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13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双鬼,喻黄,吴叶。友情向叶王。几句话喻王,一句话肖王。
注意避雷。     
  

 
  晚上喻文州来接黄少天,黄少天浑身穿的七彩斑斓的,光瞧那打扮活像个十七八岁的热血少年,他气色最近好了些,体重也稍微长了一点,下车之后,他跟在喻文州后面,脚步轻快,嘴里还哼着一首最近特别流行的节奏很嗨的歌。
  
  黄少天今晚这副样子和状态让喻文州有点意外,他几乎都快忘了,黄少天本来是个活泼明朗,特别光芒万丈的人。
  
  而黄少天今晚订的这家酒店,是蓝雨每年年终聚会或者庆功宴的举办地。
  
  菜是喻文州点的,大鱼大肉为主,这当然不是针对模特点的,是针对黄少天本人的现状点的。
  
  这样下去,再过不久,你应该就可以重返T台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点点头,笑的挺浅,但是挺阳光的。可在那之前,我想出国旅个游什么的,随便玩一玩,我在家里憋的太久啦。
  
  去哪里?
  
  没定呀。黄少天随手摆弄着面前的餐具。不过我觉得普罗旺斯应该不错的吧,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样,那儿好玩吗?
  
  黄少天抬起头,双手支着下巴,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看着喻文州。
  
  他盯着喻文州瞧了很久,目光里带有某种意味深长,终于,喻文州先打破这怪异的沉默,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黄少天还是挂着笑,说话的时候会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他说,在家休假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刚开始我想,怎么能把你跟王杰希彻底拆开,后来我明白过来,把你俩拆开又有什么用呢,你还是不爱我,你不爱我,那你爱的那个人具体是谁,也就不重要了。
  
  他耸耸肩,摊开手,一副已经对此毫无办法的样子。
  
  我在家里休了两个多月的假,这期间叶修来陪过我六次,许博远来陪过我七次,张佳乐来陪过我二十一次。而你出现在我面前,四次。其中一次我们还是在方锐的婚宴上偶然碰到的。
  
  我的确是有男朋友的,但绝大多数时间,我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
  
  黄少天说的一字一句,语气都异常平淡,就像他是在给喻文州转述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一样。但喻文州只觉得很难受,包括黄少天今晚那个一直不曾减退的笑容,在他看来都好像是在无声的控诉他这些年的薄情。
  
  喻文州你记不记得,咱们俩在一起那天,都说什么来着。黄少天问。
  
  喻文州看着他,他记得,他当然记得,但在黄少天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他的心里也陡然升起巨大的不安。
  
  你跟我说,这世上只有一个王杰希。
  
  黄少天以为喻文州忘了,就帮他回忆一下。他的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节奏听起来还是他之前哼唱的那首很流行的歌。
  
  我说,喻文州,你要知道,这世上也只有一个黄少天。
  
  他看着喻文州,他的眼睛很亮,他还在明朗的笑。
    
  而他从未跟人提起过的一件事是,有段时间里,他甚至在模仿王杰希。

  每个人大概都有过勉强自己,让自己变成爱人喜欢的样子的惨痛经历。黄少天模仿王杰希,模仿王杰希那种不冷不热遇到一切都云淡风轻从容处之的态度,但他发现这对喻文州不管用,王杰希不冷不热,喻文州还往他身上扑,他不冷不热,喻文州好像就干脆忘了世界上还有黄少天这么一个人。
  
  最让人绝望的,从来不是你发现你的爱人爱着另外一个人,而是你无比清楚你并不比他爱的那个人差,可他就是不爱你。
  
  你把真心捧到他面前,他说不需要。
  
  你为了他赴汤蹈火,他说不必。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不过是因为他不爱你而已。
  
  你看,五年了,就算是名存实亡,就算是同床异梦,我也坚持了五年了,从我的二十二岁,到二十七岁。黄少天一根一根的掰着手指头,数到五,他又抬头笑嘻嘻的看着喻文州。我是不是挺厉害的啊。
  
  喻文州的神色罕见的有几分慌乱。
  
  可是喻文州。黄少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再继续坚持下去了。
  
  五年了。你终于把我弄丢了。
  
  黄少天慢慢的收起笑容,这一刻,在T台上曾以明朗光丽风格奠定了地位的他,看起来终于是有点黯淡,有点难过了。
  
  我不要你啦。他轻声说。  
  
  

