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方王】逃婚有个屁用.2

☆圣职系西院,法师系东院,枪械系北院。
就是一个方神跑路跑到北院,遇见了来串门的杰西卡的故事。
缘,妙不可言x


(1)

    
王杰希跟魔宠们玩够了之后,坐在自己的吊床上,看着对面吊床上那个心情萎靡,连翅膀都耷拉着的守护天使,他想了想,晚饭的时候方士谦好像没吃什么,他问:
  
  
“你想吃东西吗?”
  
  
方士谦垂着的脑袋微微动了一下,接着,他一脸茫然的抬起头,跟王杰希的目光对上个正着。
  
  
王杰希拉过自己的长披风,轻轻跳下吊床,他脚尖刚一着地,整个人就“嘭”的一声,突然化成一团细碎星辉,不见了。
  
  
在王杰希肩膀上温顺乖巧了一整天的雪鹀,见那位魔道学者突然消失,慌张的原地飞了好几圈,也找不到人,最后,它终于看起来不情不愿的慢吞吞扑棱着翅膀,回到了方士谦的肩膀。
  
  
方士谦满脸冷漠,收紧了自己的翅膀。
  
  
物欲横流的世界,只有自己的翅膀还有点温度。
  
  
十分钟后,突然又是“嘭”的一声,一碗香喷喷的玉米浓汤出现在方士谦的手上。
  
  
雪鹀兴高采烈的扑腾了两下翅膀。
  
  
方士谦盯着那碗玉米浓汤,陷入了沉默。
  
  

  
王杰希在屋顶,看星星。
  
  
张佳乐费了老大劲,终于也爬上来。
  
  
王杰希歪过头看他。
  
  
“一起?”王杰希打了个响指,一颗星星在张佳乐鼻尖儿前一闪而逝。
  
  
张佳乐在屋顶找了个舒服的坐姿坐下,也跟王杰希一样看起星星来。
  
  
“我上来告诉你,刚刚有人送来了一只小猫,黑色,短毛,蓝眼睛,脖子上还挂了个铃铛……我觉得应该是你丢的魔宠。”
  
  
“应该就是了。它现在在哪儿?”
  
  
“跟我的魔法兔一起玩呢,它好像挺喜欢我家兔子头上的小花环。”
  
  
王杰希点点头,然后抬起手轻轻拍了四下自己的魔法帽,张佳乐看他,只见王杰希摘下魔法帽,一只黑色的小猫乖乖的趴在他的头上,朝张佳乐眨眼睛。
  
  
“你们魔道学者都这么炫酷吗……”
  
  
“差不多吧。”
  
  
四肢修长的魔道学者仰面躺在屋顶上,双手优雅的交叠在脑后,魔法猫从他头上悠然跳下,又爬到他的小腹上,团成一个毛团儿。
  
  
张佳乐托着腮看了半天星星,他觉得自己刚才从方士谦那接收的信息量太大,现在实在看不进去什么美丽的星星,他喊了一下王杰希。
  
  
“怎么?”
  
  
“老王,你魔法课成绩怎么样?”
  
  
“恩……”王杰希想了一会儿,如实说:“不太好。”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那你上学期总成绩怎么样?”
  
  
“东院第一。”
  
 
张佳乐噎了一下,“你不是魔法课成绩不好吗?!总成绩还能排第一?”
  
  
“魔法课成绩不好的原因,是我翘了几次课,扣了不少学分,不过我新修的一门课成绩不错,所以总成绩就没受什么影响。”王杰希看起来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模样。
  
  
张佳乐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沉默了两秒,问:“什么课?”
  
  
“近身搏击。”
  
  
“……”
  
  
老方,来世一定要做个安分守己的人啊。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为方士谦点了一根蜡。
  
  
“杰希!”
  
  
张佳乐往王杰希那边凑了凑。
  
  
被张佳乐老王老王的叫习惯了,冷不丁被叫杰希,王杰希浑身一抖,一股脑坐起来,抱着自己的猫,往旁边挪了挪。
  
  
张佳乐又往王杰希那边凑了凑。
  
  
王杰希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张佳乐“啪”的一下,握住王杰希的手。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王杰希毫不犹豫:“我不!”
  
