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04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方王,喻王,周江。暧昧向吴叶。几句话伞修,翔叶。一句话叶王。
注意避雷。 
  

  方士谦三年来幻想过无数次跟王杰希的重逢,每一次无论是设定成文艺苦情版,文艺温馨版,还是文艺高大上版,都有一个前提,要文艺。

  结果现实那样不留情面。他三年后真的再见到王杰希时,是在基本上已经人去楼空的酒店宴会厅,王杰希瘫在沙发里软成一团泥,方士谦半扶半抱的把人弄回家,一路上王杰希没耍酒疯,安安静静,偶尔睁开眼朝四周望两下,目光迷蒙。

  结果这人安静乖顺了一路,待方士谦掏出钥匙打开家门,下一秒他推开方士谦,进门就吐。

  方士谦愣愣的看着自己瞬间面目全非的地毯。呆若木鸡。

  王杰希你他妈要是让我知道你故意憋了一道就等着吐我家里呢,你就废了。

  方士谦咬牙切齿的把瘫坐在地上的人拉起来,扶进卧室。挪到床边的时候,他到底还是没忍心直接把人摔床上,他手上放轻了动作,小心把王杰希弄上床,给人拉好了被子,又转身去厨房煮醒酒汤。
  

  第二天,方士谦顶着淡淡的黑眼圈,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阳台上挂着的昨天大半夜自己辛苦洗的地毯,咔嚓咔嚓的啃苹果。

  已经九点了,王杰希还没醒。方士谦想着要不要替他向微草请个假,他在沙发上找自己的手机。
  
       “有水吗?”

  方士谦抬头看过去。王杰希站在他的卧室门口,可能是西装昨晚搞得皱了,王杰希现在上半身穿着他自己的白衬衫,下半身什么也没穿,光滑白皙的大腿就那么明晃晃的裸露在外面,衬衫也着实不够长,隐约能露出一点内裤边。

  王杰希用手理着微乱的头发,表情挺淡然的看着方士谦,见方士谦没说话,只好把之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他的声音有点哑:“我说,有点渴,你家有水吗?”

  方士谦终于灵魂归窍,捞过一罐可乐朝王杰希一丢。

  王杰希接住可乐,光着脚往方士谦旁边的沙发走,一屁股坐下后,他也翘着腿,把易拉罐的拉环轻轻一拉,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口可乐。
  
  方士谦的喉结动了动。“王杰希,你冷不冷……”

  “不冷。”

  方士谦没话了,从昨晚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切都有点超出他的预计,他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气氛有点迷,但王杰希看起来并不在意,他的目光在客厅里随意打转,细心打量,方士谦出国这几年没有回来过,所以他家里还是老样子,王杰希记忆里,两个人还在交往时候的那番样子。

  “方士谦。”

  “啊?”

  “你回来,为什么不先联系我?”王杰希收回目光,这是他今早宿醉起来,发现自己在方士谦家里后,脑子里第一个蹦出的想法。

  方士谦想了想,反问他:“答案很重要?”

  “也许吧。”王杰希托着腮,表情细看好像有点认真。“我挺想知道的。”

  方士谦把手里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目光顺带着从王杰希脸上移开。他的语气还是像当年一样,有点漫不经心:“王杰希,你不是要吃叶修的醋吧?”
  
       “呵呵。”

  王杰希突然低下头,又抬起头,力度不大的踹了一下方士谦的腿。

    “我去上班了,借我套衣服。”

  
  方士谦开着车,车里放着轻音乐,王杰希摇下车窗,一手搭在窗边拄着下巴看风景,其实到如今也说不上有什么风景了,毕竟那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从方士谦家里到微草这一路上的景致,他曾经也是像现在这样,坐在方士谦的副驾驶座上,看了整整两年。

  方士谦的奔驰开到微草只用得上十几分钟。王杰希下车之后,望了望微草的大楼,又看了一眼靠在车上盯着自己出神的方士谦,他摆了摆手,算是道别。

  “王杰希。”方士谦突然出声。

  王杰希已经走出几步,听到人喊他,回头。

  “我重新追你吧。”

  方士谦说的很平淡,也没带上一丝要征求王杰希意思的询问感在里面,好像他只是在通知王杰希他想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样。

  “你应该先问问我有没有男朋友。”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凝神望着他。

  方士谦点点头,问的挺敷衍:“你有吗?”

