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06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方王。暧昧向叶黄。几句话喻黄,周叶。几句友情向黄蓝。一句话韩叶,叶方,叶王,翔叶,叶策。
注意避雷。 
  
  
  
  微草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咖啡厅,以前方士谦还在微草上班的时候,跟同事们经常来。  

  方士谦坐在落地窗前的位置,点了一杯拿铁。他漫不经心的抬眼从窗外望去,恰好看见王杰希朝这边过来,王杰希也看见了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等王杰希推开门进来,在方士谦对面的位置坐下以后,方士谦帮他要了一杯摩卡。 

  “谢谢…恩…”王杰希顿了顿,说:“抱歉,你今天白跑一趟了,衣服我忘拿来了。”  

  “没事。”方士谦只是笑笑,慢慢喝着面前的拿铁。“你哪天想起来再说。” 

        过了几秒,他说:

  “反正你也知道,还衣服不重要。” 

  “我只是想见你而已。”
  
  王杰希低着头,往摩卡里加了两块方糖,用搅拌棒节奏缓慢的搅拌着。 

  方士谦看着他,没有转开眼睛。

  后来转移了话题的人,是王杰希。
  
  “你在国外这三年,过得还好吗?”王杰希问。
    
  “就那样呗。”方士谦耸耸肩,把自己这三年在国外的生活,只用这四个字就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倒是你,我在酒店看见你的那一瞬间,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王杰希,你这几年过的可真糟糕啊。”
  
  跟唐昊拼酒拼到垮棚的事,王杰希到现在还觉得有点尴尬:“咳,那天晚上…只是意外。”
  
  “不如说是没人为你挡酒了吧。”方士谦淡淡的说。
  
  两人同时沉默了。
  
  那大概是王杰希和方士谦的感情刚刚步上正轨的那段时期的事。

  那时王杰希成功的改变设计风格,刚刚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圈内还揣着点恶意的人不少,只眼红王杰希今日的地位,绝口不提他昨日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

  王杰希自己是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的,但一些酒席聚会上,有前辈就这样藏着掖着的带点恶意过来,模样亲切热络,非要跟后辈喝上几杯,看起来是关怀,实则就是为难。

  王杰希可以见招拆招,但顾虑到不能伤了前辈的面子,他就难免被欺负两下,方士谦在旁边看了没一会儿就老大的不乐意,最后他一把把王杰希拨弄到一边,甭管是哪路前辈,甭管递过来的是什么酒,他通通替王杰希接招。

  整场下来,他活脱脱成了“微草的吴雪峰。”

  回家之后,方士谦没进门就垮掉,也没多说什么,像往常一样,他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跟王杰希一起上床睡觉。

  王杰希睡的快,方士谦没在床上躺多久,就轻手轻脚的翻身起来,去厕所。

  可王杰希到底是睡得浅,他听见厕所有撕心裂肺的呕吐声,伸过手摸了摸身旁空了的还带着余温的半张床,他在黑暗里发了一会儿的呆。

  然后他问。方士谦,你怎么了。
  厕所里立刻没了动静。
  两秒后,方士谦平稳平淡而又平静的语调响起。没事,起来上个厕所。
  王杰希在黑暗中皱紧了眉。
  他披了衣服,去厕所。

  方士谦整个人脱力的瘫坐在地上,他从酒席上一直维系到跟王杰希在床上说晚安时的如常神色,此刻已全部崩毁,偏偏这时王杰希突然出现堵在门口,方士谦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一脸要死了的表情收起来,又很勉强的扯了个宽慰人的笑出来,他说,我没事,你睡你的。

  王杰希身形一僵,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看着方士谦。
  
  这就是方士谦了,他没对王杰希讲过几句情话,有些时候他对王杰希甚至都吝啬温柔,他们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但在这个家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他永远是尽全力护着王杰希的。
    
  王杰希在黑暗里抿了抿嘴角,几秒之后,他蹲下来,抱住了方士谦。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咖啡厅,前面的方士谦没走几步,忽然偏过头,喊了声王杰希。  
  
  “恩?”
  
  “我抱抱你行吗?”
  
