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14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方王,友情向叶黄,叶王。几句话喻王。
注意避雷。     
   
  
  
  
叶修是突然出事的。
  
  
先是设计稿外泄,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嘉世的公关部一时查不出内鬼,只能先忙着扑火,结果设计稿在网上传开的当晚,随即有人指出这份设计神似今年霸图冬季时装秀的压轴之作。
  
  
嘉世设计稿外泄加上首席设计师叶修疑似抄袭这两口锅,一时间压的嘉世透不过气。
  
  
嘉世的老板陶轩急得四处救火,偏在这需要当事人第一时间给出正面回应的节骨眼儿上,叶修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昏倒了。
  
  
他这么一昏倒,那个常年板着张脸,看起来没什么人情味儿的助理才唯唯诺诺的说出,叶修已经服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安眠药。
  
  
苏沐橙被吓得不轻,等叶修醒了,不管叶修说什么都坚持把他送进了医院,作为叶修在设计领域上的搭档,吴雪峰则留在公司跟陶轩一起面对闻风而来的媒体。
  
  
黄少天虽然人正在国外度假,听到这消息的速度倒是奇快,一个跨洋电话打过来,成了第一个为叶修送上温暖关心的人。
  
  
“恩?我?我没事儿啊。”
  
  
叶修做完了检查,苏沐橙坚持进去亲耳听一遍医生的医诊,于是叶修现在插着兜,在医院走廊挑了个人少的地方,背靠走廊,面朝墙壁的站着。他现在着实是个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也是他醒来之后坚决不来医院的原因之一,至于别的原因,无非就是他早就知道自己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长期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的神经衰弱而已,他到现在也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
  
  
“……回来陪我?你可别!哥现在好歹算是个病号,你可别回来祸害我啊,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么?病人需要静养。”
  
  
那边的黄少天一听这熟悉的嘲讽腔调,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但嘴上也没饶过叶修,以“卧槽叶修你个死没良心的”为中心论点,对叶修进行了长达二十秒的嘴炮轰炸。
  
  
“得了吧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叶修此时只觉得那句病人需要静养真是说的一点也没错,他甚至想直接挂了黄少天的电话。
  
  
黄少天在那边哼哼唧唧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他自认为十分温情的话语:“不就是几张破纸外泄又被疯狗咬了一口吗!你扛住!等我回去啊你!”
  
 
“等你回来有什么用?你是个模特,而我,我是一个从未被人超越的业内公认的优秀的国内顶级设计师。等你回来,请你下馆子啊我?”
  
  
在黄少天新一轮的“我靠老叶你还要不要脸啊!”的声讨中,叶修果断的挂了电话。
  
  
他刚把电话揣回兜里,肩膀就被人从后面力道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他回过头,是苏沐橙。
  
  
“怎么样,医生和我说的差不多吧?”叶修看着苏沐橙故作严肃的表情,笑了笑。“就是工作压力过大引起的失眠,焦虑,至于晕倒应该是贫血的问题。说你大题小做,你还不信。”
  
  
“喂,叶修你不要太过分啊。”苏沐橙这回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不管怎么说,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们吃那么多安眠药?你知不知道你昏倒的时候我们有多担心啊?”
  
  
“呃,这个确实是我的错,我道歉。”叶修终于有点理亏,双手举起做投降状。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先是一声短信提示音,接着是电话提示音。
  
  
叶修把手机翻出来一看。
  
  
得,又来两个给自己送温暖的。
  
  
方士谦和王杰希。
  
  
“老王约我吃个饭,走,一起去吧。”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顺便给方士谦回了个短信,约他出来吃饭。
  
  
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啊。叶修想。
      
  
  
对对方也会在场,毫不知情的两个人,在点的单上桌前,一直保持诡异的沉默,明明都是来关心一下叶修的,现在都不开口,于是场面变成了四人围着一个火锅静坐,方士谦跟苏沐橙坐一边,王杰希跟叶修坐一边,而方士谦跟王杰希,还不坐正对面。
  