  李轩跟吴羽策要结婚了。
  
  婚礼在山庄举行,圈内名流悉数到场,宾客名单比冯老生日晚宴那次都豪华许多。
  
  大概每个人身边都会有这么一对情侣,他们的爱情故事,就像是童话里面那些千篇一律的爱情故事的翻版。
  
  他们从相遇到相识,从互相喜欢到在一起,从谈恋爱到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理所当然,顺风顺水。
  
  宛如两个人上辈子一起拯救了银河系。
  
  他们用他们的爱情故事告诉你,美好的爱情是真实存在的。你看,我们就是啊!
  
  只不过这样的爱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罢了。
  
  
  王杰希到的时候,组团来的轮回的几个人,也都刚到,孙翔站在队尾嘀嘀咕咕。
  
  王杰希只听清一句:从小到大,这是我最不想参加的一场婚礼!
  
  碰巧路过的伴郎李迅,也听到这话,他百忙之中还特别赞同仿佛找到知音般的冲孙翔猛点头。
  
  可不是吗!他义愤填膺地说。他俩这婚礼,给我等单身狗带来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啊!
  
  轮回的人笑作一团。一波人计划一会一定要灌醉李轩,一波人嘻嘻哈哈的扬言要抢亲。
  
  抢谁?抢吴羽策吗?
  
  ……不敢不敢,还是抢李轩吧。
  
  那今天就全场集火李轩?
  
  轮回那边热热闹闹的进婚礼现场,王杰希跟在后面,形单影只的,不过这画面也常见,微草的人会组团出动的场合里,也一向是那些年轻一点的小辈嘻嘻哈哈闹在一起,而王杰希大多都是独来独往的。
  
  今天婚礼的那两位主角好像也知道王杰希跟叶修的关系比较好,特意安排了王杰希跟嘉世的人同桌,一起同桌的还有雷霆的肖时钦,他和他的新婚妻子。
  
  肖时钦主动跟王杰希打了个招呼,言辞平淡有礼,也温柔适度,王杰希对他淡淡的笑了笑,他们简单的聊了几句,两个人看起来就像阔别已久,交情不错的老友。
  
  叶修不知道去哪晃悠了一圈回来,回来后看见王杰希,特意跟苏沐橙换了个位置,坐在了王杰希旁边。他一开口就把话说的诛心,他说,呦,王杰希,我还以为这次碰见你,你会带个伴来呢。
  
  王杰希只抬起眼皮斜他一眼,语气没什么情绪起伏的说,我跟喻文州,断了。
  
  哦。叶修点点头。我不意外。
  
  周泽楷还没追到手?王杰希反击。
  
  叶修摆摆手。不追了。
  
  怎么?
  
  叶修没说原因,随便往四周张望了两下,像他跟王杰希这么形单影只的人,还真不多。他转移了话题,他说,老王你看,兜兜转转,又剩我们两个孤家寡人,缘分啊。
  
  那咱俩凑合一下?王杰希问。
  
  你认真的?
  
  随口一说而已。
  
  叶修看着王杰希,王杰希现在就像个空壳子,你跟他说什么,或者他跟你说什么,他都是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上次王杰希出现这个状态,好像还是在他刚跟喻文州分手,憋着股劲要转变设计风格的时候。
  
  叶修问。跟老方没再联系?
  
  王杰希脸上挂着的那个波澜不惊的,从某种角度来说还可以解读为麻木的表情,看起来终于有点松动了。他说,叶修,我也是要脸的好吗。
  
  脸吧,不该要的时候就别要。叶修说的特别自然。
    
  ……没你那么没下限。还有,你刚才劝我别要脸的时候,吴雪峰特别鄙视的看了你一眼。
  
  叶修闻言,火速回头,瞪吴雪峰。
  
  吴雪峰听见了,但懒得理他,全当没感受到叶修的目光,拿了杯香槟起身去百花那桌打招呼。
 
  叶修“啧”了一声,又回过头,继续跟王杰希说话。黄少天出国旅游去了,回来后,大概就直接复出了。
  
  哦,是吗。
  
  他跟喻文州也分了,因为什么,他倒是没跟我提。
  
  王杰希只怔了一秒,然后又是不咸不淡的一句,哦,是吗。
  
  你呢,接下来什么打算?
  