  方士谦冷不丁地来这么一句。
  
  几乎是那边话音刚落,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方士谦抱了个满怀。
  
  这大概就是方士谦跟喻文州最不同的地方。
  
  “你知道你现在抱起来的感觉,就跟抱一副骨头架子没两样吗。”
  
  “我不知道。”王杰希的手从后面扯了一下方士谦的衣服,“方士谦,我只知道,这里是微草附近。”
  
  方士谦没松手,把王杰希在怀里圈的更紧,挺乐呵的在人耳边说:“你跟我说这个?我当年可是在微草公司抱过你的人啊。”
  
  “你这人。”
  
  方士谦笑了一下,拍了拍王杰希的后背,然后松开了怀抱。
  
  “好了。我走啦。”
  

  王杰希站在原地,没动。

  他看着方士谦那个背影。其实方士谦是要比他还高那么一点的,论身材,方士谦曾经是微草首席模特,身材也是没话说,但眼下王杰希觉得,这人的背影还是太单薄了些。

  他又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想法上次在他脑海里冒出来,好像还是在他送方士谦出国的那天。

  
  方士谦走到街的转角,又回过身。王杰希还站在那儿,他看见方士谦好像笑了笑,对自己挥挥手,那副样子王杰希一看就知道他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王杰希,你怎么还不回公司?

  他也笑了笑,对方士谦挥挥手,然后他转身,往街的另一端走。

  
  王杰希跟方士谦可能因为早期不和的缘故,即使后来成为了恋人,心里的爱意到了嘴边,也硬生生的只剩下了三分。

  但王杰希跟方士谦有过一段很美好的时光。在方士谦出国以后,他们常常在深夜抱着电话打国际长途,两个人白天都忙,但晚上还能撑起精力,恨不得一通电话打上一个小时,而他们的语调,都是对对方前所未有的温柔。

  他们聊工作,趣闻,琐事…对于大大小小的烦心事绝口不提,他们还常常说到“以后”“等你回来了”“我们”“家”这样的词汇。

  可惜,这样美好的日子没维系太久。

  距离就横亘在那里。

  当王杰希在国内一个人顶了一个微草团队,那些太难抗的时刻,方士谦无法像从前一样站在他左右,让他知道至少他不是一个人时,当方士谦在国外,加班到深夜,孤零零的走过异国街头,拖沓着步子慢慢回家,没有人在家里为他亮起一盏灯时,他们终究还是对彼此的生活越来越陌生,对现状越来越颓然无力。

  那一年的冬天,方士谦说他不能回国了。

  王杰希在这边第一次发了脾气,口不择言的单方面爆发了十多分钟。他的最后一句是,方士谦,我很累,我们分开吧。

  而方士谦在这通电话里从头到尾只说过两句话。

       一句是极具歉意的“杰希,我不回去了”,一句是带着点颤抖语调的,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好。

   
  王杰希回到微草的时候,在电梯前,跟公司新来的实习生高英杰碰上,高英杰也是王杰希和叶修他们的学弟,谦恭的向王杰希问过好,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王杰希发现这小孩一直挺好奇的偷偷看自己,笑着问:“怎么了?”

  突然被发现,高英杰一慌,立刻摇头,支支吾吾半天,只一句:“首席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很好。”
  
       “去见了一个前辈。”王杰希说。“袁柏清的学长。”

  高英杰想了想,“首席唯一绑定过的那位模特?”

  “对。”王杰希点点头,冲后辈露出一丝笑容,“就是他。”
  
  

  叶修和黄少天闲着的时候,日常约着两人见个面,东扯西扯,互怼几下。

  许博远今个儿突然抱着个狗上门,于是三人在黄少天家里面面相觑。

  “所以说,你送我这个玩意儿——”黄少天手一抬,指向此时正拼命往沙发上蹦哒又蹦哒不上去的短腿柯基,问:“到底是何居心?”

  许博远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我也不知道谁把它扔我的诊所门口了,我开宠物诊所的,又不是开宠物收容所的,我看这狗跟你挺……”他把发了半个音的“像”字艰难咽回去,差点没咬舌头,“…挺…投缘的,就给你送来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那边叶修用花瓶里的工艺装饰花逗狗逗的挺起劲,“你就留下它呗,你看你现在活的这颓样,养条狗,打起点精神,挺好的。”

  “你比我强到哪去了吗!”

       柯基半天蹦不上沙发,突然调头往黄少天脚边一窜,黄少天迅速往许博远身后一躲。“卧槽!”

  “你看,它多精神,你学着点成吗。”叶修幽幽的说。

  “滚滚滚滚滚!”