  
但是,即使连正对面都不坐,方士谦依旧自带给自己刷存在感的技能。
  
  
火锅煮的差不多了。
  
  
王杰希的筷子伸向海带。
  
  
方士谦一边跟叶修唠嗑一边“嗖”的一筷子夹走那片海带。
  
  
王杰希的筷子伸向香菇。
  
  
方士谦一边让服务生拿水一边“嗖”的一筷子夹走那片香菇。
  
  
王杰希的筷子伸向西兰花。
  
  
方士谦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嗖”的一筷子夹走那块西兰花。
  
  
画面之诡异卓绝,手法之精妙老练,看得苏沐橙目瞪口呆。
  
  
而叶修连连摇头。你当年怼大眼儿怼的很爽怼出了惯性使然还是怎样,现在回头来追人家你就不能屈尊纡贵克制一下自己的天性走一走温柔的路线吗?
  
  
自入席起就一直连半片菜叶都没夹到的王杰希,把筷子往小碟上轻轻一放,语气不温不火的喊了声,方士谦。
  
  
方士谦闻声抬头看他,一脸叫你方爷爷干嘛的欠揍表情。
  
  
王杰希看着那张脸,犹豫了半天,最终在“跟方士谦讲道理”和“直接问候方士谦一句你今天脑子有无问题”之间,选择了再拿起筷子,从火锅里捞起一个鱼丸,送到斜对面的方士谦的碗里。
  
  
叶修在心里呵呵一笑。这两个脑子都有毛病。
  
  
不过方士谦好歹是消停了,彻底消停了。方士谦这么一消停,这场友人之间亲切,友好而温暖的会谈,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我看了你那个稿子。”王杰希说,“确实跟韩文清的那件设计有相撞的地方。”
  
  
“是啊,不过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叶修把话说的也足够坦然,“其实在我发现那件设计跟霸图的压轴之作有相撞的地方后,我已经决定把那个设计彻底废掉了,但现在稿子外泄,不好解释。”
  
  
方士谦下了结论:“有人往你身上泼脏水,而且是你们嘉世内部的人。”
  
  
“或许吧。”叶修一副不是很上心的样子,苏沐橙则默默皱了一下眉。
  
  
“你打算怎么办?”王杰希问。同为设计师,王杰希当然清楚被指抄袭和抄袭一旦坐实,意味着什么,名声受影响倒还在其次,严重的话无疑是葬送掉今后的设计师生涯甚至坐牢。
  
  
“不好解释也要解释啊,总不能一世英名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葬这儿了。”叶修一脸轻松,冲状态明显跟他相反的苏沐橙笑了笑,说,“要不然多冤啊,是吧?”
  
  
“找出泄稿的那个人,你解释起来会更有说服力。”
  
  
苏沐橙说:“陶轩已经在亲自调查了。”
  
  
“接下来的时装展会受到影响吧。”
  
  
“恩,公司形象方面…大概多少也会被影响到一点。不过没关系,作品就摆在那里,用实力说话呗。”叶修说着说着,突然特别惆怅的叹了口气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让广大人民群众通过这次的事件想起来,我,是自打入行以来,就因为才华过度出众而一直被别人抄袭的受害者,那就更好了。”
  
  
“又他妈的膨胀。”方士谦骂道。
  
 
“已经只存在于模特圈历史中的人物,请不要随便发言。闷头吃菜吧,哥的优秀是你永远也追赶不上的。”
  
  
方士谦非常不服:“你一个天天瘫在办公椅里面对着电脑勾勾画画的设计师,跟我一个当年走T台现在做生意的人比什么优秀!”
  
  
“好吧,那就算只拿我们设计师圈说事,大眼儿跟我比,还是差了点火候啊。”叶修说着,把枪口转移,对准没了方士谦的干扰,好不容易能顺利吃会儿火锅的王杰希。“你怎么说啊,老王?”
  
