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棠色

少时听琴楼台上,引觞歌啸眷疏狂。

 

你瞒我瞒.02

※贵乱系列。结局1v1。能接受再往下翻。
本章掉落喻黄,喻王,几句话翔叶,几句话方王。注意避雷。

 
这边叶修担心黄少天撕了王杰希,那边黄少天刚挂了打给喻文州没打通的电话,拽过旁边一个抱枕瘫在家里。

  
黄少天是真的挺委屈。
 
 他入圈的第二年,跟搭档喻文州分别拿下了当年的最佳设计奖和最佳模特奖。和喻文州发生关系就在拿到大奖的那个庆祝之夜,事情发生的特别狗血,无非就是黄少天喝的昏迷不醒喻文州喝的认错了人,两人就这么迷之天时地利人和的搞到了一起,但这事本质上真是个意外。
  
喻文州那时一心扑在王杰希身上,黄少天此前更是压根没想过自己有可能是个弯的,第二天两人起来面对满床狼藉,都愣愣的怀疑起人生,好半天没缓过来。
  
可喻文州毕竟睡了黄少天,大眼瞪小眼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总得问问黄少天的意思。
  
黄少天当时还处在懵逼状态,一脸茫然的看着昨晚还和自己碰杯庆祝的好搭档,话说出口好像舌头都不太利索了:啊…啊?咋解决?……就这么解决啊,当没发生过…我们还是好搭档。
  
当没发生过。喻文州知道这挺对不住黄少天,但这确实是比较妥善的一种解决办法。

  
但谁想到这事能传到王杰希那儿去呢?!

  
王杰希没给喻文州任何解释的机会,在单方面提了分手之后,王杰希就跟方士谦在一起了。这事几乎是没等微草的员工全都知道呢,喻文州就先知道了。
  
是方士谦在QQ上给喻文州发消息:我跟王杰希在一起了,你们俩那段,从现在起就彻底翻篇儿了。
  
  
喻文州颓了一个月,虽然两人一直是最默契的搭档,但这事黄少天也有份,他还真不方便去开导喻文州。他本以为凭喻文州的本事,最多颓两个星期就没事了,结果黄少天眼见着喻文州颓了一个月还有继续颓下去的趋势,跟自己印象中那个优雅精明的搭档甚至都判若两人了,最后他干脆心一横,找上喻文州,问要不要在一起。
  
喻文州当时整个人的状态像踩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有点困惑的看着黄少天,没弄明白黄少天这时候突然掺和一下干什么,他明明很清楚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
  
我爱王杰希。喻文州只好像解释一样对黄少天说了一遍。
  
你不是非王杰希不可。可能也是因为黄少天没在感情里栽过跟头,他当时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喻文州,我们试试吧。
  
喻文州没带一点犹豫的摇了摇头。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王杰希。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他想起自己入圈的第一年,那年的最佳模特奖获得者是嘉世的苏沐橙,颁奖典礼,他坐在台下,看着苏沐橙走上红毯,接过奖杯,对着镜头致辞,他旁边坐着的同公司的前辈们见他移不开目光,都打趣他是不是看上了嘉世的大美女。
  
他摇头否认,还是没有移开目光。
  
我在看奖杯。他说。那个奖,明年会属于我。
  
第二年,他真的跟喻文州双双捧走了最佳设计和最佳模特的奖杯。
  
而现在,黄少天就用曾经注视奖杯的那种志在必得的目光,看着喻文州,仿佛喻文州的心还在王杰希身上这件事,也跟他在形成自己的T台风格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一样,都是他只要努力就是可以完美解决的。
  
  
我知道。黄少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可是喻文州,你要知道,在这世上也只有一个黄少天。
  
喻文州,我们试试。他看着喻文州,又说了一遍。
  
  
黄少天差不多忆完了往昔峥嵘岁月稠。他当年是真没存心要绿王杰希,他也知道这些年来不管王杰希换了多少个男友炮友,喻文州压根就没彻底死过心。之前喻文州好歹瞒着自己一点,自己问起来,喻文州该解释就解释该扯谎就扯谎,起码面子上让黄少天觉得还能过得去。
  
结果,这次……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存心是想变天。

  
他能怎么办?