  
王杰希把手往后抽。
  
  
王杰希抽不回来。
  
  
“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张佳乐眼神凄然的看着王杰希。
  
  
“求你,别演。”王杰希整个人都散发着对张佳乐的嫌弃。“我答应你就是了。”
  
  
“早说呀。”张佳乐迅速松开王杰希的手,往后坐了坐。
  
  
王杰希揉了两把怀里被吓到炸毛的小魔法猫,抬起眼皮斜张佳乐一眼。
  
  
“说吧?”
  
  
张佳乐“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十分严肃的看着王杰希:“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请务必留方士谦一条狗命好吗?”
  
  
王杰希抱着猫,眨了眨眼睛。
  
  
张佳乐见王杰希没出声,目光又变得凄然起来:“这是我一生一次……”
  
  
王杰希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问:“我的魔宠已经找到了,我为什么还要难为他?”
  
  
“我不告诉你。”
  
 
“……”
  
  
王杰希突然偏过目光,低头看了看屋顶下面。
  
  
张佳乐挺好奇的,就跟着他一起望着下面。
  
 
“张佳乐。”
  
  
“啊?”
  
  
“你知道你不会飞吗?”
  
  
“废话,老子能不知道吗!”
  
  
“很好。”
  
  
王杰希收回目光,往张佳乐那边挪了挪,他好像还冲张佳乐淡淡的笑了。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
  
  
“张佳乐你知道什么,就快说。不说我就把你踹下去。”
  
  
张佳乐脖子僵硬的扭动了一下,又低头看了看屋顶下面。他刚才看的时候,在想王杰希在看什么,现在看,他想的是自己被踹下去后,应该以什么姿势落地才能继续生存下来。
  
  
张佳乐思考了半天,最后在生存还是毁灭两者之间,选择了前者。
  
  
珍爱生命,人人有责。
  
  
“你知道方士谦是谁吗?”
  
  
王杰希没想到张佳乐会这么问,他跟方士谦认识一共也没几个小时,也不可能对方士谦有多了解,所以王杰希的回答相当简单:“西院圣职系的学生。”
  
  
确认自己已经安全活下来的张佳乐,想把事情说的委婉一点,叫方士谦死的也不是太惨,于是他摇了摇头,一脸高深莫测。
  
  
“你对方士谦所知甚少。”张佳乐仰望星空,长叹一声。“他是个优秀之人,我的意思是,他挺有名,很有名…他可能还有个什么牛逼的封号。”
  
  
“你懂我的意思吧?”
  
  
张佳乐鼓起勇气,回过头看王杰希一眼。
  
  
沉默。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王杰希突然问。
  
 
张佳乐摇了摇头。
  
 
“我在想我刚才给他熬汤,我现在有点后悔。”
  
  
“后悔给他做汤,觉得自己一腔心意付诸东流?”张佳乐试探的问。
  
  
“不。”王杰希冷笑了一下,“我后悔没在汤里给他投毒。”

  
  
  
第二天,天还没亮,心里有点虚的张佳乐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一串葡萄两根香肠一份三明治半篮树莓面包的悄悄离开了自己的魔宠店。
  
  
昨晚,他还是凭借着死磨硬泡让王杰希最终很勉强的答应了他那个“留方士谦一条狗命”的一生一次的请求。
  
  
张佳乐背上行囊,迎着朝阳,去远方,深藏功与名。
  
  
一颗白色的小脑袋从他的行囊里费力的探出来,张佳乐没注意到。
  
  
那是方士谦的雪鹀。
  
  

  
王杰希是被方士谦拽着衣领摇醒的。
  
  
可怜的魔道学者睡眼惺忪的在吊床上坐起身后,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耳膜就遭受到了极度的摧残。
  
 
“我的雪鹀不见了!!”
  
  
王杰希愣愣的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的雪鹀是成年魔宠了,自然已经和主人建立过精神联系,王杰希扶了扶额头,有气无力的说:“你感知一下。”
  
  
“感、知、不、到!”方士谦说完,左手拎起一团活动的黑色物体,右手拿着一撮白色羽毛在王杰希眼前愤怒的晃了晃。
  
  
“不仅如此!我今早起来还发现你魔宠的屁股底下坐着几根白毛!我初步判断是你的猫把我的雪鹀吃了,看!这就是铁证!”
  
  
王杰希定睛仔细瞧了瞧被举到自己面前的那几根能有巴掌那么大的羽毛,他又在心里默默确认了一遍方士谦的魔宠,究竟是不是一只雀科雪鹀。
  
  
半个世纪的沉默之后。
  
  
“方士谦。”
  
  
“哼。”
  
  
“你们守护天使,”王杰希有点茫然,“原来也掉毛啊?”
  
