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03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喻黄,翔叶,双鬼,喻王,方王。暧昧向吴叶。几句话轩王,叶策。
注意避雷。
  
  王杰希将叶修从头到脚打量了第三遍后,带着点揶揄的意味,拍了拍叶修的肩:“冯老要是看见你对他的生日晚宴这么上心,一定非常感动。”
  叶修笑的也很无奈。
  今天是冯宪君的生日晚宴,冯宪君是圈内元老级的人物了,他张罗个晚宴,圈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很给面子的来捧捧场。
  叶修,嘉世的首席设计师,其设计作品件件都能在圈内刮起时尚风潮,但其本人,连参加颁奖典礼都衣着简单到恨不得跟路人一起融入背景布,所以他今天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走心造型,可以说是让人非常意外了。
  “衣服是孙翔挑的,我俩昨晚刚吵完,你懂的。”
  “噢,那就是报复了。”王杰希摇了摇手中的香槟,目光却还在打量着叶修身上这件西装。“这可是霸图秋季时装展的压轴之作,霸图那两位巨头的共同心血。我欣赏你小男友的品味,更同情你的遭遇。”
  “别嘲了,一会碰见老韩和张新杰,哥还打算绕道走呢。”
  叶修习惯性的想从兜里摸根烟出来,被王杰希提醒这里禁烟后,只好作罢。

  “对了,”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方士谦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跟王杰希的目光对上,他脑海里迅速回想起自己昨晚忘了跟王杰希说方士谦今天就回来,当然主要也怪王杰希昨天晚上没细问,结果,今天下午他去机场接机,来参加晚宴前,他还跟方士谦在一个饭店里胡吃海喝了一顿。
  叶修突然觉得有点虚,心虚。
  “明天下午吧。”他尾音落得太快让人听不出是肯定句还是反问句,而且他为了掩饰心虚,迅速话锋一转:“你要去接机啊?”
  “我?接他?”王杰希还是没什么表情,“你想太多。”
  叶修觉得王杰希这个在某种时候特别死鸭子嘴硬的性格应该治治,他拿出要跟王杰希摆事实讲道理的架势,结果话刚到嘴边没等出来呢,就见原本隔老远的冯宪君笑容满面的带着轮回的人往这边走。
  冲叶修和王杰希他们来。

  “应酬啊…?心累。”
  叶修在四周张望了几下,看见吴雪峰,把人招呼过来。
  吴雪峰,嘉世的设计师,叶修的搭档及多年好友,因为叶修过日子向来乱七八糟不拘小节,他还在大部分时间里,无奈的充当了相当于叶修生活助理的角色。
  吴雪峰跟冯宪君一伙人前后脚到叶修王杰希这边,同行碰面少不了说些寒暄的话,等寒暄的话说的差不多了,冯宪君先是大夸叶修王杰希的天资才华,后是半开玩笑的感慨带来的那两个轮回的人也很优秀,但跟叶修他们比到底还是嫩点。
  叶修听着听着,听到最后也听出来个七七八八,冯老无非就一个意思,轮回这两个新人,在圈里刚起步,要他跟王杰希帮忙提携着点。
  开什么玩笑,不说那个设计师,你带过来让我提携的那个模特,可是把今年最佳模特奖捧走的孙翔。叶修想。
  不过,他虽然是这么想,但该配合冯宪君说的场面话,王杰希和吴雪峰都说的很到位了,他只要在一边保持一下风度,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站着就成。
  场面走向控制的很好,眼瞅着冯老话讲的差不多了,要去跟别人继续寒暄了,偏偏盯着叶修看了许久的孙翔在这时候不知道是出于恶趣味还是怎么,清了清嗓子,挂了个看上去着实有些顽劣的笑,把一句“我敬叶首席一杯吧。”端出来。
  叶修一下子有点懵。
  叶修手里是拿着杯香槟,但孙翔和他交往时间不太长,加上两人聚少离多,孙翔并不知道叶修其实滴酒不沾。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在类似这样的场合里,向来是吴雪峰为叶修挡酒。
  吴雪峰可以说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他很清楚他跟叶修多年相处下来的默契搭档及老朋友的关系,在孙翔眼里一直过于亲密。所以这回,孙翔要敬自己男朋友酒,他跳出来本着解救搭档的原则给挡回去。怎么想怎么多事。 
  叶修不喝酒,吴雪峰又没办法挡酒,孙翔举过来要跟叶修碰杯的手就这么一时僵在了空中。
  场面可以说是很尴尬了。
  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中,孙翔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不好看,冯宪君也挺尴尬,不过他眼神倒是挺尖,眼珠子转了两圈,余光正好看到迟来的蓝雨二人,立马就给招呼过来,他这么一招呼,众人注意力随他一转移,孙翔刚好可以借机默默把手收回来。
  