  
王杰希不想搭理他们两个,眼皮都不抬一下,说:“吃菜吧你俩。”
  
  
  
一顿火锅就这么吃到了尾声,结完账,王杰希起身去洗手间,叶修点了根烟,坐那没动,苏沐橙跟人通电话,方士谦把半瓶汽水倒杯子里,没喝,就盯着杯子看了一会儿,然后,也起身离开。
  
  
苏沐橙拿着手机回头看了一眼方士谦离开的背影。
  
  
叶修把烟盒和打火机收好,站起来拍拍沐橙的肩说,我们先走吧,不用等他们了。
  
  
  
王杰希在洗手间里洗完手,犹豫了一下,又弯腰低下头,把手把拧向了冷的那一边,往脸上泼了两把冰冰凉的水。
  
  
他心情不太好,他不太敢去细想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静静的盯着洗手池的水面出神儿,那双设计出无数优秀作品的设计师的手,就一直泡在洗手池冰冷的水里。
  
  
他想,一会回微草他还有个会要开,会议开完,他应该去看看英杰最近的工作进展,后天一早他还要飞一趟国外,所以该交代下去的事情他最好在今天下班之前就交代清楚,而叶修的事情,等嘉世方面有了像样的正面回应,他该站出来为老朋友说两句公道话。
  
  
然后呢?
  
  
然后呢。
  
  
毕竟是冬天了,水冷的不可思议,他的手泡了一会儿就冻得有些微僵,王杰希回过神儿,把手从洗手池里捞出来,一抬头,从镜子里看见一个人。
  
  
方士谦。
  
  
方士谦抱着臂倚在洗手间的门边上,不知道已经在那站了多久,他的目光淡淡的落在王杰希冻的微红的双手上,表情看不出来什么喜怒,反倒是因为过分平静而显得有几分冷漠,王杰希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转身当无事发生的朝门口走。
  
  
他想,擦肩而过,今天就算圆满收场。
  
  
方士谦见王杰希迎面过来,确实也没有要把人拦下的意思,他只是在王杰希即将擦过他的肩膀离开的时候,把目光投向别处,声音不高不低,口吻平淡如常的说:
  
  
王杰希。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抓紧我。

  
  
王杰希身形一僵,脚步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方士谦把目光落回到王杰希身上,带着点打量意味的仔细瞧了瞧王杰希,不说话。
  
  
你知道这是公共场合吗?王杰希深呼吸一下,语气还是有点冷硬的问。微草首席设计师和微草前首席模特在饭店洗手间里,对话暧昧,这件事要是被传到网上,他跟方士谦无疑就有幸与叶修一同站在风口浪尖上了。
  
  
你害怕吗?方士谦问。
   
  
王杰希苦笑一下。方士谦,你已经不是微草的模特了,可我还是微草的设计师,微草的首席设计师,微草的名声,不能因为我毁了,你懂吗?
  
  
我曾经也把微草放在心里的第一位,我当然懂。方士谦换了个面向王杰希的靠姿,还是稳稳的靠在门框上,堵着门口。所以,你给我个痛快话,速战速决就行。
  
  
王杰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方士谦一个问题。我为了喻文州,放弃了你,你不介意吗?
  
  
介意,介意的要死,介意的恨不得打爆你的狗头。一听到喻文州三个字,方士谦口吻明显变得冷冰冰,但话说到最后,又只剩对王杰希冷酷不起来的无可奈何。
  
  
但是王杰希,我还是想给你反悔的机会,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怎么办?
   