  
“……”
  
  
王杰希无辜的眨眨眼睛。
  
  
“…???!!”
  
  
守护天使一阵沉默,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羽毛,良久,守护天使好像反应过来什么,守护天使翅膀一紧,眼里散发出愤怒的光,尖叫着用被子捂住了那个看穿了一切的魔道学者的丑恶嘴脸。
  

  
等王杰希慢条斯理的穿好他的长靴,坐在吊床上晃悠他的两条腿的时候,方士谦已经从最近自己翅膀掉毛严重这个打击中缓慢的恢复了过来。
  
  
“好啦,我的猫找到了,现在我们可以……”
  
  
“我的雪鹀不见了。”方士谦打断王杰希的话,从表情来看,他好像也不生气。
  
  
王杰希歪了一下头。
  
  
“你得帮我找!”方士谦理直气壮。
  
  
“可是老实说,我还有事没办。”王杰希托着下巴瞧着坐在地毯上的方士谦“而且我记得,你也有事没办,给张佳乐留封信,叫他留意一下你的魔宠好啦,怎么样?”
  
  
“不怎么样!”方士谦把张佳乐店里专有的金丝花边儿茶杯拿在手里,茶杯里是蜂蜜色的红茶,他却一口也没喝,“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的魔宠丢了,它要是飞去别的地方,我不好找,要是飞回西院,飞回我们总部,我也完蛋了你知道吗!”
  
  
王杰希俯下身,从方士谦手里拿过茶杯,轻轻吹了一口漂浮在茶面上的柠檬叶,然后他慢慢的喝了一小口。
  
  
他喝完茶,当作无事发生的俯下身,又把茶杯放回到方士谦的手里。
  
  
他抬起眼帘,笑了笑,问:“你为什么从西院跑出来?”
  
  
“为了自由。”
  
  
“……”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表情,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
  
  
装逼使人快乐。
  
  
王杰希轻轻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动作让方士谦恍惚间好像看见了欠揍的自己。
  
  
“我听说你们西院有个封神的学生?”
  
  
两人沉默了半天,王杰希突然没头没脑幽幽地来了一句。
  
  
方士谦正出神儿呢,一听这话,立马回过神来,笑得意味深长,连连点头。
  
  
“没错,没错。”他抬起手,指指自己。“就是在下了。”
  
  
他还补了一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没好意思告诉你,怕吓着你。”
  
  
王杰希一脸“果然啊”的表情,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你真是好人,第一次见面你要是告诉我,你是治疗之神的话,我真的会被你吓着呢。”
  
  
王杰希向方士谦伸出手来,温和的笑了笑。
  
  
“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方士谦看着他,答应的痛快,也握上王杰希的手。
  
  
“方士谦,西院圣职系守护天使专业,兼读牧师专业。”
  
  
“封号,治疗之神。”
  
  
方士谦是个对朋友绝对仗义的人,他握紧王杰希的手,说:
  
  
“以后来西院,我罩你。”
  
  
王杰希嘴角弧度加深。
  
  
“方士谦。”
  
  
“恩。”
  
  
“我有个事一直没跟你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啊?”
    
  
王杰希说:“我,王杰希,东院法师系魔道学者专业。”
  
  
方士谦一脸“你说的这些我知道啊”的表情。
  
  
王杰希摇了摇头,一脸“你对我所知甚少”的高深莫测的表情,他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
  
  
“封号——”

       
方士谦眉心一跳。

      
 “魔术师。”

     
  “……”
  
  
方士谦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他觉得刚才自己耳边好像落下了好几道惊雷。
  
  
他看见王杰希的脸上恢复了初见时的面无表情,每个字从他嘴里吐出都宛如索命的厉鬼。
  
  
“一直没跟你说,我也是怕吓着你。”王杰希轻轻的叹了口气。
  
  
但他手上力道加大,握得方士谦的手生疼。
  
  
装逼使人快乐。
  
  
王杰希忍不住又加一句:
  
  
“以后来东院,我罩你。”
  
  
某叶姓哲学家说过,生活就是一盆又一盆的狗血。
  
  
方士谦,卒。
  
  
  
  
  
  

  396 15
评论(15)
热度(396)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