  可是尴尬好像没这么快结束。
  喻文州和黄少天过来,喻文州充满歉意的跟冯老简单解释了一下迟来的原因,并对他老人家献上了几句生日祝福。黄少天这人伶牙俐齿,虽然以前因为话太多遭到过冯老的嫌弃,但今天是冯老的生日,黄少天想嘴甜的话,没人比他更会哄冯老开心。
  冯宪君一开心,今天看黄少天也着实顺眼了许多,恰逢蓝雨在刚刚圆满结束的时装展中获得的成绩颇为不错,冯宪君也不吝啬的夸起黄少天。
  等最后一句“不愧是当年双双拿下年度最佳奖项的搭档啊。”落入喻文州耳中时,已经有点被晾到一边,跟叶修他们打起招呼的喻文州,眼神闪烁了一下。
  这话从冯宪君嘴里说出来,绝对是真心的夸赞,在外人听来,也是如此。但放在当年,喻文州跟王杰希分手时,这句话可没少被一些阴阳怪气的人拿出来嘲讽,嘲王杰希被绿也是活该,嘲喻文州和黄少天搞在一起正应了四个字,狼狈为奸。
  喻文州的视线在王杰希脸上停了两秒,王杰希的神色没有任何反常,好像已经完全忘掉了那段日子,或者说,他早已经对此不在意。喻文州移开目光,面上还是挂着那张淡然的,永远不置可否的微笑。
  黄少天听见那句话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怔,他还在跟冯宪君聊着,却也把喻文州的细微动作都看在眼里,最后他没说什么,也笑了笑,举杯给自己灌了一口红酒。
  真他妈苦。他想。
  
  叶修对这个大三角的立场是最动摇的,他跟这三个人私交都不错,在他看来,当年的事,谁都有做错的地方,谁也都有受委屈的地方,理是肯定理不清了。他在后面扯了一下王杰希的西装下摆,示意他跟着自己离开。
  王杰希本来也无意跟蓝雨的人讲什么场面话。
  结果就是,叶修看起来挺没良心的扯了个理由离开,离开时顺便带上了王杰希,吴雪峰凉飕飕的看了叶修一眼,但到底还是自觉留下替叶修跟剩下的人周旋。
  
  “你坑吴雪峰是不是都习惯了?”王杰希想起吴雪峰那个眼神,亏得吴雪峰性格温和,要是他性格稍暴一些,叶修能不能被扒层皮都不好说。
  “不至于。”叶修想了想,特坦诚:“但确实有点心安理得了。”
  王杰希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这人,没下限的程度也是圈内一绝。
  “其实我一直挺纳闷。”王杰希说,“你怎么从来没动过吴雪峰的心思呢?”
  “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都不懂,你行不行啊你?”叶修一脸鄙视。
  “也是,反正除了窝边草,也没有你不吃的草了。”
  “王杰希你——”叶修的话突然卡在一半,王杰希看看他,叶修眯了眯眼睛,过了会儿,幽幽的说:“你别说,我突然想起来,我还真有个惦记过但最后没下手的对象。”
  王杰希沉默三秒,然后偏过头顺着叶修此刻的视线望过去……