  “它有名字吗?”叶修看许博远。

  许博远摇摇头,这狗是被人扔在他宠物诊所门口的,有没有名字他还真不知道。

  “那就叫黄小短吧。”

  “啥玩意儿啊?”黄少天一听,这名好像不是很对?

  “你不知道,圈里有这么一种说法,各家的首席模特,就你的腿最短吗?”叶修说着说着,看见黄少天的表情,顿时了然。“啊,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啊。”

  许博远刚要笑出声,就被黄少天在身后一个眼疾手快的拧了一把腰,疼得把想笑的全憋了回去。

  “扯淡的吧,苏沐橙呢?张佳乐呢?”

  “你一个男模,跟女模比腿长,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叶修鄙视“张佳乐的腿比你长两厘米,不信你自己去看他的官方资料。”

  黄少天在沙发另一边,一屁股坐下,不吭声。

  “不过,黄少天啊,你现在这个体型,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叶修看着许博远弯腰把柯基抱进怀里顺毛,话却是对黄少天说的。“你能上T台吗?

  黄少天有点感冒,抽了一张纸巾,擦擦鼻子,把纸巾揉成一团儿攥在手里。

  “我请了假。”他说,“但我没办法,我的体重还在掉。”

  如果说一个月前在酒店里,黄少天往下一躺,还能压得叶修挺疼,那现在的黄少天,简直瘦的跟个鬼魂儿没两样。

  “喻文州呢?”

  “老叶,我有点什么事,你总问我他在哪干嘛呀。”黄少天叹了口气“他现在整天在忙些什么,你很清楚呀。”

  叶修沉默了两秒,转过目光看黄少天,黄少天挺平静的,没什么表情。

  叶修说:“你都知道了。”

  “圈里还有人不知道吗?”黄少天反问。

  叶修一想,也是。喻文州这次动作太大,可能压根也没想着要瞒黄少天。

  “你怎么办?”许博远问。

  许博远还想再说点什么,但黄少天已经打断了他:“我不知道,就先这样吧。”

  “反正这几年,他也一直没对王杰希死心,我心里有数。”

  叶修一看,得,合着这是习惯了?

  叶修伸手把柯基从许博远怀里捞过来,放自己腿上一阵揉巴。

  黄少天在旁边盯着叶修看了好半天。

  “你要干嘛?”叶修瞥他一眼。

  黄少天本来今天约叶修过来就是有事要当面问他,被许博远的突然上门打了个岔,现在他想起来他的正事了,他组织了一下措辞,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然后贼兮兮的往叶修那边靠了靠。

  “老叶。”
  “有话就说。”

  “我听说,你看上轮回新签的那个模特了?”黄少天又凑了凑,近距离观察叶修的表情。“叫什么来着?周……”

  “周泽楷。”

  “哦,是吗。”黄少天对于那个新秀模特到底叫啥倒是不太在意,他关注的是这件事本身。“真的假的?”

  “我错了,你精力还是挺旺盛的。”叶修跟许博远对视一眼,后者对此认同的点点头。

  “别扯开话题啊!”

  “能先告诉我,你是从哪听说的么?”叶修问。

  “张佳乐那儿!”黄少天果断卖队友“快说快说!”

  “噢,那你自己猜呗。”叶修说。

  “我靠?”黄少天的嘴巴惊成一个O形。“你这态度不对劲啊,你不是来真的吧?这么恐怖吗?老叶你可得想好,轮回还有你前男友呢……”

  “我诚恳的跟你再提一遍人生建议。”叶修帮他把下巴合上。“你跟张佳乐挺配的,如果有一天你担心自己孤独终老,不妨考虑跟他来一次人生的第二春。”

  “你这都人生第几春了,还没开始担心自己会孤独终老吗?!”黄少天拍开叶修的手,一脸鄙视。

  “我给你数数啊……老韩,方锐,王杰希,算上看上过但没下手的吴羽策,然后孙翔……那这是第七个。”

  许博远又在心里数了一遍:“不应该是第六个吗?”

  黄少天拉起叶修的右手,把他中指上的那枚戒指给许博远看。“看见没,这儿还有一个。”

  许博远一脸茫然。

  叶修叹了口气,反手勾过黄少天的肩“看见没,这儿可能是第八个。”

  “滚滚滚滚滚!!!”
  
  
  
  
  

  95 12
评论(12)
热度(95)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