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10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方王,喻王,喻黄。友情向叶方,庙药。
几句话双鬼,一句话林方。
注意避雷。
  
  王杰希说,他做梦梦见喻文州,梦里他跟喻文州都不说话,没有表情,但他一会抱着喻文州,一会又推搡着喻文州,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想把人留下来,还是推出去。
  
  叶修说,你这个梦做得有格调啊!你一回头,没准儿还能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个黄少天或者方士谦,用嫉恶如仇的目光注视着你和喻文州,手举火把随时准备烧死你们这对狗男男。
  
  王杰希说,正经点。
  
  叶修说,ok,我觉得,你只是精神不太好。
  
  
  王杰希走出微草的时候,天空在飘小雪,喻文州的车就停在公司门口,而他本人站在车门前,打着一把伞正出神儿。
  
  王杰希喊了他一声,他愣了一下,回过神儿来,立刻撑伞迎过去,接王杰希。
  
  单人伞,不大,他俩并肩走,伞面更多的倾向王杰希那边。
  
  王杰希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喻文州左肩落上的那一层薄雪,问,年假你有什么打算吗。
  
  前几年的年假,都是在旅游。喻文州打开车门,让开身子,笑着回头看身边的王杰希。怎么,一起吗?
  
  王杰希答应的特别痛快,痛快的出乎喻文州的意料。行啊,你没问题的话。
  
  喻文州只惊讶了一瞬,赶忙答道。当然没问题。
  

  年假这种东西,对于平日里忙的在各个国家飞来飞去脚不沾地的设计师来说,真是宝贵的不行。
  
  叶修在家里躺着,刷刷朋友圈。
  
  吴羽策和李轩在巴黎购物,晒了一张某奢侈品品牌的私人订制单,订制物品是一对对戒,叶修琢磨着是不是继方锐和老林之后,这两位也要有个结果了。
  
  黄少天早就因为体重暴减,请了长假,在家里和叶修一样咸鱼瘫着,除了偶尔约叶修出来吃个饭以外,只有朋友圈里他晒的黄小短的萌照还能证明他本人大概也还活着。
  
  周泽楷就是天天抛这个店的小吃,那个店的热饮,偶尔有江波涛和孙翔入镜,只有照片,没有配字,他这人连在朋友圈里都惜字如金。
  
  王杰希的朋友圈这几年发的特少,早年方士谦还在微草当模特的那会儿,再准确一点来说,是方士谦和王杰希还互看不顺眼的那个时候,他俩都跟连珠炮似的不停发朋友圈,内容不是对对方明褒暗贬,就是赤裸裸的互怼。
  
  结果王杰希这次百年难得一遇的发了张图。小木桌上放着一杯红酒。就这么一张闷骚而文艺的图,也没有配字。
  
  叶修好奇,在底下评论。大眼儿兴致不错啊,在哪儿这是?
  
  王杰希回,普罗旺斯。
  
  普罗旺斯?没去过。他们这些人去法国,十次有九次是奔着巴黎去的。普罗旺斯可能是挺美,但很遗憾时装秀永远在巴黎办,去别的地方逛逛?抱歉没时间。
  
  叶修又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喻文州也抛了个图出来,薰衣草花海。
  
  叶修沉默了半分钟之久,直到手机屏幕黑下来,他又打开手机,翻出联系人,给方士谦打电话。
  
  方士谦。叶修深沉的问。您老人家还苟延残喘苟活于世吗?
  
  滚蛋啊你,有事说事!
  
  王杰希和喻文州就要双宿双飞了。叶修说的言简意赅。
  
  啥?方士谦一头雾水。什么玩意儿啊?上次吃饭他不是跟黄少天还在一起呢吗?分了?
  
  没分,一直就没分,但这些年文州也没停止过追大眼儿。叶修啧啧感慨。你在国外呆的太久,已经孤陋寡闻,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喻文州之心,时尚圈皆知啊。
  
  你就说你给我打电话是怎么了吧!
  
  他俩好像在一起度假。
  
  方士谦眉心一跳。好像?
  
  一个告诉我他在普罗旺斯,一个就抛出了张薰衣草的图片。
  
  抛薰衣草图片的那个就不能是在日本吗?方士谦问。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我也没意见。叶修说。
  
  方士谦安静了几秒,叶修也不说话。
  
  过了会儿,方士谦问,老叶,你帮我干嘛啊?
  
  因为王杰希偏向喻文州啊,我看你大老远从国外回来,很有可能还要孤苦零丁一个人回去,可怜你。
  
  滚!
  
  好吧,我说实话。叶修怕方士谦直接挂电话。我可怜黄少天。
  
  多傻的一个小屁孩啊!莫名被卷进你们的修罗场这么多年!你们一个两个都爱王杰希!他有啥?没存心干过啥坏事到头来却啥都没得着!造孽啊!
  
  方士谦听着听着,突然笑了。有道理,特别有道理,你说,喻文州是不是也明白这个道理?
 