  王杰希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工作。
  
  叶修忍无可忍。无聊不无聊啊你。
  
  还想怎样,你不工作的吗?
  
  王杰希的尾音被突然爆发的一阵掌声盖过,是欢迎新人入场。
   

  李轩和吴羽策的白色西装都是由李轩亲自设计的,毫无疑问,这会是李轩自入行以来,最令他本人满意的作品。吴羽策这人呢,私下里的性格,跟他在T台上的风格很一致,冷淡而阴郁,就连在婚礼上,笑容也浅浅淡淡。
  
  新人交换戒指。李轩认真的为吴羽策带上戒指,然后在骤起的掌声中抬头,对着吴羽策会心一笑,他喃喃喊了声,阿策。
  
  王杰希听见叶修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下。
  
  一场从头到尾都真挚稳定的爱情,让李轩和吴羽策变得温柔美好。
    
  可是爱情给别人都带来了什么呢?
  
  我发誓,只有这一刻,我特别羡慕他们两个。一桌有个新面孔忽然说了一句,他似乎是嘉世新签下的一个模特。
  

  之后,新人过来挨桌敬酒,敬到邻桌的时候,有人问李轩,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可以维持感情。
  
  这话把李轩问的有点懵,他看了看身边的吴羽策,说,也没什么特殊的办法啊……就是不放手呗。出现问题想办法解决就好啦,遇到困难咬牙挺过去呗,我俩就是这么走过来的,等我回过神儿来,已经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所以就结婚了啊。
  
  就这样?问问题的那个人也懵了。
  
  吴羽策在旁边假装鄙视李轩的嗤了一声。没错,就是这么平淡无奇。

  
  听见没。叶修看够了热闹,回过头招呼王杰希。爱情的真谛就在于坚持,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多年来阴魂不散纠缠着你的喻文州?
  
  照你们这个说法,他更应该去找黄少天复合,感谢黄少天多年来对他的一往情深不离不弃。王杰希说。
 
  叶修想了想,也有道理。
  
  他敲敲王杰希的酒杯边沿儿。大眼儿,咱俩喝点?
  
  你不是不沾酒吗。王杰希的目光在叶修脸上停留片刻,往后移,移到吴雪峰那边,又移回来。
  
  叶修不知道该对王杰希这个反应说点什么好。
  
  ……行了,王杰希。来。
  
  他倒满了王杰希的酒杯。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和王杰希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里,一直都有人照顾他们。酒席上,有人为他们挡酒,工作上,有人跟他们默契配合,出了什么事,还有人为他们忙前忙后的想办法解决。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眼下,他们都已经无枝可依。

  
  婚礼结束,要回去的时候,吴雪峰确认过嘉世的人都能三两个搭伴回去,左等右等不见叶修,问苏沐橙,苏沐橙喜酒喝的有点迷迷糊糊的,想了半天最后只推说不知道,无奈之下,吴雪峰又进婚礼会厅找了一圈,没找着人,打手机也打不通,他只能先往外走,走的时候脑子里还划过了无数解决方案,结果等他又回到山庄门口的时候,就见叶修特别显眼的杵在雪地里,光瞧背影还颇像个闷骚的文青。
  
  好像是听见身后有动静,叶修转过身来,看见吴雪峰,还乐呵呵地冲人招呼了一声,一听说话那调子就知道这人肯定喝酒了。
 
  嗨,老吴。
  
  嗨个屁。吴雪峰气儿不打一处来。但这也只是他在心里的回应,现在他们周围还有很多来参加婚礼的同行没走,他不好直接骂出口,毕竟,让人以为嘉世旗下的两位设计师不和,那就非常麻烦了。
  
  叶修身后没多远就是他的车,吴雪峰径直朝自己的车走去,路过叶修身边的时候,只言简意赅留下两个字,上车。
  
  我记得有人说过要跟我保持点距离来着。叶修一脸严肃,呆在原地,没动。
  
  吴雪峰停下脚步,回过头用凉飕飕的眼神看着叶修。你还来劲了是吧?
  