  王杰希总感觉方士谦的这个问法,听着好像有点嘲讽自己?

        “有。”

  “那又怎么样?”方士谦不在意的笑。“现在我回来了。”

  蛮不讲理。

    方士谦这人的性格里有强势的一面,而强势在无所顾忌的情况下,就跟蛮不讲理有点难以形容的接近了。 

  当年王杰希没给喻文州任何说话机会就提了分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有人心知肚明喻文州只缺一个解释机会,甚至多年后王杰希终于听到喻文州的解释,他自己也不免想如果当年他给了喻文州解释的机会,就算自己心里还是有根刺,倒也真不至于还要闹到分手的地步。

  但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如果。

  方士谦就在那时蹦出来,你喻文州有什么委屈有什么想解释的我统统不管,方士谦直接大刀阔斧的杀进王杰希的感情世界,一路攻城掠地,占山为王。

  他性格里强势,蛮不讲理的那一面,在那时特别拿得住王杰希。

  而那会儿也正是王杰希事业的低谷期,刚刚开始摸索改变设计风格的王杰希可谓是苦不堪言。

  于是方士谦陪王杰希走过了他人生中最难捱的那段时光,也把王杰希彻底拉出了喻文州的迷局。
  

  王杰希想起前天晚上,喻文州念着自己的名字,说我们重新来过吧。

  而现在方士谦也站在自己的面前,说我重新追你吧,王杰希。

  他扯了扯嘴角,笑得不免有些自嘲。

  “行啊。”

  “看你本事吧。”王杰希说。

   
  周泽楷坐在会客室里,稍微侧过脸,偷偷看旁边那个跟自己隔了一臂距离的人。

  那人拿着一个薄薄的本子,很普通的那种,用会客厅桌子上的中性笔,在纸上勾勾画画,神情悠然放松,但也非常专注。

  他是位设计师吧。周泽楷想。

  这时有人进来,叫了那个人一声,请他去经理室。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口型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没出声。江波涛。

  江波涛从速写本中抬起头,习惯性地对门口的人先笑了一下,嘴边是很美好的弧度,像被风吹过,花朵轻微摇摆的弧线。

  他起身之后,也看到了周泽楷,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挪开目光,视线相撞的那一刻,周泽楷有点慌乱。

  江波涛笑意好像深了几分,对周泽楷轻轻点了点头,算作是打招呼,然后他带上门出去了。

  周泽楷抿了抿嘴角,看了那扇门好久。

  有点想,认识那个人。

  幸运的是,周泽楷拿着签好的合同,从轮回公司出来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人。

  江波涛背对着周泽楷,在轮回的门口打电话。

  “是呀,我换公司了。”
  “这边离家远很多…没办法嘛,我想看看自己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别担心我啦。”
  “诶…?”

  江波涛看见有一团影子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投下,他疑惑的回过头,看见一个帅哥站在自己身后,正呆呆的看着自己。

  好像有点眼熟。他心里想。

  下一秒,他就想起来了。喔,刚才在会客室见过。

  江波涛对电话那边快速讲了几句,语速太快叽里呱啦的好像还掺杂了一两句方言。然后,江波涛挂了电话,他看着周泽楷,微微弯了弯眼睛,眼睛里有很友好的笑意,他对他伸出手来。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也对江波涛笑了一下,下一秒,他的手轻轻握了上去。

  “江波涛,刚签进轮回的设计师,多多指教啦!”
  “周泽楷,模特。多指教。”
  

  叶修在家里趴了一整天。

  他的手机上,有三个吴雪峰未接来电,两个苏沐橙未接来电。他都没理。

  下午快四点的时候,他终于饿的有点难受,这才慢吞吞的爬起来,踏进厨房找吃的。

  “太惨了吧。”

  他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又在厨房里最后确认了一遍真的连一桶泡面都没有,那一刻,他的心情有点悲凉。

  “喂,沐橙啊。”

  叶修最后还是打了电话。

  “你今天不来上班,打电话给你也不接,怎么了?”

  “先不说这个。”叶修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端着咖啡杯又回自己屋里接着瘫。“一会下班后,你来我家,给我做顿饭成不?”

  “啊?这个嘛……”电话那头忽然没了动静,叶修有点奇怪,喂喂喂了几声之后,沐橙的声音又出现,带着点女孩子惯有的笑意。“哈,好的呀,我会去的。”
  

  王杰希要下班的时候,手机里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吗?
  喻文州。

  他有给喻文州自己现在的号码吗。王杰希对着那条短信想。

  好像…是晚宴上给的?