  虚空。
  李轩,吴羽策。

  “吴羽策?”他挑眉。
  “恩。”
  “能讲讲你为什么没下手吗?”
  “简单。他跟李轩在一起三年了,三年下来,圈里还没分手的情侣,就他们这么一对了。”说到这点,叶修也是特别感慨。
   虚空的首席模特吴羽策和首席设计师李轩,两人在绝大多数场合里总是一起出席,形影不离。吴羽策的个人气质和T台风格都偏冷淡锋利,所以站在他旁边的李轩,往往对比之下看着好像连性格都要较吴羽策软了三分。
  但圈内与他们相熟的人都知道,那只不过是李轩在很多时候有意退让,作为虚空的首席设计师,在必要的时候,李轩该拿出来的气势是一点不比别家的首席差的。
  “搅和他俩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叶修耸耸肩,“索性放弃,当给自己积德了。”
  “这样啊。”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跟你说个事?”
  “恩?”
  “我惦记过李轩。”
  叶修愣了愣。他试图在王杰希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神色,但根本就找不到。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叶修信了。
  王杰希看他:“早说的话,你想怎样?”
  “你泡李轩我拐吴羽策呗,皆大欢喜。”叶修说的一本正经。
  王杰希斜了叶修一眼:“刚才还有人说要给自己积德来着?”
  他们对视一眼,沉默两秒,都笑起来。他们都知道这是玩笑。
  
  这晚宴为冯老庆生的成份更多些,但冯宪君他老人家,在晚宴开始一个小时后倒是先撑不住,醉倒了,让人扶到酒店宴会厅下面的房间里去了。
  后半场没什么意思,叶修溜到酒店门口想先回去,走到了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没带钱包,来的时候还是坐吴雪峰的车来的,叫车也叫不了,开车还没有车钥匙。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充分认清现实后,惆怅的从西裤兜里摸出一根烟,怎么说也辛辛苦苦溜下来了,回不去,先解个烟瘾也行。
  他点烟的这会儿功夫,见黄少天也从酒店电梯里出来,他一手轻轻搭在胃上,皱着眉,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了?”
  黄少天一抬头,看见是叶修,可能是实在难受,他也顾不上先鄙视叶修溜下来:“别提了,冯老走后,上面开始拼酒了,轮回那帮混蛋一个劲灌我,现在胃有点疼。”
  “文州呢?”
  “还在上面。”
  黄少天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坐下,合上了眼睛眼睛,连话都一副懒得说了的样子。
  “我去叫他送你回去?”叶修问。
  “不用,他喝了酒,送不了我,我刚才给我朋友打了电话,叫他来接我,应该快到了。”
  叶修也不再打扰黄少天休息,坐在黄少天对面抽自己的烟,等他手里一根烟抽完了,酒店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人,这人看起来挺着急的,但也没直奔前台去,站在大厅里环顾了一圈,发现黄少天后,直接冲这边来了。
  “你叫的人好像来了。”叶修怕黄少天睡着了,轻轻推了他一把。
  “啊?”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点茫然,他眨了眨眼睛,一瞧,是许博远没错。
  “这么快。”
  他话刚说完,许博远已经走到他面前了。
  许博远隔着老远就看见黄少天这一副颓样了,问:“我扶你?”
  “不用不用,胃疼而已,又不是缺胳膊少腿。”黄少天摆摆手,起身,跟许博远走,他也没忘回头跟叶修道个别:“那叶修,下次见啦。”
  “哎,黄少天。”叶修突然叫住他。
  “啊?”
  “刚才晚宴上,不方便跟你说。”叶修把烟头丢进桌上的烟灰缸里,抬头看着黄少天,他想了想,说:“太难受,撑不住的时候,可以打给我,咱俩出去喝酒,你喝,我陪着。”
  黄少天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伤感,他当然知道叶修说的“太难受,撑不住的时候”是指什么时候。
  他对叶修笑了笑。他挺久没笑过了,其实他的笑容是很好看的。
  “行,这可是你说的,回头我找你的时候,你可别抵赖。”
  “恩,不抵赖。”
  