  
王杰希虽然几乎确定洗手间里面除了他跟方士谦,没有别人,但始终还是担心有人突然从外面进来,这点担心就被他毫不掩饰的挂在脸上,他盯着方士谦的眼睛看了几秒,心下几乎已经做好了决定。
  
  
然后,他缓慢的摇了摇头。
  
      
方士谦笑了笑。
  
  
为什么啊,王杰希?方士谦轻声问,声音里带着点微不可察的颤抖,分不清是笑意还是哭腔。

  
  
他无法不去想到喻文州。
  
  
其实这些年方士谦不止一次想揪住王杰希的领子问问他,喻文州到底他妈的哪儿好。
  
  
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当年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敢问,感情渐入佳境的时候,他心气高不想问,而现在,他已经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不堪了,根本就没必要再缠着王杰希问这么一个已经无足轻重的傻逼问题。
  
  
当年王杰希被喻文州出轨,他突然杀出来跟王杰希在一起,表面上,他看起来气焰嚣张,其实那会儿他就是个纸老虎,虚张声势只为掩饰自己心里的没底。
  
  
刚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的心思一半还在喻文州身上,一半放在研究设计的转型上,总之就是半点放不到他身上,而他们四个人之间的狗血戏码,就是那一年圈内最精彩的年度大戏,无数人在背后挨个戳他们四个人的脊梁骨,方士谦听过最多的嘲讽,大意是说王杰希根本只是拿方士谦当个接盘儿的。  
  
  
恶言恶语,不能一击致命,却能把人的心划出个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方士谦当时顶了很大的压力,在正处于转型期的王杰希身边,尽己所能的陪伴他,帮助他。
  
  
第二年,转型成功的王杰希一举拿下最佳设计师奖,扬眉吐气的不止是王杰希,还有在过去一年中,常常在背地里,独自煎熬的方士谦。
  
  
而转型成功,扬眉吐气之后,王杰希终于有功夫回头看一看他,他们的感情很快步上正轨,但即使如此,方士谦也从来没跟王杰希提起过,自己最为压抑的那一年。
  
  
那一整年的压抑时光里,他也没想过放弃王杰希。
  
  
后来他俩感情好到,方士谦几乎都要忘了有喻文州这么个人曾在王杰希的世界里占有重要地位,可是方士谦却不得不顺着家里的意思,出国了。
  
  
出国后,没等到第二年,失去了早已合拍到成为彼此习惯的绑定模特的王杰希,一个人在国内拼事业拼的辛苦,再加上异地的缘故,也许是压力太大,王杰希最终选择了放手。
  
  
而说实话,方士谦当时硬从嗓子眼儿里挤出那个“好”字,只不过是想让王杰希轻松一点罢了。
  
  
距离是两人走不到最后的原因之一,那么,好,他在国外做了很多努力,终于,他回来了。
  
  
至此他也没有想过彻底放弃王杰希。
  
  
时隔多年,在他与喻文州之间,王杰希明知道喻文州打得什么算盘,还一意孤行的选择了喻文州。
   
  
他这才终于想放弃了。
  
  
可是他听说王杰希过得不好,他又让自己的底线和脸皮通通去见鬼,又给了王杰希一次机会。
  
  
而王杰希,还是对他,摇了摇头。

    
  
我真他妈犯贱啊。方士谦一句话就总结了自己走过的这些年。
  
  
王杰希看着他,表情破天荒的有点悲伤,从他的声音中能听出来,他此刻的状态也很不好。我对你,大概一直都是很差的…即使复合了,你会委屈,而我,我会愧疚,这样没有意义,你明白吗?
  
  
方士谦突然僵了一下。
  
  
大概能有七八秒的沉默后,方士谦一改之前的悲伤已经溢出心头藏不住了我还是干脆一点直接挂脸上吧的表情,满脸不可置信的,死死盯着王杰希几秒,最后,他站在洗手间的门口,一嗓子惊天地,泣鬼神。
  
  
“我委屈,你愧疚,复合之后你对老子好点不就得了??!!”
  
  
“对老子好点就他妈那么难???”
  
  
“我要求又不是很高,对我说几句好话我还不是什么委屈都忘到脑后了??”
  
  
“王杰希你是不是智障??!!!”
  
  
  
  
  
  
  

  143 13
评论(13)
热度(143)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