 
质问喻文州?看这架势喻文州这回八成就直接跟自己摊牌了——分手吧,当年你说试试,现在咱俩试也试了,我发现我还是忘不了王杰希。
  
找王杰希?算了吧,他黄少天好歹是蓝雨首席模特,圈里一报名字也是受人仰视的存在,把事闹大他实在丢不起那人,更何况要是把当年的“意外”也扯进来,黄少天在王杰希面前绝对理亏。

  
真是很委屈,又没地儿能说。
  
黄少天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抱紧了抱枕。

  
  
王杰希跟叶修聚完回来,在小区楼下遇到喻文州。
  
喻文州靠在他的车门上,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月光中隐约能看见他微抿的唇,还有轻轻端在身前,搭着外套的右手。
  
喻文州虽然只是一个设计师,但他有着不输给蓝雨任何一位模特的外型,可惜王杰希现在只要一看见喻文州,心情就很复杂,特别是他突然想起他跟叶修刚才散伙时,叶修拍着自己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的那句话。
  
叶修说,王杰希,你搞不好要吃回头草。
  
王杰希有点被叶修唬住,喻文州这些年明着暗着的跟他牵扯,他应付的也是挺累,此时又被人堵在自家楼下,只好在“转头找个酒店住”和“硬着头皮回家”中做着艰难抉择。
  
而喻文州在这时慢慢抬起头望过来。他看到王杰希,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他小声的喊了句“杰希?”就再没说话,大概也是这几年碰了不少王杰希的冷钉子,到底有几分怕了。
  
王杰希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既然视线都对上了,也没什么好躲的了。
  
他经过喻文州面前,脚步没停。“很晚了,喻首席有事的话,明天来微草公司谈吧。”
  
喻文州苦笑一下,王杰希这套说辞他都不知道听过几百遍了,他伸手抓住王杰希的胳膊,“十分钟就好,或许五分钟都行——王杰希,你不会想在公司听我说这件事的。”

“给我一点时间就好。”喻文州今天的声音有点哑,听起来还有点可怜,他近乎带着些恳求意味的对王杰希说:“已经过去很久了,你总该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你也知道过去很久了,所以…我认为什么解释都没有必要了。”王杰希想拍掉喻文州的手,但喻文州反而抓得更紧,他只能微皱着眉,一副不打算妥协的样子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松手,王杰希不配合,喻文州干脆就在小区里,拉着王杰希解释早在很多年前,就该让他知道的一切。
  
喻文州的声音很轻,在夜里讲着五年前的事情,让王杰希一瞬间连记忆都有些飘忽。
  
当喻文州讲到王杰希当年单方面提分手的时候,他顿了顿,他看着王杰希,嘴角忽然挂上浅浅的但没什么温度的笑,他说我现在想起来都难过,你当时没问我,没骂我,你发了条短信提了分手就跟我划清界限,你不止没给我解释的机会,你根本连我说句话的时间都没给我,那一刻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从未爱过我的。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眼里明显悲伤的神色,甚至有点呼吸困难。
  
好不容易等到喻文州解释完了,他也消化完所有信息量了,王杰希努力维系着自己冷淡的表情,希望自己毫无破绽。
  
“就算现在,你已经解释完了,也太迟了。”
  
“后来我爱上了方士谦,我也尝试过跟很多人在一起。”
  
“而你从我们分手那年到现在,五年了,你还是跟黄少天在一起。”
  
“我们谁都没有必要回头,也再也回不去——”
  
“可是我爱你。”喻文州打断了王杰希的话,这实在不像平日里那个温文尔雅的他,或许是事情在心里一压就是好几年,负面情绪实在控制不住了,喻文州有些微冷而决然的看着王杰希,“你觉得你被背叛,你开始了新的生活,你接受了方士谦……我们在一起两年半,我对不起你,我承认,但你就此完全否认了我对你的爱,你和方士谦开始新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呢?你想过那个时候被你留在原地的我没有?……这对我公平吗?”
  