  黄少天坐在副驾驶座上后,又闭上了眼睛,他的眉头蹙的比之前更紧了。
  “胃病严重还喝那么多酒,你是真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黄少天有时候不在乎自己身体,许博远看了是真挺来气,但骂人的话往往一到了嘴边,又换成了无可奈何的抱怨,“安全带系上。”
  黄少天没动,“你开好你的车就成了。”
  许博远一脸认命似的表情挂在脸上。黄少天这算什么?上帝为他安排的命中注定的祖宗吗?
  他探过身来给黄少天系安全带。
  “黄少。”
  “又干嘛?”
  许博远直起身子在自己驾驶座上坐好。
  “喻文州。”
  黄少天动了动眼皮,睁眼。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这侧的外面,敲了敲车窗,黄少天把车窗摇下来,有点发懵的看着喻文州。
  “刚才碰到叶修,他说你胃不舒服。”
  “这是我从酒店接的热水,我包里有你的胃药,你先把药吃了,到家之后早点睡。”
  “明早还难受的话,打电话给我,我带你去医院。”
  喻文州把他的包和一杯热水递到黄少天手里,“小心烫。”
  黄少天都接过来,他看看手里的东西,又抬头看看喻文州。
  他动了动嘴唇,说:“我已经好多了,你别担心。”
  喻文州看黄少天的表情好像是挺轻松的。
  “恩。”
  喻文州对着许博远点点头:“今晚麻烦你了,博远。没事了,你们走吧。”
  
  许博远开了车,黄少天看着倒车镜里,还站在酒店门口一直目送他们的喻文州,直到倒车镜里再也看不到那人的影子,他才回过神来,眉头又在瞬间皱紧。
  “明明疼得要死,被关心一下就丢盔弃甲。”
  黄少天没反击。他安静的喝完了杯子里的热水,吃完了药,偏过头看着窗外。
  他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明知道喻文州不爱自己,自己还一直不肯放手的原因了。
  疼得要死,被关心一下,就丢盔弃甲。
  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没说话。
  
  当然,今晚喝大了的不止黄少天一个。
  张佳乐,一个无辜之人,此时看着拼酒拼到垮棚的唐昊和王杰希,愁成了一张苦瓜脸。
  晚宴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这会还没走的人,本来就不剩几个,张佳乐张望一圈,没看见熟人,他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好像光是把这两个一米八多的汉子扶到楼下开房都是个考验。
  就在张佳乐认真思考起要不要把这两位扔在这一走了之时。虚空的人路过了张佳乐面前,张佳乐眼睛一亮,一把拽住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李轩正跟吴羽策说着话,也没注意周围是什么情况,被人冷不丁一拉,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是?”
  “如你所见,都喝多了。”张佳乐紧紧的拉住李轩,好像生怕人跑掉一样。“来,李首席,给点薄面,我扶唐昊,你扶王杰希,咱俩把他们丢进套房里,就算完活儿。”
   李轩回头看吴羽策,吴羽策没说话,抱着臂站在一边,没说话也没表情,但李轩总觉得吴羽策有点想看好戏的架势。
  得。
  “行行行,我帮你。你先松开我。”
  
  李轩走出几步,把王杰希半驾到肩上,扶起来,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看向张佳乐的表情可谓是诡异至极。
  “我是不是理解错了…你刚才是说……”
  “把他俩。”李轩看了一眼王杰希,又看了一眼张佳乐扶着的唐昊,“扔进一个套房?”
  张佳乐点点头。
  别了吧,就看唐昊刚才揪着王杰希猛灌的那架势,这俩人是不是有啥私仇,这都不好说的吧?
  “开两间吧。”李轩不太想摊上事,尤其是摊上莫名其妙的事。
  “把王杰希扔那就行。”
  叶修又不知道从哪转悠出来,趁王杰希喝多了,抬手拍了拍人家头顶,笑的很善解人意的样子:“我找人料理他,你们走你们的。”
  张佳乐和李轩扶着唐昊下楼,临走之前还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和自己一致的想法:
  王杰希落到叶修手里,还不如跟唐昊开个房呢。
  
  叶修直接拨通了最近联系人里的第一个号码。“喂,睡了没?”
  “废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是睡觉被吵醒了,还带着努力压制的起床气:“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得,别睡了。”叶修心想我可不管现在几点,“有人垮棚了,你来照顾一下。我忙,没空。”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
  “王杰希?”他问是这么问,但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不然呢?”

  129 6
评论(6)
热度(129)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