  昨晚的晚宴,王杰希现在想起来还是头痛的。他的全部记忆只截止在唐昊过来对自己挑衅,挑衅原因无非就是王杰希以不算微弱的优势拿下了唐昊原本志在必得的一个奖项。王杰希年长了唐昊几岁,在这圈子里入行也算早,圈内一些奖项的评比,别人眼中的得失,王杰希早就没那么看重了,所以唐昊不服气,过来挑衅,王杰希非常肯定他绝对没打算跟唐昊较劲,至于最后为什么真没收住,垮棚了,王杰希就完全不记得了。

  包括他第二天早上在方士谦家里醒来,他能联想到跟叶修有关,因为方士谦回来了这件事目前好像只有他跟叶修知道。

  但要是问他,还记不记得方士谦是怎么接自己回家的,回家后有没有发生什么……

  王杰希觉得自己都不能用“断片”两个字回答,那得用“失忆”。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把喻文州的号码存上了。非常官方的备注:蓝雨喻首席。

  然后他回了喻文州的短信,答应了那顿晚饭的邀请。

  重来的这一次,握有最终选择权的人是他。

  这一次,他想游刃有余。
  

  “我就知道沐橙那个笑声不会有好事。”

  叶修杵在门口,门外的人是吴雪峰,不是苏沐橙,他一点都不意外。

  “你就这么对待大老远来给你做饭的人?”吴雪峰抬抬手里装着菜的袋子,“沐橙今天拍了一天广告,挺辛苦的。我给你做完饭就走。”

  “可别,今晚住下吧。”叶修往旁边让了让,吴雪峰侧着身进去。

  “恩?”

  吴雪峰感觉这话不对劲,进屋后,瞅了一圈。

  他想了想,问:“孙翔呢?”

  “走了。”叶修打了个哈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这话是什么意思已经不用再细问。吴雪峰转身拎着买来的菜进了厨房。

  “老吴,用我给你打打下手不?”叶修在客厅喊了一嗓子,然后,他打开了电视。

  吴雪峰也没把叶修式客套当回事:“歇着吧你。”
  

  “你说,小肖回老家结婚了,昨天晚宴上,跟老冯过来打招呼的轮回的那个设计师…哎叫什么来着?…方明华吧?人家都结婚好几年了。”

  叶修一边换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吴雪峰闲聊。

  “我呢,嘉世首席设计师。”
  “至今连恋爱都没有谈过。”
  “你说惨不惨啊。”

  还没等叶修长叹一声,厨房就传出吴雪峰的一句“我靠!”,听起来好像很抓狂。

  “咋了?”叶修问。

  “你说话之前摸摸良心!”吴雪峰在厨房里喊,“吓得我手一抖,差点把半瓶酱油倒锅里。”

  “至于吗。”叶修翻了个白眼,但他想到吴雪峰现在看不见,只好又说:“我说实话呢好吗,我没谈过恋爱的啊。”

  “苏沐秋…”他下意思摸了摸右手的那枚戒指,“我俩没来得及谈恋爱呢,他就死了。”

  “他之后的那些人,都是我床伴,就算名义上有人是我男友,也没人好好跟我谈恋爱啊。”

  厨房里滋啦啦一阵乱响,像是炸什么的声音。吴雪峰说了话,挺短的一句,但是叶修听不清。

  “啊?你说啥?”

  几秒之后,吴雪峰提高了点音量。

  “我说——那你跟王杰希凑合一下吧。”

  “又不是没凑合过。人家现在初恋和前男友都围绕身边,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定美滋滋,说不定还想上个天。”

  叶修越想越收不住自己嘴上的嘲讽:“他们仨——王杰希,闷骚。喻文州,暗骚。方士谦,明骚。都是祸害,彼此相爱,就算是为民除害。”

  “你别哪天脑子一抽把主意打到沐橙头上就行。”

  吴雪峰端了两盘菜出来。

        “过来盛饭。”

  叶修把电视一闭,有点说不清的心烦意乱,他过去帮忙。

  “这你放心,我就是把主意打到你头上,都不会惦记上沐橙的。”

  “把主意打到我头上?”吴雪峰看着叶修,有点意外的笑了笑。“你敢吗?”

  94 14
评论(14)
热度(94)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