的眼睛,用温存极了的语调,仿佛吟诵滚烫情话一遍一般,慢慢地对王杰希说:
  
  
我可以把你领回家,领你去见我的父母,他们会尊重你作为我爱人的身份,往后,也会像待我一样,去待你。
  
  
我们可以去国外领证,让我们的婚姻合法,从此我们可以在阳光下毫不避讳的并肩,牵手,拥抱,就像每一对恩爱的夫妻一样。
  
  
方士谦的眼睛里清晰的映着王杰希的脸,他目光滚烫而澄净,嘴角挑着浅淡而好看的弧度,他握着王杰希的手腕,掌心温暖的感觉让王杰希心中有微微的动容。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眉。你出柜了。
  
  
方士谦怅然一笑。是啊,我出柜了。
  
  
什么时候?王杰希问。
  
  
方士谦没说话,只是安静看着他。
  
  
王杰希的直觉告诉自己,自己应该是知道答案的,而答案是什么呢?王杰希下意识抿紧了嘴唇,他与方士谦对视,方士谦此刻脸上没挂什么特殊的表情,神色淡淡,而王杰希只是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心里几乎就有了答案。
  
  
不……
  
  
那个答案意味着什么,王杰希再清楚不过,几秒之前他或许还是想知道前因后果的,但此刻他却在心里近乎绝望的,抵触直面这一切。
  
  
不、不要……
  

  
其实你猜到了,不是吗?
  
  
方士谦叹了口气,抬起手揉了揉王杰希脑后柔软的发丝。
  
  
就是我出国以后,我跟你说,我不能回来陪你过年了,那时候的事。
  
  
王杰希脸色苍白。他看着方士谦,喉咙艰涩的说,你疯了。
  
  
可能吧。
  
  
王杰希猛地甩开方士谦一直拉着自己的手,他已经被方士谦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给彻底激怒,虽然他很清楚,这份愤怒根源上并非是对方士谦的,而是对他自己的。
  
  
就像他说的,他一直心怀愧疚,他待方士谦不够好,甚至说,很差。
  
  
而方士谦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声不响的独自扛起了很多东西,方士谦为他,为他们曾经那段感情,付出了远比他想象的,看到的,要多得多的代价。
  
  
你出柜之前为什么不先跟我说?!当时、当时我跟你提分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为什么告诉我你正在承受什么!
  
  
当时,你说你很累。方士谦还是很平静,仿佛从这一刻起他已经跟王杰希调换了,现在无法平静下来的人,是王杰希。
  
  
而哪怕是当年你处于转型期的时候,你也是从没说过一个累字的。
  
  
所以,我放过你了。
  

  
很久以后。
  
  
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的瞳孔,缓缓开口。
  
  
你回来之后,我问过你,这几年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你说,就那样。
  
  
现在我知道了,当时你大概是说谎了。
  
  
方士谦,现在我再问你一遍,这些年,你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杰希,我说了,我不打感情牌了。方士谦的声音里还带着一声很轻的叹息。
  
  
确实…就那样,没什么可说的。
  
  
  
有什么可说的呢。
  
  
说他出国之后,家里的生意全被推到了自己头上,他一个模特出身的,就算当年在T台上再风光无限,也打不破隔行如隔山这句老话,他被扔进了自家公司,曾经身为模特时每天都规范饮食,近乎严苛地保持健康的作息时间,因为刚进公司,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不但要四处去跟人求教,还要目不暇接的应酬,昼夜颠倒的加班。
    
  
而快过节的时候,家里给他安排相亲,他下意识的特别抵触,甚至在母亲问他这么抵触相亲是否是因为已经有了恋人时,他没给家人一点心理准备的时间,甚至也没给他自己一点心理准备的时间,就那么直接的当场出了柜。
  