  这是你说的,可别怪我头上来啊。叶修晃悠到吴雪峰旁边,瞅他一眼,然后自己往前走,到了车前,停下,拉开车门,又回头看吴雪峰。你刚才不会是又进去找我了吧?要不要对我这么掏心掏肺啊,吴雪峰大大?
  
  吴雪峰走过去,面无表情的把叶修塞进车里,动作有点粗暴。
  
  坐上副驾驶座,叶修调整了一下坐姿,看了看车窗外,然后回头,特别认真的问。老吴,你酒驾真的没问题吗。
  
  万一出事,会上新闻的吧?《嘉世知名设计师酒后驾车》?要身败名裂啊。
  
  那你开。吴雪峰说。
  
  我?叶修指指自己,用一副“你怎么想的”的表情说,我也喝酒了啊,《嘉世首席设计师酒后驾车》,你确定?
  
  吴雪峰忍无可忍。那你现在下车。
  
  叶修麻利的系上安全带。
  
  开吧。他说。大不了一起身败名裂。
 
  吴雪峰一脚踩下油门。
  
  叶修原本好像还精力不错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吴雪峰闲扯,结果等吴雪峰把车开下山,一上路面,他干脆就头一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
  
  吴雪峰估量他今天没少喝,虽然婚礼上的香槟想彻底让一个人喝醉还是有点难度的,但架不住叶修酒量本身就不行啊。
  
  叶修眉头还有点微皱,好像在梦里也睡不安稳的样子,双臂也交叉在胸前抱着,停用力,不知道这姿势他是冷还是没有安全感。不过他这么一睡,车里倒是安静了,吴雪峰开着车,也有点累,不过坚持到家还是没什么问题。
  
  这样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吴雪峰突然听见身边的人低声喊自己的名字。
  
  说。
  
  叶修没睁眼,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点。他声音闷闷地说,换个反应。
  
  吴雪峰拿他没办法,想了想,说,我在。
  
  结果旁边迟迟不见动静,吴雪峰在减速之后,偷闲偏过头看他一眼,叶修又睡着了。
  
  吴雪峰也没在意,接着开车。
  
  又过了一会,叶修突然又有动静了。

  吴雪峰。
  
  恩。吴雪峰下意识应完,又想起刚才那茬,匆忙改口。我在。
  
  叶修有点急切。停车。
  
  吴雪峰猛踩了一下刹车,同时一只手想去挡一下叶修,防止他闭着眼睛撞到前面,但不等他把手空出来,叶修已经飞速打开车门窜下去了。
  
  吴雪峰下车的时候,叶修正扶着道边的一棵树干呕。
  
  吴雪峰见状又折身返回,从车上拿了一瓶水出来,等叶修停下来平复呼吸的时候递给他。
  
  叶修灌了小半瓶纯净水进去,喝完还不忘望着四周一片雪景感慨,要是被王杰希知道了我酒量这么差,可不得了。
  
  好点了吗?吴雪峰问。
  
  叶修回头看他一眼。
  
  有烟吗。叶修问。
 
  吴雪峰安静而目光诡异的盯了叶修好几秒,在那几秒钟里,天地之间是死一般的寂静。终于,吴雪峰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在叶修注视他的目光中,用打火机点完火,自己夹着烟举到唇边风轻云淡的吸了一口。
  
  你仿佛是在虐待我。有那么短短的一瞬,叶修甚至有点想动手。
  
  吴雪峰面无表情的说。你活该。
  
  叶修想对吴雪峰抱以呵呵一笑,但音节卡在了嘴边,他胃里又是一阵突然的翻江倒海,这回他甚至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弯腰。  
  
  真是要把器官都呕出来了。叶修回过神儿来的时候,这么想。他的眼角还挂着生理泪水。
  
  吴雪峰从后面扶了他一下,叶修有点脱力,顺势半靠着吴雪峰,把自身重量往吴雪峰身上转移了点。
  
  老吴。叶修的声音有点微弱。你以前在外面给我挡酒,回家之后,是不是特别难受啊。
  
  吴雪峰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话。
  
  吴雪峰,我有点累。叶修说。
  
  吴雪峰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燃了半支的烟丢在雪地上,随便碾了两下,一手扶住了叶修,他说,
  
  回家。
  
  
  
 
  

  107 15
评论(15)
热度(107)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