  啊?叶修没听懂,只听方士谦在那边突然笑起来,笑得好像快岔气了。
  
  方士谦,你别是脑子有病吧?
  
  没等叶修骂出来,电话就猝不及防的被方士谦挂了。
  
  
  喻文州这人啊,总想找一个两全其美办法,既追回王杰希,又不伤害黄少天。
  
  “可是感情里哪有这么完美的解决办法。”方士谦喃喃自语。
  
  他跟王杰希刚在一起那会儿,王杰希对喻文州是有误会,分手分的特干脆决绝,但毕竟那么多年感情在那,一时半会是走不出来的,方士谦就天天担惊受怕,怕王杰希冷不丁回过味来去跟喻文州复合。那段时间里,给方士谦打安心剂的不是王杰希配合他的拥抱,接吻,而是黄少天,黄少天以惊人的毅力坚持陪在喻文州左右,管别人在圈里瞎吹什么风。
  
  也可能是因为这样,放弃王杰希,喻文州不甘心,伤害黄少天,喻文州也不忍心。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黄少天没存心干过什么坏事。”他也只不过是不小心爱上了一个不爱他的人罢了,何必对他太残忍?
  
  方士谦放下手头的事,给王杰希打电话。他也需要一个结果,很多事情,在很多年前本就该有一个清楚的结果。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太长,电话接通后,方士谦直接问:“喻文州在你旁边吗?”
 
  “恩?”王杰希只被这劈头盖脸迎面砸来的问题弄的迟疑了一秒。“他去洗手间了。”
  
  “好,王杰希,你听着,我跟你说。”
  
  “喻文州没有你,他还有黄少天,这些年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他从来没停止回头追你,但他其实也大可以跟黄少天先分手,再来追你,既然他那么爱你。可是,他一直没有。”
  
  王杰希愣怔了下,下意识转过头看了眼洗手间的方向,把手机通话音量调小了点。
  
  “他为自己留了退路,拖着黄少天,也不放开你,反正最后不管是你们两个其中的谁,他总是能留住一个的。”
  
  “那就让他做个选择。”王杰希淡淡的说道,听不出什么情绪:“我,还是…黄少天。”
  
  方士谦笑了:“你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你放弃了我吗。”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两人从酒席回来,方士谦为自己挡了大半的酒,半夜里方士谦一个人抱着马桶吐,看见自己起床过来,他还扯了个笑出来,说我没事,你睡你的。
  
  终于再也回不去了。
  
  王杰希说:“对不起。”
  
  “王杰希,最早走进你世界里的人是他,可陪你走过最难捱那段岁月的人是我。”
  
  “我知道,但是……”
  
  “但是你没办法?”方士谦打断他,笑得很是自嘲:“王杰希,其实你无比清楚喻文州心里那种模棱两可的打算,但因为你喜欢他,你还是偏向了他。”
  
  “你怎么看黄少天的?”方士谦问。
  
  “你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你,喻文州,还有他。不过可笑的是,事到如今,你们大概谁都不记得了吧。”
  
  其实是记得的。王杰希想。那时候他应该还跟喻文州在一起,黄少天是喻文州的绑定模特,人很热心,他们仨经常一起吃饭,在微草或是蓝雨附近的饭店,什么都聊,聊什么都哈哈哈的笑,没心没肺的,邻桌的人看他们的目光永远像看三个气味相投的神经病。
  
  也就是那一年的年终大赏,黄少天和喻文州捧走双奖,本该是三人组非常值得庆祝的一件好事,结果在那晚,出了事,三人组从此分崩离析。
  
  那段存在过的曾经很美好的友情,也仿佛伤疤一般,在王杰希心里,触不得,也不知该怎么重新提起。
  
  “王杰希,如果你心里有哪怕那么一点点,觉得黄少天挺可怜,那真遗憾,恐怕喻文州的感触和愧疚更深。”
  
  “五年了。黄少天已经成为喻文州的习惯,而你只不过是他想重新拾起的一个过去式。”
  
  “可我不同啊,王杰希。”方士谦深吸一口气,用一种极为压抑的情绪缓缓的说:“你到底懂不懂,我只有你。”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仿佛悱恻千言如鲠在喉却已经词穷意竭。他只能用自己一贯冷淡的声线,对电话那头说:“他快回来了。”
  
  他知道,他对方士谦有些太残忍了。
  
  这些年,黄少天没做错过什么,方士谦又何尝亏欠过谁呢。
  
  “你想赌一把,我祝你好运。”方士谦说,他语气已经恢复近乎淡漠的平稳,像是那个很多年前站在微草公司里,看王杰希还很不顺眼的傲气少年。
  
  “但赌输了,别回头来找我。”
  
  
————————————
上章更新的评论区仿佛惊见站吴叶的人多了起来。
惊慌失措茫然四顾喵喵喵???_(:D)∠)_

  77 16
评论(16)
热度(77)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