  
在他印象里,父亲一直是个比较儒雅的商人,可在亲眼见到自己儿子出柜后,他的父亲一时也难以保持理智,也许是出于发泄,也许只是下意识认为打可以打醒他,他一向儒雅的父亲对他动了手,而他的母亲,只是哭泣。
   
  
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他知道,他确实令他的家人失望了,他伤害了他们。
  
  
他带着一身伤,肉体上的,精神上的伤,还有最令他煎熬的,良心上对家人的愧疚和对自己的谴责,捱到了年末。
 
  
他跟王杰希通电话,极尽抱歉的说自己不能回去陪他过年了,却对自己这些日子所受种种,只字不提。
  
  
而王杰希在那通电话里,提了分手。
  
  
分手后,他在公司里比之前更玩命的工作,他想用实际行动说服家里人,他可以为自己选择的路负责,他甚至可以为自己将来的下场买单,无论如何,他不会后悔。
  
  
只是他没想到,这场和家里人的拉锯战,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
  
  
在那两年的时间里,王杰希跟张佳乐疯过,跟叶修试过,跟肖时钦正式交往过。
  
  
而他孤军奋战,孤立无援。
  
  
  
王杰希,你看,喻文州也好,肖时钦也好,你那几个换来换去的床伴也好……
  
  
随便他妈的谁,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方士谦抱着王杰希,把头轻轻的靠在王杰希的肩上,眼睫微垂,喃喃低语,他说着说着,忽然感觉好像自己脖颈上有冰凉的液体滴落,他的语调随之变了变,他大概从来没用这么温柔的语调跟王杰希说过话,像在哄一个哀伤的小孩。
  
  
答应我,我们复合,好不好?
  
  
复合以后,你对我好一点,我对你更好。
  
  
我们就当我们从没分开过,好不好?

  
  
王杰希自认这么多年来,人情冷暖他已经看过很多,也亲身经历过很多,他曾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坚硬的外壳和近乎冷漠的眼界,不太可能再被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打动了。
  
  
而此时,他又确实红了眼眶,他哭了。
  
  
当年陪伴他走过最难捱那段时光的人是方士谦。
  
  
这些年一直心无旁骛真正没放开过他的人,也是方士谦。
  
  
他觉得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在胸腔深处,被慢慢的瓦解了。
  
  
终于,他抛却了他一贯冷淡自持,理智理性的外壳,近乎疯狂的回抱住方士谦。
  
  
他说,好。
  
  
他说,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方士谦。
  
  
  
嘉世的调查,进展非常不顺利。
  
  
监控在设计稿泄出的当晚被黑,想直接看监控是揪不出这个人了,偏偏那天在公司加班的人还不在少数,排查也行不通。
  
    
办公室里,此时只剩下陶轩和吴雪峰,陶轩站在落地窗前,面色凝重的看着刚刚送走的那波媒体们交头接耳的离开嘉世。
  
  
泄露设计稿的人揪不出来,叶修就算解释这是自己已经打算废掉的稿子,也没有人会信,而没人信,大家就会认定叶修真的剽窃了韩文清的创作,作为嘉世首席设计师的叶修,与嘉世的关系,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在首席设计师被指抄袭,嘉世的名声可谓是岌岌可危。
  
  
陶轩回过身,看了一眼吴雪峰,吴雪峰神色如常的坐在沙发上,他面前的那杯茶,动也没动过,应该已经凉了。
  
  
陶轩又看了一眼自己办公室里,一整面墙上喷着的嘉世公司的图徽,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么。
  
  
  
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去忙了。
  
  
吴雪峰说完,看陶轩没什么反应,起身正要离开。
  
  
陶轩突然笑了一声,拿过桌上一份报纸直接砸到吴雪峰面前,似笑非笑的表情。
  
  
吴雪峰皱了一下眉。
  
  
陶轩叹了一口气,明明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死死地盯着他,却用很为难,很犹豫的口气问他。

  
  
雪峰。
  
  
你说这事,谁扛?
  

  

  107 21
评论(21)
热度(107)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