喻文州,蓝雨的首席设计师,从踏进时尚圈的第一年起就倍受追捧,万众瞩目,志得意满。
  
他向来绵里藏针,在这个圈子里又将“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运用的游刃有余,最后竟活生生给自己塑造了一个堪称完美的温文尔雅的个人形象,在外界看来,他好像没有任何值得大肆批评的缺点,也没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弱点。
  
可他自己知道,他浑身唯一软肋来自何方——王杰希。在王杰希面前,他愿意折腰,他总是低头。

  
“我们重新来过吧,王杰希。”
 
“黄少天也好,旁人的目光也好,我都会处理妥当。”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喻文州,喻文州的目光让他想起大四那年,喻文州站在学校的林荫道上对自己表白。
  
而现在,在他们分手的五年后,喻文州用和当年初次表白时一样温柔诚挚,小心翼翼的目光看着王杰希,说:
  
“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孙翔在屋里睡着以后,叶修跑出来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抽着烟,王杰希的电话正好在他看电视看到百无聊赖时打过来。
  
他听完王杰希在电话那边讲述悲伤坎坷还狗血的人生:“我猜你一时心软了。”
  
他抢在王杰希说话之前又说:“但你最后肯定没松口。”
  
王杰希那边顿时没了动静。
  
“叶修,”过了一会儿,王杰希的声音又幽幽的从电话那端响起,“什么时候学的占卜啊?”
  
“少跟哥贫嘴,那是你特长。”叶修在沙发上找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躺着,嘴上没闲着:“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绕不过黄少天那个坎儿?”
  
“是。”王杰希这人,炮友什么的倒是挺无所谓,但对男朋友的要求很高,所以他当年跟方士谦分手后,近乎空窗了整整两年,才找到觉得还算不错的肖时钦成为自己的新男友。
  
他又想了想:“但也不全是。你想,我跟喻文州已经分手五年了,这中间我光男朋友就换了两个,我对喻文州……只能说,毕竟是初恋,他永远都是让我难忘的人。”
  
“…但要说还有没有感情,我说实话,就算还有那么一点,也是初恋因素作祟,早就不比当年了。”
  
“啧,没想到喻文州在你这还有个初恋加分这么骚包的操作啊。”叶修没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不过也是,初恋总是难忘的。”
  
“你这嘲讽的语气,总让我怀疑你没有初恋,嫉妒我。”
  
“恩……”叶修不置可否的发出一个语气词,他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右手中指,银白的戒指在他手上泛着美丽的光泽。
  
“诶对了,大眼儿啊,有个事我好像应该跟你打个招呼,我刚才回家之后接了个电话,方……卧槽?!”
  
王杰希这边还没听懂叶修要说什么重点,电话里就只剩一阵被挂断的忙音。王杰希拿着手机愣了愣,犹豫一下,又给叶修拨过去,结果没出三秒又被对面挂了。
  
能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叶修的短信才发过来:刚才孙翔突然起来上厕所,正好撞见我跟你打电话,闹了会儿。
  
孙翔这人,王杰希不是太了解,但叶修什么人,王杰希就很了解了,那是真的拥有海量前男友,炮友也多如狗的人,叶修的男朋友要是因为危机意识太强,再加上没什么安全感,把他看的太紧,也说得过去。所以王杰希看见这条短信,也并不是太意外。
  
但没过几秒,叶修又发来一条短信,这条的内容是真让王杰希意外了一把。

  
“方士谦要回国了。”
  
  
  

  107 7
评论(7)
热度(107)

© 临棠色 | Powered by LOFTER